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naRay讀《台共黨人的悲歌:張志忠、季澐、楊揚》----藍博洲言『悲歌』   個人感覺太沉重

 

image.php  

 

 

要理解一個正青春年少的小伙子竟會「如此的不開竅」而「一死了之」的悲劇根源,歷史的澄清顯然還需要一段時間……








《台共黨人的悲歌:張志忠、季澐、楊揚 》一書內容簡介如下:




  一段不為人知的傳奇,悲壯的台灣近現代史

  黑暗歷史侵奪下,一家三口的悲劇故事

  從「楊揚之死」的悲劇根源開始說起,

  藍博洲再以報導文學之筆,從歷史的積土中,

  挖掘五○年代白色恐怖下犧牲者的群像,訴說一個時代悲悽悵然。



日本殖民地台灣回歸中國以後,中共在台灣的地下黨的組織、活動與潰敗,恰恰是從張志忠抵達台灣而展開,並以張志忠的犧牲為結束,整整長達八年的「新民主主義革命」的鬥爭史。


關於張志忠的傳奇及其妻兒季澐與小羊的悲劇故事,從「楊揚之死」一封留予柏楊的遺書開始說起……張志忠與季澐一家三口被捕的經過,官方檔案有種種不同的 紀錄乃至相互矛盾的說法,兩人先後被槍決後,關於小羊及其妹妹的下落,也一直有著那樣不切實際的傳說,要理解小羊自殺的真正原因,歷史的澄清顯然還需要一 段時間……


嘉南平原的野風繼續吹著,火紅的落日已經掛在遙遠的西邊田野的地平線上了,寂寞荒塚裡一家三口長埋地下竟至教世人所遺忘了。紀錄這個故事,為了忘卻的紀念,只盼將來總有人記起他們吧!








說是『悲歌』,我個人感覺太沉重,四、五○年代白色恐怖下犧牲者那麼多,有生有死有的從此下落不明,沒法兒贊同它是悲歌,因為,觀看歷史的角度不同,成者王敗者寇,用『悲歌』二字太聳動------當然如果站在單純企宣一本書的角度,這是可以被接受的。








大二那一年『二二八』『白色恐怖』『台共』這幾個敏感議題開始被不斷翻出來討論,有人說這是歷史的傷口,有人要求執政黨鞠躬處理,這是我個人第一次聽過『二二八』這個名詞。記得當時年輕的我還是在一邊咖啡報紙、一邊電視零食間,用很隨興的語調問我媽媽:「最近大家說來說去這個二二八到底是什麼?」。




接下來的光景可尷尬了,娘親居然特地離開廚房親自來到客廳沙發坐下,一臉語重心長地跟我說:「也該是跟妳說事實的時候了。」




當時我也有點被她認真的態度嚇到,『事實?』,不會吧,我自己很確定並非抱養或收養來的小孩,因為我長得與二堂哥和大姑長相特別相似,因此還被家族人說是『奇妙的隔代遺傳』;而且我在童年記憶中從沒聽過什麼我是被抱來領養之類的事情呀………?『事實』?事實是什麼………?這樣倒越發讓我感到不安了。








母親娓娓從頭道來,原來日治期間我的外祖父開了一間書店 (嘿! 真想不到我外公也是文青耶~~~)。因為是綜合性的書店,大置上賣的物品就像我們今天看到的複合式書店那樣,有書刊、雜誌、報紙、文具用品之類的。(喔, 對我外公是業餘西畫家,書店也賣自己的畫,聽說還蠻強手的-----不過這是十分崇拜她老爸的我娘親說的, 事實待考!)




另外,外祖父也讓一群書友常客每周幾次借用書店樓上的倉庫做為讀書會使用的空間 (嘿! 我外公真得很有文青的fu耶~~~)。讀書會確實內容為何,母親當年還小並不清楚,但,依我們現在的眼光來猜想,無非也就是幾位書友同好每周聚會,對某某書本或主題各抒己見吧!




母親印象中的外祖父個性相當閒雲野鶴,偶爾他會參與讀書會,不過如果沒有猜錯那應該都是跟西洋藝術有關的議題。(因為外公一直到老都是對西洋水彩畫、油墨畫非常熱衷的人)








『二二八』事件發生後,外祖父因而受到拘禁調查,理由是:祕密籌組馬克思主義地下讀書會。當時正是剛接受社會學起萌不久、正是滿腔新馬熱血沸騰的我『蝦米!!!』一整個人彈跳起來,開始正經聽娘親話說從前………哇靠~~~我家族也有這樣的不為人知的秘河呢!








