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CAE4UDOY.jpg  

 

赤井三尋的《綁匪的女兒》真不愧為第四十九屆江戶川亂步獎得獎作品!實至名歸!

 


首先介紹書名。根據相關資料的記載,赤井三尋將這篇作品拿去參賽時是取名為:《二十年目の恩讐》(第二十年的報仇);後來得獎作品出版發行時,才將書名改成《翳りゆく夏》。日文原書名是《翳りゆく夏》(意思大概是:夏夜的陰涼處),大陸簡體版則命名為《恐怖的夏夜》。


以上幾個書名,我個人都不喜歡。取名《二十年目の恩讐》會被我吹毛求疵地說,本書應該是沒有所謂誰對誰『報仇』,而只是很單純地把事件調查清楚而已,這其中並沒有牽涉私人恩怨。


發行時改名為《翳りゆく夏》和大陸簡體版的《恐怖的夏夜》,我也感覺沒啥意思,至少,一本書先冠上代有負面意味的『恐怖』二字,很多膽小的讀者單看書名就會後退三步,更遑論去買書來看了。

 

 


台灣臉譜出版社將之取名為《綁匪的女兒》,就讓我覺得書名取得太妙了。首先一看書名,很容易讓人先入為主以為這是一本描寫有位綁匪父親的女兒的心路歷程,『綁匪的女兒』的身分很容易被污名化,成長路程的艱辛大概非箇中人能了解一二的。


但是妙就妙在,臉譜這本《綁匪的女兒》,仔細閱讀下來,這名所謂『綁匪的女兒』朝倉比呂子在書中的份量,頂多只有女二號或女三號而已,整本書的重點似乎不在她,而是在於緝而不捨追查案件的梶秀和以及在他週邊默默提供協助的各行各業的朋友吧!

 

 


日本最知名的東西日報社,新錄取一批剛從大學畢業的新鮮人擔任記者,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以第一名超高分姿態被錄取的朝倉比呂子,有個特殊但罕為人知的身分:她的親生父親在二十年前犯下一樁擄嬰勒贖案,卻又在警方緝捕過程中不幸車禍身亡,這個被擄走的小男嬰下落成謎,連警方都懷疑這名小男嬰是否還生存在這世界上?


因為八卦雜誌社將:『綁匪的女兒被內定成為新進的報社記者』一事公布出來,東西日報決定重啟調查二十年前的案件。負責該調查的資深報社記者梶秀和是否能查出真相?真相究竟為何?更重要的是,當年的小男嬰真的死了嗎?

 

 


我之所以非常喜歡這本赤井三尋的《綁匪的女兒》,是因為我感覺書裡沒有窮凶惡極壞人,頂多只有幾個貪婪的人而已。


偷走小男嬰的人其實是出於母愛及精神狀況不佳;發現小男嬰是被擄來的父親也立誓將小男嬰好好撫養長大;小男嬰的祖母縱使明知這是沒有血緣關係的孫子,還是給予照顧和無限的愛護。


另外,有著『綁匪的女兒』特殊身分的朝倉比呂子,本來想像中,她應該會在一個充滿歧視和偏見的眼光下長大;但是很幸運地,她被舅父舅母收養,也改了姓名,舅父舅母用全心的愛照顧她,供她讀一流的大學,也在成長過程中培養出她樂觀進取的優點。


還有書中認真查案的梶秀和,善良負責的大樋院長,在梶秀和因督導不周即將被報社辭退時,毫不猶豫伸出援手的武藤……。忘不了被擄走的小男嬰的親生父母,二十年來始終為他留著一個房間,等他回家。朝倉比呂子在舅父舅母疼愛而不溺愛的溫暖下長大。熱心溫暖的幫傭千代。還有其中每一位願意提供當年情報的熱心人士。.........


這些平凡的善良人,讓整個故事沒有悲情,只有體諒和寬容。能寫出這樣的推理小說,作者赤井三尋真的非常強!

