TinaRay讀《甜美的來生》----吉本芭娜娜  空靈唯美的作品

 

imagephp  

 

 

「我現在很想和人牽手。」我說,「渴望和別人牽手。」








站在生與死的界線上,似乎誰都不得不低頭,似乎誰都不得怯懦。




死亡是如此未知,總令生者與逝者皆措手不及。




吉本芭娜娜 (よしもと ばなな) 的《甜美的來生 (スウィート・ヒアアフター)》,以一貫風格很低調地敘述著女主角小夜子與未婚夫出遊時發生車禍,自己在鬼門關前走了一趟回來,又經歷了所謂的『瀕死經驗』------與早已去世的祖父和心愛的寵物見面------彼時內心的快樂與溫暖,竟讓小夜子差一點就想往生命的彼岸走去。




經過醫師搶救回來的生命,小夜子的不知不覺中,認為這已經是她的第二次生命,她的『來生』。------雖然必須承受未婚夫當場死亡,和自己深受重傷的痛苦,醒來的小夜子還是淡淡緩緩地品嘗屬於她自己、劫後餘生的『甜美的來生』。








吉本芭娜娜的《甜美的來生》有幾個有意思的地方,車禍中僥倖活下來的小夜子,因為已經與未婚夫的父母建立的良好關係,所以在出院後,仍然不時地和未婚夫的父母見面,甚至希望他們能接受她成為某種意義上的『女兒』。


「就算你以後結婚,生了孩子,也不要介意,希望你常來玩。………以後小夜帶著寶寶過來,我們也一定疼愛如孫,一起守護他的成長。對於我來說,那才是未來,才是希望。………」




這一番『前準婆婆』對『前準媳婦』說的話,很奇妙地,在之前閱讀岩井俊二的《情書》中,就曾經讀過類似這樣微妙的關係。




令我相當納悶的是------這是個案,還是到了現代社會已成普遍現象了呢?這是日本獨有的民風、還是全世界的父母都能坦然接受這樣的『前準媳婦』?




說不一定是書上說說才有的故事吧!《情書》中因男主角是死於山難,未婚妻並沒有一同參予任何爬山的事,『前準婆婆』就算想要怪罪、也無從怪罪起。




但吉本芭娜娜的《甜美的來生》是男女主角一起出車禍,難道母親不會私心地想:「要是死去的是小夜子、存活下來的是我兒子」那就好了。難道為人母不會第一個就像這樣自私的念頭嗎?








還有就是,很殘酷冷靜地用法律肇事賠償責任來檢視這樁車禍,其實小夜子未婚夫開車不慎,才是造成一死一重傷的車禍主要結果。依法來說,小夜子可以向未婚夫的遺產繼承人要求索賠………我不禁很小人地想,莫非是因為如此,『前準婆婆』才對小夜子毫無怨恨之情?(其實不是不怨,而是不敢怨???)




這樣想,很小人是嗎???








吉本芭娜娜的寫作風格之一就是------唯美、超現實,多讀幾本吉本芭娜娜的作品,就不難了解人與人間的互動,在吉本芭娜娜的書裡經常是和現實生活相當矛盾的。作家的確有必要營造一個虛幻、可以遮風避雨、可以絕熱取暖的空間給讀者。




可惜,我一直沒辦法欣賞吉本芭娜娜的空靈唯美………(嗯,我應該被歸類為『社會派的讀者』~~哈~~)




 

 

 

 

 

com  

 

 

 

 

 



甜美的來生     sweet hereafter
スウィート・ヒアアフター



•    作者:吉本芭娜娜     よしもと ばなな
•    譯者:陳寶蓮
•    出版社:時報出版
•    出版日期:2013年01月11日
•    ISBN:9789571357041



 

 

 

 

  延伸閱讀~~

 

我讀 吉本芭娜娜的《哀愁的預感》

 

TinaRay讀《橡子姊妹》----吉本芭娜娜屬於『療癒系小說』???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