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難道看不出來他跟妳幾乎一模一樣嗎?」
「所以呢?」
妳靜默




走她希望妳走的路,
永遠平順,永遠無風無浪,永遠沒有冒險,永遠不會是一場未知的賭局
------至多也只是小小的跌跤而已,絕不會留下傷疤




妳明白,妳知道,
但妳還是根本就逆著她的意思走完一整輪逆時針的時間
帶著滿傷傷痕和無法再信任什麼的心
累了,攤了,倒在地上了,
然後妳回來了




還是學不乖,還是跌不怕嗎?
妳對自己感覺又好氣又好笑嗎?
妳以為這是勇敢嗎?   妳血液中憑空冒出的叛逆細胞又復發了嗎?




應該不是自由或不自由的問題吧,我想。
妳只是從沒有真真正正打開妳心裡的那把鎖吧!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