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1 讀創館  血族2.jpg  

 

http://channel.pixnet.net/reading/event/info/1064/13

活動日期:2011/05/13~2011/06/03

◎「羊男的迷宮」奧斯卡金獎導演喬勒蒙‧迪‧多羅令人屏息的第一本小說!

 ◎美國亞馬遜網路書店每月最佳書籍第一名!讀者4顆星熱血澎湃狂推!

 ◎橫掃紐約時報等各大暢銷排行榜!

 ◎【小說家】甘耀明‧【恐怖小說研究者】曲辰‧【何嘉仁書店行銷企劃】MICKEY‧【作家/影評】吳孟樵‧【政大奇幻文學社社長】高珮芸‧【奇幻作家】御我‧【資深譯者/文字工作者】景翔驚歎推薦

 

今夜起,我們的城市將變成「他們」巨大的廚房!

書封.JPG 

小心,他們來了!

某些在你皮膚底下的東西,將會令他們瘋狂……

暗夜時分,一架來自柏林的客機順利降落紐約機場,奇怪的是,機上的燈光全暗,沒有任何乘客下機,塔台緊急聯絡駕駛員,也沒有獲得任何回應,沒有人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疾病管制局的防疫專家伊費奉命率領小組前往勘查,他們穿上防護衣冒險進入機艙,卻赫然發現所有乘客均表情安詳地死在座位上,但機內並沒有任何破壞的痕跡,乘客也看不出受傷或中毒的徵象。他們意外地找到了四名生還者,還有一個看起來很像棺材的巨大黑色木箱,裡面裝滿了泥土。

年老的瑟拉齊安教授看到電視報導,只有他知道是「他們」來了!他決定去找伊費,警告他必須盡快銷毀所有屍體和黑色棺木,因為這或許是他唯一復仇,以及改變命運的機會……

 

「羊男的迷宮」奧斯卡金獎導演喬勒蒙‧迪‧多羅這次以文字代替影像,融合驚人的想像力與充滿電影感的敘事技巧,將陰暗的人性、面對未知的恐懼,以及護衛所愛的勇氣刻劃得絲絲入扣!一個全新的「血族」世界,即將完全顛覆你相信的真相!

 

 2.jpg  

喬勒蒙‧迪‧多羅 Guillermo Del Toro

墨西哥名導演,一九九三年以「魔鬼銀爪」初試啼聲即一鳴驚人,之後陸續執導「鬼童院」、「刀鋒戰士2」、「地獄怪客」、「地獄怪客2:金甲軍團」、「羊男的迷宮」等多部電影,其中「羊男的迷宮」以魔幻綺麗的童話風格,席捲奧斯卡金像獎、英國演藝學院獎、西班牙哥雅獎等全球各大獎項,在坎城影展首映時,現場觀眾更鼓掌長達二十二分鐘!他被譽為新世代最具創意的鬼才導演,並與「魔戒」導演彼得‧傑克森合作,加入備受矚目的電影版「哈比人歷險記」編劇團隊。

 

3.jpg  

伊費拉上呼吸器,檢查氣瓶。最外層的防護裝備是黃色的──像金絲雀的羽毛一樣,是全身膠囊式「太空」裝,包括了氣密式頭罩、二一○度廣角防護鏡、還有和袖子相連的手套。這是甲級防護隔離裝,也稱為「接觸裝」,因為穿上這套衣服的人會實際接觸危險物質,所以隔離裝裡有十二層纖維,一旦著裝完畢,就可以確實將調查人員與外在環境隔離。

諾拉和伊費互相檢查是否已確實做好防護措施。生物性危險物質鑑識人員之間的夥伴關係就像潛水員一樣,他們的衣服都會因為循環空氣的關係看起來有點蓬。防護衣隔離病原體的同時,也讓鑑識人員的汗水與體熱都密封在衣服內排不出去,裝備內的溫度可能比室溫高十幾度。

「看起來很緊。」伊費對著面罩裡的聲控麥克風說。

諾拉點點頭,透過面罩直視著他的雙眼。這次四目相對的時間有點太長了,好像她本來想說什麼,卻又決定改口。「準備好了嗎?」她說。

伊費點點頭。「我們上場吧。」

 

