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jpg 

 

我跟別人是不一樣的。第一次實際感受到這股不安,是在小學五年級時。


故事主角阿涉從小生長在只有媽媽的單親家庭,問起父親在哪裡,媽媽只淡淡地告訴阿涉,父親死了。就是這麼簡單。

但是所謂的父親死了,總該也有個父親的姓名、照片、或親人什麼的。阿涉都沒有。媽媽當初是以未婚媽媽的身分,大著肚子來到這個鄉下小村子定居,孩子的戶籍資料上登記著父不詳。這樣的單親家庭,比起父母一方死亡或父母離異的單親家庭來說,更不見容於日本的傳統保守的鄉下小村子裡。

因此阿涉的童年,幾乎沒有玩伴,因為附近鄰居小孩的家長對於阿涉及媽媽的身分經常說長道短,自然也不准小孩和阿涉玩在一起。


童年時期的阿涉很孤單,除了沒有父親、母親是整天忙碌的職業婦女,以及沒有玩伴以外,隨著年齡逐漸增長,他的體型與外貌也明顯和四週同學們的長相不一樣。

由於媽媽在西伯利亞留學過,而且是研究基因工程方面的學者,阿涉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媽媽的卵子和古代克羅馬農人的精子結合之後,生下的產物。因為自己的外表,怎麼看阿涉都覺得自己好像母親書房多數書籍中古代克羅馬農人的長相。

對了,自己一定是克羅馬農人的子孫,阿涉是這樣想的,而且他還立志一定要以克羅馬農人的身分努力活下去,於是他開始學習各種克羅馬農人的生活習慣和方式,在這種想像中努力地長大。

 

一直到高中畢業前,媽媽因為癌症過世之前,阿涉被媽媽清清楚楚地告知父親是誰,父母兩人在新西伯利亞時如何相愛交往,母親又是為何離開父親獨自一人回到日本生下阿涉。生平第一次真真正正了解到,父親是何人,自己並非克羅馬農人時的阿涉,說震驚,其實他並不震驚,因為沒有時間震驚,因為媽媽這時已經因為癌症去世了。

阿涉在十八歲高中畢業前夕,決定前往新西伯利亞,見自己親生父親一面,順便將母親已經離開人世的事情告知父親。在臨出國前兩天,青梅竹馬的女友紗知又遭到父親暴力虐待,阿涉在趕去保護紗知時,與紗知酒醉了的父親發生嚴重的肢體衝突,最後是阿涉抄起一根鐵棒往紗知父親的頭部猛敲下去,紗知父親倒地不起,同時一片似血的顏色在地上逐漸擴散開來………。

 

荻原浩的書,感覺不是急著想到下一頁,而是被強迫著一定要往下讀去的感覺。因為總覺得,故事越往下會越令人難過,實在不忍心讀下去了,但是……《明日的記憶》給我這種深刻的感覺,《第四次冰河期》也一樣。


特別是讀到進入高中時,多次和紗知對話後,阿涉的感想:

紗知也有她自己的問題,不是她說一句「或許就是這樣吧」便能解決的問題。
我想,每個人降生到這世上來的時候,背上一定都背著一個包袱吧。至於包袱裡裝著什麼,我們不僅無法選擇,也不能事先偷看,更不能走到半路就把它丟掉。

 


在媽媽過世之前,阿涉開始懊悔:

媽媽這一生過得幸福嗎?每次想到這兒,我就覺得自己是擋在媽媽人生路上的障礙物。

 


這些句子,都好令人鼻酸。感覺和之前閱讀《明日的記憶》的感覺一模一樣;人生真的就是這麼絕望的無奈嗎?

但是我非常喜歡作者荻原浩總是會讓男主角身邊,有一個默默持他的女性,《明日的記憶》中深愛男主角的太太;當然還有《第四次冰河期》裡從小就與阿涉互相鼓勵打氣、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紗知。這幾個指標性的女人,都讓男主角困頓的生活,出現了一絲新希望,給人一種還有明天、還有未來的感覺。

 

51UB0l2jg%2BL__SL500_AA300_.jpg 

 

  這是一次非常特別而揪心的閱讀過程,阿涉的那一句:『媽媽這一生過得幸福嗎?每次想到這兒,我就覺得自己是擋在媽媽人生路上的障礙物。』真真實實地寫出我內心多年來的感受,讀到這裡,我很努力不讓眼淚流出來.....

 

第四次冰河期 (四度目の氷河期)
 
作者:荻原  浩
譯者:章蓓蕾
出版社:麥田
出版日期:2008年10月
ISBN:9789861734262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