 

 

1295730849053815238.jpg  

 

綁匪的女兒   ( 翳りゆく夏 )


• 作者:赤井三尋
• 譯者:張雅梅
• 出版社:臉譜
• 出版日期:2011年01月
• ISBN:9789861204017

 

 

內容簡介

在「綁匪女兒被內定成為新進的報社記者」這個震撼彈下
封藏在二十年前的一起嬰兒綁架案
逐漸呈現出赤裸裸的真相

  推理評論家傅博 專文導讀
  第四十九屆江戶川亂步獎得獎作品

  一則來自週刊上的獨家新聞:「綁匪的女兒被內定成為新進的報社記者」。知名報社東西新聞社於是著手針對這起發生在二十年前的嬰兒綁架案,重新展開調查。

  當年,綁案嫌犯在成功取得贖金之後,遭到警方追緝,撞車身亡,使得整個案情匆匆落幕。所以大家聽到重啟調查的第一個反應都是:任憑再怎麼查,也不可能有新事證出現。

  奉報社命令擔負起這項調查任務的記者(木尾),回到案發現場的橫須賀市,重新訪談了當時負責此案的刑警井上、新生兒所在醫院的院長大槻先生,從大槻的口述及井上筆記本中記載的內容,逐漸摸索到案情並發現重重疑點:例如嫌犯的身高、說話的聲音與長相不相符等等。

  為了解開疑點,(木尾)窮追不捨,積極尋訪綁案嫌犯的生活圈,終於找到蛛絲馬跡,讓當年「封藏而不為人知的真相」浮上檯面。

 

作者簡介

赤井三尋

  1955年出生於大阪府,自早稻田大學政治經濟學系畢業後,便進入日本放送電台服務。寫小說是三十歲後半開始的事,也曾通過文學界新人賞及江戶川亂步賞等初選徵試,而本作品更榮獲第49屆江戶川亂步賞大獎。2006年轉投效富士電視台工作,一直到現在。

 

 

譯者簡介

張雅梅

  畢業於淡江大學日文系。曾從事多年行銷企畫工作,負責商品品牌形象規畫與推廣。

  近年來專職於日文翻譯工作,譯作以大眾心理叢書及文學類居多。

  主要作品有《大□城:天下第一名城》、《桂離宮:日本建築美學的秘密》、《紅長靴》、《解讀純愛時代》、《教育力》、《這樣說就對了!》、《藉口,這樣說就對了!》、《蟋蟀比螞蟻更有錢?》等。

 

導讀

赤井三尋與《綁匪的女兒》/傅博

第四十九屆(二○○三年)江戶川亂步獎得獎作品有兩部,一部是《マッチメイク》(擂台化妝師),另一部是《二十年目の恩讐》(第二十年的報仇),出版時更名為《翳りゆく夏》,即本書《綁匪的女兒》,是綁架為主題之社會派本格推理小說。

推理小說之主題,不外是敘述主角如何去解開具有謎團的犯罪事件之真相的經過。細分犯罪的種類,可能有百種以上,都是小說的題材,但是,不一定都是推理小說的主題。劫機、劫船、要人暗殺、恐怖活動等思想犯犯罪,殺人、放火、綁架、搶劫、脫獄、性暴力等個人犯罪等不勝枚舉。

德國精神醫學博士格勒雷把犯罪動機分為五種︰一、因名譽、思想引起的犯罪。二、因慾望引起的犯罪。三、因薄弱引起的犯罪。四、因熱情引起的犯罪。五、因窮困引起的犯罪。

又,奧地利之芝立希博士從心理學立場,把犯罪者分為八種類型︰一、因信念而犯罪的思想犯。二、因厭惡職業而犯罪的職業犯罪者。三、因抵抗力薄弱而犯罪的財產犯罪者。四、攻擊性的暴力犯罪者。五、缺乏性抑制力的犯罪者。六、放火、爆發等的原始反應犯罪者。七、初犯者之心理糾葛而犯罪的危機性犯罪者。八、對於共同社會規律之認識有缺陷的犯罪者等。

推理小說的犯罪事實部分,就是從以上犯罪種類、犯罪動機以及犯罪者類型等三者,任意組合構成的。因此,推理小說的登場人物,不可深入描寫的理由在此,過分的描寫容易被讀者識破犯人。與之相反,作者過於隱避犯人的描寫,也會引來讀者的不滿。