外頭停機坪上,吉姆打開了移動式指揮台,拿起兩人要裝在面罩上的攝影機,這兩台攝影機會各自傳送影像訊號。他在他們肩上的鬆緊帶上加裝了探照

機,這兩台攝影機會各自傳送影像訊號。他在他們肩上的鬆緊帶上加裝了探照燈,電源已經開啟了,鑑識人員因為穿了厚重的衣服,所以不方便做這些小動作。

運輸安全署的人走過來,想要和他們多講幾句話,但伊費裝作聽不見,搖搖頭又摸摸頭盔。

他們走向飛機時,吉姆拿一張護貝的客艙座位圖給伊費和諾拉看,上頭印了每個乘客的座位,機組人員的名單也列在後面。他指著第十八排最左邊的紅點。

「聯邦航空警官,」吉姆對著麥克風說:「他姓夏邦提爾,靠出口那排,窗邊的座位。」

「瞭解。」伊費說。

第二個紅點。「運輸安全署還特別指出一名乘客。德國外交官也在飛機上。羅夫‧胡柏曼,商務艙,二排,他來紐約參加聯合國理事會舉辦的韓國現況會議。可能攜帶了外交郵袋,不必經過海關檢查。或許沒什麼,不過德國派了個緊急應變小組,從聯合國趕過來,就是要拿那個包裹。」

「好。」

工程照明燈的光束在停機坪上打出一個明亮的圈圈,吉姆只送他們到明暗交界處,便回到螢幕旁了。那圓圈裡比白天還明亮。他們行走時幾乎沒有影子。伊費先攀上消防車的雲梯到機翼上,沿著寬闊的表面來到那扇已經開啟的門。

伊費先進去,一股死寂迎面而來。諾拉跟著進來,和他肩並肩站在機艙中央的入口。

一排接一排安坐的屍體面對著他們。乘客的雙眼雖然睜著,但瞳孔對伊費與諾拉的探照燈已經沒有反應。

沒有人流鼻血,沒有人眼球凸出,也沒看到屍斑。沒有人口吐白沫或嘴角流血。每個人都在座位上,沒有驚惶或掙扎的跡象。他們的手臂不是垂在走道上,就是癱在腿上,沒有明顯的創傷。

有的手機在腿上,有的在口袋裡,或塞在手提行李中,各自發出來電鈴聲或簡訊提醒的聲音,各種鈴聲此起彼落。這是機艙裡唯一的聲音。

他們在門內靠窗的位置找到了聯邦航空警官。年約四十歲,黑髮微禿,穿著藍橘色滾邊的棒球衫,那是紐約大都會隊的代表色,胸前有吉祥物大都會先生的圖案,下半身則配了藍色牛仔褲。他的下巴抵著胸膛,看起來就像是睜著眼睛在打盹一樣。

伊費單膝跪下,那一排靠出口所以比較寬闊,讓他活動起來比較方便。他撫著航空警官的額頭,把他的頭往後推,他的頸關節還沒僵硬,頭部還能動。諾拉在伊費身邊,將光束左右移動,打在航空警官的臉上。然而,夏邦提爾的瞳孔完全沒反應。伊費撐開他的下顎,用燈光照他的口腔內部。他的舌頭和喉嚨上方都呈現粉紅色,沒有中毒的反應。

伊費需要更多光源,所以他伸直手臂拉開遮陽板,外頭工程照明燈的光束像一道熾亮的白龍衝進機艙內。

沒有嘔吐,不像氣體中毒。一氧化碳中毒的話皮膚上會有明顯的水泡和斑點,看起來脹脹的,像皮革一樣。從他的姿勢看來,死前沒有任何不適或垂死的掙扎。他隔壁坐了一位中年婦女,穿了度假風旅行裝,半月形眼鏡掛在鼻梁上,鏡片後方是已經沒有視覺的雙眼。他們的坐姿就和一般乘客一樣,椅背豎直,彷彿等「請繫緊安全帶」的警示燈熄滅後,就要起身走向登機門。

