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channel.pixnet.net/reading/event/info/2158/9

活動日期:2012/09/27~2012/10/19

美國亞馬遜網站讀者4顆星好評推薦!
浪漫愛情結合神祕懸疑─蠱惑人心的黑色童話系列第二集!


魅惑之歌2 暗潮                    

 

「她們」回來了,帶著依然致命的美貌展開復仇,而我即將加入她們的行列──

解開一個謎題,更多的謎題接踵而來……

暑假結束,凡妮莎感受到自己身體的變化。
她的美貌愈發出色,而她知道原因。
男孩們無法控制對她的迷戀,女孩們背地裡對她指指點點。
凡妮莎以為自己已經展開新生活,但是她恐懼的過去不讓她離開,「她們」的陰影籠罩著凡妮莎。
在冰冷幽深的暗潮之下,復仇計畫如火如荼地進行。
凡妮莎會逃避、還是面對現實?
絕美又神祕的她,只要一開口,
就會讓你愛得失去一切……

 

 2.jpg     


崔西亞.雷本Tricia Rayburn


崔西亞.雷本著有《魅惑之歌》系列、《露比的紅鞋》(Ruby’s Slippers)、《瑪姬.賓恩三部曲》(Maggie Bean Trilogy)。儘管害怕海底下的所有生物,她依舊深受大海吸引。崔西亞和她的丈夫以及西施犬,定居於長島東區的一個濱海小鎮。

您可以拜訪作者網站:www.triciarayburn.com



3.jpg 

   

今天是九月一日,本該是我姊姊賈絲婷開學的日子,去學校上課、買課本、思索自己的未來──但所有大一新生在這天該做的事,她半件也沒做。因為在三個月前的那一天深夜,當她從懸崖一躍而下時,她的未來就已經決定。
   
這一天,走在大學校園裡的人是我,不是她。

「那是派克大樓,」我的嚮導說,「那裡是海索恩大樓和教堂。」

我禮貌性地微微一笑,跟著他穿過大廣場。廣場宛若公園般清幽,四周被紅磚建築包圍,放眼望去,到處都是一群群談天說笑或研究著課表的大學生。
「那是科勒姆圖書館。」他指向一棟建築物,接著又說,「在它正後方是賴德圖書館,那可是三千多坪的學術聖殿。」

「了不起。」我說,指的不只是圖書館,也是他。他棕色的雙眸如此溫暖,一頭黑髮略顯凌亂,彷彿在和我碰面前不小心在考試中睡著;
在潔白的校隊隊服映襯下,那雙結實的手臂閃耀著古銅色的光澤。如果貝茨學院想在學術成就之外,再利用少女的浪漫情懷招收新生的話,可真是挑了一個最合適的優秀代表。

「而且裡頭很舒適。相信我,我有深刻的體驗。」他突然停下腳步,拽住我的運動衫衣袖,往前一拉。我跌到他身前,一只飛盤劃過我腦袋幾秒前所在的位置。
「我相信。」我說。

我們貼身而立,他急促的呼吸聲就在我耳邊起伏,手臂的肌肉緊繃,牢牢抓著我的衣袖。一會兒後,他終於放開我,五指改搭上自己肩頭的背包背帶。
「那是什麼?」我問。

他順著我點頭示意的方向,朝圖書館旁的高樓看去。「那,就是決定性的關鍵因素。」他一面回答,一面沿著人行道走去。到了建築物的前門臺階,他轉身面對
我,咧嘴一笑,說:「看清楚了!是卡內基科學大樓!」

我一手按住胸口,「你是說這就是鼎鼎大名的卡內基科學大樓?那個擁有全世界最聰明、最高瞻遠矚的科學家,在此進行開創性研究,不斷持續重塑現代科學的地方?」

他傻了片刻才回答:「對?」
「等等,我一定要拍張照片留念。」

「如果妳熟悉這棟建築的話,」他說,同時我在包包裡找數位相機,「就會知道在那裡頭進行的研究,正是讓這間學院與眾不同的地方。光是它就值得整整兩萬元的學費,即便妳不是主修科學。」

Vox clamantis in deserto。


我瞪著數位相機的螢幕,滿腦子卻都是綠色的鑰匙圈、咖啡杯、運動衫和雨傘,上頭全印著熟悉的達特茅斯盾形校徽。
「凡妮莎?」
「抱歉。」我搖搖頭,舉起相機,「說『龍蝦』。」
他抬起眼,欲言又止,目光落向我後方某處。我還來不及回頭看是什麼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就感到肩膀被拍了一下。

「錯了、錯了。」我轉身,聽見一個男的說。他看起來與我年紀相仿,可能大上一、兩歲,身旁兩側各站著一個男生。那兩人看見我的視線轉向他們,臉上都露出笑容。說話的那個男生穿著工作褲、刷毛外套配上登山靴,像是準備好一下課就要立刻衝去爬山。

「什麼錯了?」
「這取景啊!這會是張好照片……但如果妳也在裡頭就更好了。」他伸出手,掌心朝上,問我,「介意讓我來嗎?」
「喔。」我垂眼看向相機,「謝謝,但是──」

「有絲分裂。」我的嚮導突然說。
登山男抬起頭,看向我後方的臺階。

「我剛剛想到,裡頭有很棒的細胞有絲分裂影像展,現在看正是時候。快中午了,我們應該趁光線改變前趕快去看。」
「嗯。」登山男點點頭,「告訴你,如果把她放到學校的招生簡介裡,我們每年大概可以多招幾千名學生。」

「我會記得告訴招生單位。」

登山男又用欣賞的眼光打量我最後一眼才離開。我等到他和他朋友走遠、繞過轉角,消失在視線範圍後,才轉身回頭。我的嚮導仍站在同樣的臺階上,雙手插在口袋裡,一臉凝重。為什麼……因為緊張?還是嫉妒?

