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母親需要化療的一週了

從星期日起

雖然我的外表還是陽光燦爛

但整個內心卻灰透了也暗透了

 

 

 

母親的朋友們都善意地勸我︰絕對不可以露出一私害怕或不愉快

 

也有出家師父指點我︰正因為母女同心,所以我要更樂觀,母親也才能感受到這份正面能量

 

 

 

這些我都懂

這些話換我來說,也許比其他人來得更有技巧

因為我的諮商輔導實務是在當年號稱訓練最嚴格、最紮實的社福機構被訓練出來的

我絕對有那份『生命線人』的自信跟自傲

 

 

 

但是………所以呢?

 

 

 

從朋友口中得知當年在『生命線』實習時很照顧我的督導也生病了

而且病況跟母親有幾分相似

聽到這個消息,我整個人都傻住了………

 

 

 

不能因為她們很善良,所以邪惡的病魔才一再找上她們呀!

 

 

 

我寧願為她們承擔這份痛苦

看母親化療完後難過痛苦的樣子

我也能想像出這位我很尊敬的督導化療後也一樣不舒服

 

 

 

我真想代替她們承擔這份病痛,

因為我什麼也不是,

世界上有我無我其實差別不大,

 

 

 

但是有沒有這些善良的人健康地存在,對世界是差別很大的

她們能給人愛和勇氣,她們願意無私地奉獻,她們都是我最心愛之人

 

 

 

無言與無奈充塞我整個心頭………

 

 

 

我明白我在害怕,卻說不出自己到底在怕什麼?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