因為開書店、販賣與馬克思或左派思想有關的書籍、提供書店多餘空間讓來客使用,這些全是真的公開有的行為;於是,先暫且不深入去追究外公本人有沒有參加地下讀書會,因為就連被抓的所有讀書會員也都說,外公只參加特定的藝術議題討論而已。




不過,書是外公賣的,店也是外公開的,那罪當然外公也有份兒了。我想閒雲野鶴、不問世事如外公者,可能一直到臨終之前都還不了解:為什麼日治時期可以公開販賣的書,在光復之後變成會治人入罪的書。(書不是生物,它一直自己躺在那邊呀!我根本沒去碰過它)




外公因『二二八』事件坐牢一年多,家道從此中落………母親從頭細數到末了,卻冷不防對我丟下一句:「所以妳讀書就好,不要去管那些政治的事。」




當時我的死個性就是這樣,越不讓我往東,我還偏得仔細挑整指南針往向正東邊兒走才行。


 

 

 



因為當時就讀的醫學院,是南部反執政黨傾向相當明顯的一間學校,校風對學生自由思想方面特別開化,在民國八十年初解嚴時期,我在醫學院圖書館中能找到與『二二八』事件相關的歷史資料文獻是遠遠多於四年後就讀的某國立黨校圖書館中所能找到的數倍。




相當很長的一段時間,我投入了社會運動,一身熱血,想做點什麼,或是說,覺得自己應該可以貢獻些什麼。




等到要畢業時,幾位相熟的黨外、讓人感覺清新、有理想、有抱負的民意代表紛紛邀我加入他們的問政團隊,當時我自己對特定社會議題討論也非常有興趣,因此本來打算選擇其中一位當他的助理。




母親知道這件事之後,用相當嚴厲的口吻對我說:「妳如果選擇政治那條路,以後就沒有這個媽了。」




真有那麼嚴重嗎?那我乖乖繼續修我的中等學校教師資格就好,娘親,千萬別為這種小事耽心,要知道,當時年輕的我可以選擇的行業百百種,我才不會無聊到去選一張必出局無疑的鬼牌呢!








所以我在前面說了,藍博洲的《台共黨人的悲歌:張志忠、季澐、楊揚 》,書名中用『悲歌』二字太聳動,其實沒有那麼悲,只能說是命運單純選擇錯誤倒楣所致。




《台共黨人的悲歌》一書中的主角張志忠、季澐夫妻,在對日戰爭期間,因為某種因素而認同並選擇了相信、投入共產黨理念的工作,這無關『悲歌』。




那僅僅是個人選擇,因為在當時兵荒馬亂的,你也可以當個只想照顧一家大小溫飽就足夠了的人,沒人要你那麼熱中政黨運動的------我的意思是說,當時,也有一些人利用這個機會,將自己與所謂的異端言論從此切割開來,以後不也平安順遂嗎?




稚齡的楊揚到成年後自殺,對,我可以接受這一整個是件『悲歌』,因為我相信在民國四、五十年代,擁有一個『共產主義份子雙親』的身分,會讓楊揚的生活越發苦悶和鬱卒。




要玩政治是我爹親娘親的事情,我也不是自願被他們生下來的,為何我一出世,就要背負這樣多原罪,還要當個孤苦伶仃的孤兒




但,造成悲歌的主因是大環境、是因為楊揚父母出於自身意願的選擇,能怪罪到其他人身上嗎?說法律嚴苛、禁錮人們的思想嗎?在白色恐怖主義的年代,我相信,個人的選擇權還是有的,怕了想離開、要退出,都是參與者的自由意志選擇。




既然都已經知道自己不想違背良心,既然再怎樣都想抒發自己的理念、希望創造一個美麗新世界。那很對不起,這個國家已經先告訴你這是違法的,你卻偏想衝撞法律的界線,吃虧了,無關對錯,只是個人判斷或理念堅持有所不同的命運使然而已。




明知這條路走下去結果可能是危險的,為何還要生養孩子來替你背風險呢?

 

 

我個人感覺,最大的悲歌就在此,別無它處。

 

 

 

 

 






台共黨人的悲歌:張志忠、季澐、楊揚

•    作者:藍博洲
•    出版社:印刻
•    出版日期:2012年07月
•    ISBN:9789868633919


 

 

 

 

 

 

  延伸閱讀~~

 

 

 

 

 

 






   哪裡買   藍博洲 的《台共黨人的悲歌:張志忠、季澐、楊揚》

如果您想在『博客來』購買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550573

 

如果您希望到『金石堂』購買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576868991&lid=search&actid=wise


還有其他更棒、更優惠的購書連結網站嗎?請在底下的留言欄『好康報給大家知』!!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