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CALCMZ80.jpg  

 

我記得以前獨坐在陰沉的夜暮裡,我會喀喀笑,是因為無論我的身體有過多少細微的變化,無論坦柏頓有過多少小小的異動,母親總是在同樣的時刻說出同樣的話,使用同樣的口吻,也展現同樣的熱情。我開心極了,因為我發現她恆長不變。在這個世界上,唯有媽永不改變。

 

懷著自己博士班指導教授的骨肉,面對指導教授妻子謀殺未遂的可能控告,身心俱疲的葳莉回到自己的故鄉坦柏頓、回到母親的身邊、回到從小到大熟悉友善的環境,只求療傷和想出如何處理『腹中肉』的去留。


就在葳莉回到老家坦柏頓的這天清晨,傳說中瀲鏡胡的湖怪居然意外地被例行划船的民眾不小心殺死了。傳說已久的湖怪屍身浮上水面,所有坦柏頓的居民終於見到這則百餘年傳說中的湖怪。但是坦柏頓的整個氣氛,也因為湖怪的死亡,籠罩在一層如薄霧般的憂傷氣氛中。

 


葳莉的母親不忍心見到女兒如此萎靡不振,決定告訴女兒她真正的親生父親是誰,但是母親只留下線索,沒有直接的答案。目的就是希望女兒能從中振作起來。

「好,就給妳一個暗示。反正也無所謂,妳永遠查不到文獻資料的,他只跟我提過一次,而且那也只是一個傳聞。所以,妳可以得到線索,但線索派不上用場。就這樣。」

 

閱讀蘿倫.葛洛芙 ( Lauren Groff ) 《坦柏頓暗影 The Monsters of Templeton 》的過程,在我感覺就像要完成一盒3000片的拼圖。

葳莉手邊能拿得到的資料通通有,但是每一份都需要去確定真假,因為歷史雖然走過,前人留下痕跡,但是那卻不一定是最正確的史料,有時因為無心疏忽,有時因為刻意隱瞞,這些資料會變得毫無用處,甚或相互矛盾。


葳莉從閱讀家族史料中,由自己母親的雙親開始,一代一代往上回溯歷代先祖有沒有人曾經感情出軌有婚外情,卻意外發現,祖先們許許多多或快樂,或痛苦,或不堪回首,或必須被隱藏的各種秘密。

時光從二十一世紀的現在,慢慢到退回二十世紀,又慢慢到退回十九世紀。《坦柏頓暗影》幾乎就是一部小小的美國文化人類學史,從中可以一窺每一個不同時代的樣貌,幾乎讓有閱讀偷窺狂的我有一種大吃特吃的飽足感。


我想,這是大家絕對不能錯過的一本好書。

 

com222.jpg  

 

坦柏頓暗影 The Monsters of Templeton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