「裡頭真的有很棒的細胞有絲分裂影像展嗎?」我問。
「就算有,也不會安排在導覽行程裡,以免參觀學生覺得無聊,打消申請的念
頭。」
我再次舉起相機。
「龍蝦。」他說。
我替他照了相,再將相機收回包包裡。「好,我知道卡內基科學大樓是你們學校的最特別之處,但在決定之前,我還有個地方想看看。」
「體育館?劇場?美術館?」
「宿舍。」

他垂下眼,我的脈搏不禁加速。是不是我讓他尷尬了?正當我想開口提議別的地點──像是校園外某個比較靜謐、閒雜人等比較少的地方時,他舉步走下臺階,右轉後循著原路回去。

「等妳看見宿舍的水泥牆和油氈地板後,說不定就永遠不想回家了。」他說。

我們穿過廣場,一路上沉默無語。雖然他不時會和認識的人打招呼,但我始終保持安靜。我的思緒轉得飛快,想著賈絲婷,想著今年夏天和接下來的秋天,不知道自己如果開口,會吐出哪一件事。我跟著嚮導穿過校園,走進一棟高聳的磚
樓,爬上四樓。整段路途中,我腦中的思緒持續轉著。

幸運的是,那陣沉默並不尷尬,完全不會。

我們站在一扇緊閉的房門前,他說:「我得警告妳,房裡很簡陋,幾乎沒什麼布置。把兩個主修生物的人塞在同一個小空間裡──應該說任何空間裡──就會出現這種情況。」

「你的室友……」
「出去了。去參加一個四小時的研討會,大概還要三個半小時才會回來。」
我的心情一下飛揚起來,同時小鹿亂撞。那混雜的情緒一定清清楚楚寫在我臉上,因為他立刻關心地走上前。
「那好。」我說。聽到自己的語氣平穩,不禁鬆口氣。「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就繼續參觀吧。」

我的話似乎讓他安心了。他微微一笑,從牛仔褲的口袋拿出鑰匙,打開門鎖。進
去後,他倚在關上的房門前,雙臂交叉於背後,打量房間,說:「有意思。」
「什麼東西有意思?」我問。
「房間的布置。」

我環顧四周。這是一間典型的宿舍房間,床、書桌、衣櫥、書架,各有兩個。房間的一側較為凌亂,我猜是他室友的,他可能沒預期到會有訪客出現。房內僅有的裝飾品是一塊藍色的地毯、一面大學旗幟……還有一個相框,照片裡,一名女孩坐在紅色小船中。

「我原本知道房裡少了點東西,」他柔聲說,「也大約知道那東西是什麼,不過現在變得非常確定。」

我迎視他的目光,走上前。他文風不動,因為他想確定,不管接下來發生什麼事,都是因為我希望如此才發生。已經兩個月,這一點還是沒有改變,就算再過兩年、再二十年──也不會改變。


我盡可能地貼近他,但又不讓兩人的身體碰觸。我聞著他肌膚上的香皂味,看著他胸膛高低起伏。他緊繃著下頷,寬挺的雙肩用力頂在門上,雙臂緊鎖。
「凡妮莎……」
「沒關係的。」我傾身向前,悄聲說,「我準備好了。」

他雙手按住我臀部,我的雙脣在他頰邊摩娑。他一把將我拉上前,我們之間再沒一點距離。他的雙手從我的腰移到頸間,流連不去,小心翼翼地捧著我的臉,彷彿那是玻璃做的。在低頭親吻我之前,他又凝視我的雙眼片刻,短短一瞬,但已足夠我接收它們的溫暖。

天旋地轉的感覺停止了,我的思緒一下子變得清晰,腦中只有當下,只有我們,只有他。

賽門,我的賽門。

起初的吻緩慢而甜膩,就像我們的雙脣在分開許久之後需要重新熟悉彼此。不多久,四脣便緊緊交纏,吻得火熱而熾烈。我緊緊抓住他上衣前襟,任由他的脣在我頰上和耳
邊游移,然後一路滑到頸間。等到再也沒有其他赤裸的肌膚可親吻後,他停下了。但我不想要他停下來,於是移開脣,褪去身上的運動衫。等到我的衣服落地時,他的衣服也已經在地上了。