犯罪學把綁架分為兩類。第一種是單純綁架,指犯人為贖金或其他目的而綁架,完遂後即放人。第二種是綁架殺人,包括性暴力綁架,犯人的目的在人的性與生命。

不管是單純綁架,或是綁架殺人,都是屬個人犯罪中,最困難、成功率最低的犯罪。由此,在歐美、日本有許多推理作家不斷地挑戰綁架小說。因為推理小說的謎團不允許模仿,綁架的動機與方法,以及奪取贖金方法等,千變萬化,不斷翻新。

《綁匪的女兒》全書的架構比較特殊,報社社長令一名記者,重新調查已經結案二十年的綁架事件。這不外是否定警察的辦案結果。

故事開頭寫《週刊秀峰》以「任用綁架犯女兒為記者的大東西報之『公平與正義』」為題《揭露東西報社採用一名二十年前之綁架事件犯人的女兒朝倉比呂子的經緯。

因此,人事厚生局長武藤誠一被社長杉野俊一叫到社長室報告採用經過。不久,社長仲條貴子因看到《週刊秀峰》的報導而來電,叫杉野重新調查二十年前的綁架事件真相。

杉野到編輯資料室找梶秀和記者,要他重新調查此事件。事件發生時,梶和武藤在橫須賀分社服務,直接取材過本事件。

一九八二年七月二十二日,橫須賀的綜合病院內之出生二個多月的男嬰被綁架,嫌犯卻不像嬰兒父母,而向病院要求贖金。嫌犯九十九昭夫奪取贖金前,因事故而死亡。但是嬰兒至今下落不明。

於是,梶到橫須賀拜訪現在已經退休的井上刑事。故事由此展開。作者為讀者準備的意外收場還算新鮮(現實社會曾經發生過類似動機的綁架案),是一部佳作。但是也有瑕疵。

五位評審委員中,北村薰說︰「對於故事開頭的報導,不能不提出疑問。人權意識高漲的現在,以美談的形式包裝報導也好,難道大週刊會刊載這種新聞嗎?可是,由此出發的搜查,充滿善意,令人有好感。」北村所指摘的,在現在的日本社會是不會發生的。讀者只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

乃南朝說︰「以推理小說的完整性來說,《綁匪的女兒》最優秀。故事雖然沒有什麼新奇性,卻也沒有什麼破裂,寫得很周到。可是與緻密的部分寫得很好相比,警察搜查綁架的部分太粗糙。又,報社幹部對將要任用的女大學生之協調,覺得非現實。」乃南所指摘的也很中肯,不過警察的搜查粗糙,可解釋為二十年後,再調查的動機。

井上夢人說︰「《綁匪的女兒》是一部精心設計的優秀作品。但是,不能不感到在綁架事件的部分,作者因寫作上之方便,隨意安排登場人物的行動。尤其是小說中的『現在』,寫得很精心細緻,相反地『過去』的粗枝大葉感到不滿。」井上的意見與乃南類似,說法不同而已。

北方謙三說︰「《綁匪的女兒》是一部無可非議,架構完整的作品,可放心閱讀。」百分之百的褒獎。
逢坂剛贊成《綁匪的女兒》授獎,卻沒有評語。

赤井三尋,一九五五年出生,大阪府人。一九七九年,早稻田大學政治經濟學部畢業後,在日本放送(電台)上班,經歷事業部、報導部、製作部、關西分社、名古屋分局各部門,得獎時在經理局經營管理部服務,現在移籍至富士電視台。從三十歲左右開始習作小說,曾經應徵過文學界新人獎與江戶川亂步獎。《綁匪的女兒》是第二部推理長篇,事實上的處女作。

赤井三尋在〈得獎感言〉裡寫到《綁匪的女兒》的寫作動機道︰「一件事件為中心,很多家族圍繞著這件事。犯人的家族、被害者家族,雖有濃淡之差,都是與事件發生關係的登場人物,其家族的紐帶與事件的傷痕,抑是在感慨之間,要生存下去的情形。我想要寫的就是這種推理小說……。」

二○一○年十一月十二日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