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P.S.------
我這輩子認為最棒的電影。
就是你這輩子認為最棒的那部電影。

 


《向影神祈禱》(キネマの神様),一本出乎我意料之外,溫馨感人到幾乎快要催淚的小品。

 

 


我不是個愛看電影的人,之前有幾次經驗看過由小說改編而成的電影,發現那其中的主角長相、地理環境背景等等,不知為什麼,總和我想像的差異頗大;而且電影通常會將小說中某些部分抽掉,又加強某些部分;所以總讓我覺得有『篡改』之嫌,看了很不習慣,就乾脆就只讀原著,不看電影了。

 

因此,原先我以為閱讀原田舞葉的《向影神祈禱》,對於原本就很少看電影的人來說,會閱讀得很吃力。

 

但是實際上不然,《向影神祈禱》是一則連不習慣看電影的人都會被感動的故事。

 

 


書中描寫女主角圓山步與父親因為父親多年來愛賭博欠債的惡習而親子關係緊張,現下又面臨圓山步因工作瓶頸而向待了十七年之久的公司請辭,無業在家,加上父親欠了一屁股賭債又偏偏心臟病發需要開刀住院。

 

一時之間,家裡不只原本的親子關係就差,還加上急需面對的經濟危機。圓山步和母親都煩惱得不得了,心臟病住院、大難不死的老爸倒是輕輕鬆鬆,擺出一付『老子我就是欠債還不出錢來,你想怎樣?』的無所謂態度。

 

但是冥冥之中就似乎真的有個『電影神』在暗中相助,幫助圓山家度過經濟難關,也讓圓山步的事業有了新發展,而切還幫助到周圍其他許多相關聯的朋友。總之就是賺人熱淚的happy  ending。

 

 


雖然父親和玫瑰花蕾之間令人屏息以待的熱戰看得很過癮,但我更喜歡他們激勵對方驍勇善戰的結尾部分。

玫瑰花蕾,我真是敗給你了。我發誓一定要長命百歲,總有一天要把你駁倒。合掌。

父親合掌認輸

 

讀到書中約3/4部分,父親與玫瑰花蕾在網路上對於電影影評你來我往的激烈筆戰,讓人覺得很好笑,但是又很感動於這兩位老人家心中的『匠氣』和赤子之心。

 

這讓我想到現實世界裡,我自己也有一群喜歡讀書的網友,每天我們會在彼此的臉書或部落格上發表各自對某本書的看法,有時見解完全相同,有時卻又喜惡完全相反,因此而你來我往的線上討論,其實幾乎就是《向影神祈禱》的翻版,我個人很能理解那種相知相惜、英雄所見略同(或者大不同)的情誼。

 

原田舞葉的《向影神祈禱》,滿點,一百分!!!

 

 

 

 

 

向影神祈禱    キネマの神様

• 作者:原田舞葉   原田 マハ
• 譯者:王蘊潔
• 出版社:皇冠
• 出版日期:2010年10月
• ISBN:9789573327288

 

 

 

 

 

61Frk-8nzbL__BO2,204,203,200_PIsitb-sticker-arrow-click,TopRight,35,-76_AA300_SH20_OU09_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484463

 

內容簡介

《只要一分鐘》暢銷名家、「日本愛情小說大賞」得主
原田舞葉獻給所有影迷的真情力作!

 

  一家快要活不下去的電影雜誌,一間即將關門大吉的二輪戲院,
  這群不看電影會死的熱血影癡要如何力挽狂瀾、召喚奇蹟?

  親愛的電影神,請保佑每個人,
  都能記得和自己喜歡的人一起看電影的那一刻……

  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電影神,
  讓銀幕前的每一個人,都能從一幕幕的光影流動中獲得感動……

 

  我的老爸人生最重要的兩件事就是賭博和電影,為了賭博欠下高利貸,為了看電影窩在「銀幕戲院」不吃不睡也在所不惜,只因為他相信這個世界上一定有所謂「電影神」的存在。

  然而這樣的老爸,竟然成了我任職的老牌電影雜誌《影友》的救世主!事情起因於老爸的一封讀者投書,信中提到的「電影神」觀點引起了總編獨生子的注意,於是提議設置「影神」網站,邀請老爸獨挑大樑,撰寫「言語樸實但情感真摯」的觀影心得,以挽救雜誌慘澹的業績。

  沒想到彷彿受到電影神的眷顧般,奇蹟真的發生了!老爸對電影的熱誠大受網友歡迎,網站的瀏覽人數屢創新高,也連帶提升了《影友》的銷量!「影神」網站甚至還推出了英文版,並引來一位暱稱「玫瑰花蕾」的美國網友的毒舌批評。老爸和「玫瑰花蕾」在網站上展開一連串的筆戰對決,兩人不同的觀點,擴大了一部電影的可能性,而在你來我往的討論中,也逐漸培養出深厚的友情。

  但就在此時,「銀幕戲院」卻傳出即將結束營業的消息,那不僅是老爸和我最喜歡的電影院,更是戲院老闆一生的心血。老爸一方面號召影友的協助,希望挽回戲院的命運,但另一方面「玫瑰花蕾」卻突然斷了音訊!「玫瑰花蕾」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這段跨越國境、語言的電影情誼又將何去何從?親愛的影神,你能再給我們一次奇蹟嗎?