靠出口處第一排的旅客將個人物品放在機艙內壁前的網狀儲物櫃裡。伊費從夏邦提爾面前的袋子裡拿出一個維珍航空大西洋航線的包包,將拉鍊拉到底端。他拿出一件聖母院紀念衫,幾本翻爛的字謎遊戲書,一本恐怖小說有聲書,還有一個腎臟形狀的小尼龍包,拿起來很沉重,他不必把拉鍊全部拉開就看到了那把黑色的塑膠外殼手槍。

「你看到了嗎?」伊費說。

「我們看到了。」吉姆透過對講機回答他。吉姆、運輸安全署的代表和其他圍在螢幕旁邊的人都透過伊費肩上的攝影機看到了這一切。

「不管死因是什麼,所有人都是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死去的,連航警也是。」

伊費拉上拉鍊,把包包放在地上,站起身,沿著走道往前進。伊費每走過兩、三道窗就跨過乘客的屍體去開遮陽板,明亮的光線在機艙內畫出詭異的陰影,也映出乘客安詳的臉龐,彷彿他們是因為飛行途中太靠近烈陽才死亡。

手機一直響,不和諧的聲音變得刺耳,好像幾十個人的安全警報器同時啟動一樣。伊費一直要求自己不要去想電話那頭的人有多麼心急。

諾拉靠近一具屍體說:「完全沒有創傷。」

「我知道。」伊費說。他看著成排的屍體,心想:「這實在太詭異了。」他說,「吉姆,通報世界衛生組織在歐洲的單位。讓德國聯邦衛生署也來瞭解情況,聯絡醫院。萬一這是傳染性疾病的話,他們也該看一下。」

「馬上去辦。」吉姆說。

在商務艙和頭等餐之間,四名空服員(三女一男)都繫了安全帶坐在活動摺椅上,身體前傾,還好有肩膀到腰際的安全帶撐著。伊費走過他們的身邊時有一種「在水下船難遺骸中漂浮」的感覺。

諾拉的聲音傳了過來。「伊費,我在機艙後方,沒有新發現。我現在要過去了。」

「好。」伊費一邊說一邊穿過明亮的經濟艙,拉開門簾,來到走道更寬廣的商務艙。伊費找到了德國外交官胡柏曼,他坐在前方靠走道的座位。胖嘟嘟的雙手還交疊在大腿上,他的頭往下倒,銀灰色的劉海遮住了睜開的雙眼。

吉姆所說的外交郵袋放在座位下的公事包裡,這個藍色的合成纖維包包上方也有一道拉鍊。

諾拉來到他身邊。「伊費,你沒有權力打開──」

伊費拉開了拉鍊,拿出半條Toblerone瑞士三角巧克力還有一個透明的塑膠罐,裡面裝滿了藍色的藥丸。

「那是什麼?」諾拉問。

「我猜是威而剛。」伊費說完便把東西──放回藍色包包裡,再放回公事包。

他走過一對母女的身邊時腳步暫停了一下,媽媽還握著小女孩的手,兩人看起來都很放鬆。

伊費說:「沒有驚慌,什麼反應都沒有。」

諾拉說:「不尋常。」

病毒需要傳播,傳播需要時間。如果有乘客生病或昏厥一定會造成騷動,大家一慌起來才不管警示燈上寫著「請繫緊安全帶」。如果是病毒,那便會是伊費在疾病管制局擔任傳染病學家的生涯中從沒看過的病原體。所有的跡象都指出,機艙密閉的環境內應該是有致命性毒物而非病毒。

伊費說:「吉姆,我要重新做一次氣體檢查。」

吉姆的聲音說:「他們取了空氣樣本,以百萬分之一為單位檢測,什麼都沒有。」

「我知道,不過……這些人好像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就全數喪命。或許毒性物質在門開的時候立刻就散逸了。我要檢查地毯和其他透氣材質。驗屍的時候也要檢查肺部組織。」

