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drfgw.jpg  

 

第一眼看見《地下室狗頭 Doghead》的中文版封面時,不知道大家想法是如何?

我自己是稍微愣了幾秒鐘,感覺這就是一張老照片,十八、九世紀的歐洲家族大合照,所以說,這是一本在寫家族史的書囉,當然我會先這樣猜測。

 

奧斯卡接到姐姐的電話,祖母年事已高,行將就木,姐姐希望奧斯卡能回家鄉探望老奶奶最後一面。

奧斯卡不是一個不孝順的孩子,長大後在丹麥當畫家的生活也還算不錯,照理說,歸鄉去探望即將離開人世的祖母,雖然談不上衣錦還鄉,但是也不至於落魄到沒臉回故鄉的地步;但是回去故鄉與否,和奧斯卡深藏在心中多年的秘密有關,這個秘密就是自己智障親姑姑的死亡事件,奧斯卡不敢回到故鄉去面對這件血淋淋的事實。

 


就像所有不願意面對現實的人在試圖努力告訴你事情發生經過一樣,這本由奧斯卡擔任主角的『我』,在面對不願回想的『地下室狗頭』與『姑姑死亡事件』時,選擇了一種天南地北開始漫天地聊的方式。

奧斯卡先告訴讀者,自己的阿斯吉爾爺爺當年如何在挪威遇見和追求碧玉奶奶,然後阿斯吉爾爺爺試著逃離納粹監控下的監獄,卻發生了讓他自己一輩子都良心不安的事情。之後自己的父親如何被生下來,父親與弟弟妹妹間的相處,還有父親的表哥在童年時,淘氣頑皮的狀況,乃至於青春期火熱追求妻子,最後又拋家棄子到海上當船員,最後又浪子回頭………。

奧斯卡用了很大的篇幅,是著逃離事情的最中心點,漫無目標地敘述著家族每一個成員曾經發生過的事情------但是,到最後,他還是必須回到故鄉,面對所有的一切,並將自己與姑姑的死亡有關的秘密坦白說出來。

 

丹麥籍作家莫頓.朗斯蘭 ( Morten Ramsland ) 其實在台灣沒有太大的名氣,我之所以會想閱讀這本是因為看到一長串國際媒體推薦書評中,竟然出現一段由德國《盧北克電訊》(Lubecker Nachrichten)寫的:
「此書為約翰.厄文(John Irving)和波伊爾(T. C. Boyle.)的小說迷更添閱讀薪火。」


呀~~,竟然有其他人的作品可以跟我心中的作家之神John Irving相提並論,我一定要好好地、仔細地、以最苛刻嚴格的眼光來讀這本書,然後告訴別人------不可能啦,誰有辦法寫得像John Irving一樣棒。


起先我是抱著這樣挑剔 (歹毒?) 的心腸開始閱讀莫頓.朗斯蘭的《地下室狗頭》這本書的,最後卻被書中每一個人物,每一段過去,每一個小故事深深吸引------說莫頓.朗斯蘭可能是John Irving的接班人,絕非言過其實的吹捧,而是真的值得期待。


我一共連續看了五遍才停住。這就是這本《地下室狗頭》驚人的魅力,推薦您也一起來閱讀這本書。

 

 212ECQQQDYL__SL500_AA300_.jpg  

 

地下室狗頭 Doghead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