他的額頭枕在我肩上,雙手順著我的背脊緩緩下滑,最後落在牛仔褲上。我們從門邊移到床上,四脣沒有分開過。他躺下,我坐在他身上,雙腿夾著他的腰。
看見我後退,賽門溫柔地說:「我們可以就此打住,只要妳有一點緊張或遲疑……」

我笑了。如果我在賽門身旁有任何一絲緊張或遲疑,也不是因為害怕靠他太近。
而是害怕靠得不夠近。
「我好想你。」我說。
「凡妮莎……妳不會知道我有多想妳的。」

可是我知道。每一次他看著我、呼喊我的名字,每一次牽起我的手或親吻我,我都知道。雖然他只說過一次,但已足夠,無須再多說什麼。
我知道賽門愛我。
但不幸地,我也很清楚他為什麼愛我。

他張嘴,想要說些什麼,但我用脣封住他的話語。我不斷地吻他,直到他忘記原本要說的話,直到我把那熟悉的惱人思緒推得遠遠的,一心只專注在他、在我們、在這個相聚的時刻上。

因為這一刻終會結束,它必須結束。有時我是如此耽溺其中,如此歡愉,忍不住放任自己繼續假裝一切如昔……但總有其他事情會打醒我的美夢。
正如同晚些時候所發生的──我和賽門並肩躺在床上,四腿交纏,我的頭枕在他胸口,他的手指不經心地纏繞我髮絲,我看著床邊衣櫥上船中女孩的照片,數著他穩定而放鬆的心跳。

「我馬上回來。」我輕聲說。

我抓起身旁的床單,強迫自己的雙腳走到衣櫥前,將身上的床單換成賽門的睡袍,又從架上拿一條毛巾,撿起地上的包包,走出房間。

一進走廊,我便跑起來。方才上樓時我特別留意了公用浴室的位置,因此沒花多少功夫就找到要去的地方。路過的學生好奇地看著我,但我不予理會。我一把推開公用浴室的門,直奔入內。

淋浴間分成兩區:沖澡的地方和一小塊乾燥的區域供人擦乾身體與更衣。我衝進最後一間,拉起塑膠浴簾。在弄掉包包三次之後,我發抖的手總算打開它,掏出裡頭的塑膠罐。一拿出罐子,我立刻將包包和賽門的睡袍扔在瓷磚地上,走進淋浴間。

我的胸口和皮膚像著了火一般,而且感覺不到自己的雙腿,我必須用盡全身僅剩的力氣才能打開水龍頭,掰開罐子的塑膠蓋。
我側頭迎向蓮蓬頭,任由水柱沖刷臉龐。我張嘴,將罐子舉到脣邊,水與粉末一起湧進我喉嚨,我忍不住咳嗽起來。

但終於,我解脫了。每嚥一口,我便放鬆一分。緩緩地,肌膚上的隱形火焰熄滅了,胸口的燒灼感也逐漸退去。力氣恢復後,我倒了一把鹽抹在身上,細細的粉末刮過肌膚,溶於水後逐漸變得滑順。

只是沐浴乳而已,我告訴自己,磨砂沐浴乳,就像SPA用的那種。

當雙腿一恢復知覺,我便感到它們在我身下癱軟。我跌坐在地,將膝蓋抵在胸前。冰冷的水柱從頭頂流到腳趾,帶走從我緊閉眼中滲出的溫熱液體。

賈絲婷總說,要克服對黑暗的恐懼,最好的方法就是假裝眼前一片光明。在我們長大的過程中,她將這方法運用在無數情況上──不論這方法到底是好是壞,我只要碰到驚慌害怕、手足無措的時候,都還是仰賴它戰勝恐懼。

所以,幾分鐘後,我會站起來,擦乾身體,穿過走廊,回到床上,蜷縮在賽門身旁。而當他吻我,問我好不好時,我會跟他保證我再好不過。
因為等到必須向賽門坦承真相的時刻來臨,那將會是我這輩子最害怕的一刻。

 

 

 

  1.jpg

 

【活動日期】 

2012年9月27日起至2012年10月19日止

 

【活動辦法

悠揚於海邊的歌聲,古老又神祕的傳說其實很多都是真時存在的……

請以迴響的方式回答下列問題「如果今天你發現自己其實不是人類──而是擁有特殊能力的傳說中生物,你第一件事情會想做什麼?」,並將串聯貼紙貼到你的部落格中,就有機會獲得《魅惑之歌2 暗潮》一書囉!

105x145  
<a href="http://bit.ly/S1nZNV" target="_blank"><img src="
http://www.cite.com.tw/act/popup/darkflow160x220.jpg" alt="《暗潮》" width="160" height="220" border="0" /></a>
 

請勿抄襲、複製其他使用者的回覆內容,若經小編發現或是user檢舉後確認無誤,將永久取消贈書活動得獎資格

為了更快讓大家得到贈書記得要在留下迴響的時候確認自己的痞客邦會員資料有沒有填寫確實喔!

 

【活動獎項】

魅惑之歌2 暗潮新書10本

105x145                                        

 

 

 

11-12  痞客幫讀創館  《魅惑之歌2 暗潮》2 

 

 

創作者介紹

讀讀。寫寫

TinaRay 蘋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