「好,伊費,你說得對。」

伊費迅速穿越寬敞的頭等艙和高級皮椅來到駕駛艙門口。那道門關著,四個門框都是鐵製的,天花板上還有個俯瞰入口的攝影機。他伸手轉開門把。

伊費的頭罩裡傳來吉姆的聲音。「伊費,他們跟我說這是密碼鎖,你打不──」

他的手透過手套施力,就把門推開了。

伊費站在門口不動,滑行道上的燈光穿過駕駛艙的著色擋風玻璃,照亮了整面儀表板,系統螢幕都沒畫面。

吉姆說:「伊費,他們要你小心一點。」

「幫我謝謝他們專業的建議。」伊費說完便走了進去。

各開關和控制器旁邊的系統螢幕都沒畫面。伊費一走進駕駛艙就看到右手邊有個穿著駕駛員制服的人駝背坐在摺疊椅上;艙內還有兩個人,機長和副機長,就坐在控制器前方。副機長的雙手蜷曲,手中沒有握任何東西,就平放在大腿上,他的頭往左方傾,帽子還戴在頭上。機長的左手還握著控制器的把手,右臂從扶手上垂下來,指節輕輕碰著地板。他的頭往前傾,帽子掉在大腿上。

伊費走向兩人中間的控制台,好撐起機長的頭。他用照明燈檢查機長的眼睛,放大的瞳孔動也不動。他輕輕放下機長的頭,讓他抵著胸前。這時,他突然全身僵硬。

他感覺到了。他察覺到某種東西,在這裡。

他從控制台往後退一步,環視駕駛艙,整個人轉了一圈。

吉姆說:「伊費,怎麼了?」

伊費已經和屍體共處那麼久,早就不會緊張兮兮了。不過有其他的東西……在某個角落,在這裡或附近。

這種奇怪的感覺稍縱而逝,就好像被下咒一樣,讓他一直眨眼睛。他搖搖頭甩掉這種感覺。「沒事,八成是幽閉恐懼症。」

伊費轉而檢查駕駛艙內的第三個人,他的頭垂得很低,他的右肩靠著牆壁,摺疊椅的安全帶懸在一旁。

伊費大聲說:「他為什麼沒繫安全帶?」

諾拉說:「伊費,你在駕駛艙嗎?我過去找你。」

伊費看到這屍體的銀色領帶夾上面有瑞晶航空的標誌,胸前口袋上的名牌寫著瑞德芬。伊費在他面前單膝跪下,用他層層包覆的手指扶著他的太陽穴,準備抬起他的頭。他的眼睛張開來,向下看。伊費檢查他的瞳孔,他覺得他看到了什麼。一絲微光。他又看了一次,瑞德芬機長突然一陣戰慄,發出一聲呻吟。

伊費整個人往後彈,咔啦一聲跌在正副機長的座位中間,背靠著控制台。副機長往前傾,倒在他身上,伊費用力將他向後推,屍體的重量讓他卡在原地一陣子。

吉姆急促的聲音喚著他。「伊費?」

諾拉的聲音中帶著不安。「伊費,怎麼了?」

伊費集中力量,把副機長推回座位上,站了起來。

諾拉說:「伊費,你還好嗎?」

伊費看著眼前跌坐在地板上的瑞德芬機長,他的眼睛睜著,直視前方,他的喉嚨努力吞嚥,張開的嘴似乎要奮力吸入空氣。

伊費張大了雙眼說:「這裡有一位生還者。」

諾拉說:「什麼?」

「我們這裡還有人活著。吉姆,我們要給他一個隔離艙,直接拿到機翼。諾拉?」伊費講得很急,瞄了在地上抽搐的機長一眼,然後說:「我們要整架飛機再檢查一次,所有旅客都要一個一個檢查。」


死亡客機降落,一個沒有人能夠阻止的惡夢即將席捲整座城市……

絕對不能錯過「羊男的迷宮」鬼才導演喬勒蒙‧迪‧多羅備受期待的第一本小說力作《血族》,

皇冠文化集團5月30日震撼上市!

 

1.jpg

【活動方式】   

 想像一下,如果你發現自己正一點一點地漸漸變成吸血鬼,再也無法壓抑咬人的衝動,在你完全失去控制之前,你會做什麼事情,去保護心愛的人不被你傷害?歡迎一起來跟我們分享。(50字以上)

※請勿抄襲、複製其他使用者的回覆內容,若經小編發現或是user檢舉後確認無誤,將取消該次得獎資格。

 

【活動贈品 

《血族》乙本,共5本

書封.JPG

 

【讀創館贈書活動】得獎資格與寄送方式

 

②領取「讀創館專屬貼紙」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