 

 

 

 

 

作者簡介

原田舞葉

  作家,策展人。關西學院大學文學院日本文學系、早稻田大學第二文學院美術史系畢業。歷經綜合商社、都市開發企業美術館開設室、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等工作後,於2002年成為自由策展人,專門舉辦國內外展覽會、研討會和擔任藝術整合工作。2003年後,以文化作家的身分投入寫作,2006年推出處女作《等待幸福》後即榮獲第1屆日本愛情小說大獎,並被改編拍成電影。

  目前以「原田舞葉」出版的小說有:《只要一分鐘》、《情路9號》、《等待幸福》、《非比尋常》等,另以「maha」為筆名出版小說《心動舞台》。部落格小說《哪天相見Bryant Park》正持續連載中(www.cocolog-nifty.com/novel)。

  ★原田舞葉日文官方網站:www.haradamaha.com

 

 

 

 

 

譯者簡介

王蘊潔

  在翻譯中自得其樂的全職譯者。

  綿羊的譯心譯意:translation.pixnet.net/blog

 

 

 

 

 

名人推薦

【影評人.《台灣電影愛與死》作者】鄭秉泓.【「火行者的電影部落格」格主】火行者.【「九降風」導演】林書宇感動推薦!

 

 

 

 

 

詳細資料

  • 叢書系列:大賞
  • 規格:平裝 / 288頁 / 14.8*21.0 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推薦序
電影不再只是電影
影評人.《台灣電影愛與死》作者 鄭秉泓

  許多年前還在英國唸書的時候,每週都要看好幾部院線電影的我最常去的戲院並非當地那兩間有著雄偉氣派外觀、標榜最時髦的數位配備與頂級音效、旁邊還有大型購物商場方便打發時間的連鎖影城,其實我反倒偏好一間隱密在市中心舊城區的複合式藝文中心。那間外部造型宛如一間餐館的藝文中心(它還真的附設輕食咖啡廳與pub),全票票價約莫是另兩間連鎖影城的三分之二,裡頭只有一個可當成多功能表演場所的中型映演廳,硬體設備勉強稱得上合格,裡頭沒有賣奶油爆米花與可樂、咖啡,平日週間只放映晚上兩場電影(週末三天會增加至四場),每個月加總起來約有二、三十部不同電影交錯上演,鮮少好萊塢主流電影,大多是來自世界各國的所謂「影展電影」與英國獨立電影,還常常配合節慶與當下議題,規劃選映重新修復的經典老片或是邪典作品(cult film)。

  最有趣的是,每位觀眾只要付得起九十英鎊,都可以成為指定他們在特定的時間場次放映特定電影的「金主」(前提是他們找得到拷貝),他們會給予這位金主二十張票,其他的座位則是照例對外販售,於是,有人指定場次放映休葛蘭的電影向女友求婚、有人大費周章託找八十年代的兒童電影為兒子慶生、有人合力包場放映嬉皮電影慶祝世界和平、有人指定反戰電影嗆小布希的中東政策、甚至還有一群「文藝前中年」在戲院開起久別重逢的同學會……只要你花個四英鎊買票入場,你就不再是陌生人,可以在黑暗的空間裡與其他人盡情地歡笑、哭泣,甚至散場後大夥兒還欲罷不能地轉移陣地到pub繼續聊電影。在這個全球化急速演進的數位年代,那間藝文中心讓我理解,電影無論以何種形式存在、映演,電影院永遠會是如此神奇的場域,膠捲放映的感覺永遠仍是那樣地無可取代。

  那些看完電影的大雪夜裡,一個人慢慢地窩著身子走回宿舍,明明隔天還有報告要交、還有如山的paper要讀,腦子裡卻早已自動倒帶,隨意散漫地重新播送起那些電光幻影,於是我忍不住打開筆電,開始將自己看完後的心情用文字直接抒發出來,興奮、感動、憤怒都好,寫完後貼上部落格,這是我個人寫影評之路的開端。

  看電影,對我而言其實象徵著一種無可名狀的孤獨,儘管可以在msn上與好友談電影,在各式各樣的電影社群留言板上與同好論戰,或者成為與家人通國際電話的話題,我依舊以為看電影始終只是關於一個人自己的事。直到許多年後,我意外讀到了這本《向影神祈禱》,我才猛然想起自己的第一部電影「真善美」是我媽媽帶我去看的,雖然我至今還是常常與家人一起上戲院,但是似乎開始寫影評之後,我早已「忘了」該如何享受與身旁的人一起看電影那種幸福,我太過只專注於前方銀幕、用腦過度地想著回家後該如何下筆,評論電影是我的興趣、也變成我的專業與謀生之道,但是當「玫瑰花蕾」在《向影神祈禱》中後段以雷霆萬鈞之姿神秘登場,我在豔羨這枚來歷不明的怪客立論清晰具有強烈說服力之餘,卻又完全能夠理解他內心那份微小的渴望——並非以權威之姿去拉拔備受低估的珠玉,並非為了有形無形的利益或是其他算計而去錦上添花,有時僅只是不想讓看完電影後那份感動就此停住,想把它散播開來,那是何等美妙、單純的分享。

  《向影神祈禱》出現了許多耳熟能詳的電影,從「上班女郎」、「飛越杜鵑窩」到「夢幻成真」、「來自硫磺島的信」以及儼然成為哀悼舊時代老戲院集體記憶的「新天堂樂園」,每一部電影的被提及,原來巧妙對應著故事主人翁圓山步與她父親阿鄉之間的心境轉折。假如說上述電影的置入可視為本書作者原田舞葉精心佈置的「明線」奏效,那麼原田舞葉以其對小津安二郎、山田洋次等日本電影巨匠影像風格的熟稔,將之轉化反芻後調配出如沐春風又溫馨無限的鄉愁情感,無疑就是更令人恍然震顫的精緻「暗線」。身為無可救藥的影迷,我看到「高峰好子」與她所象徵日本電影美好黃金年代的凋零,怎麼能不想起與木下惠介、成瀨巳喜男等合作密切的女星高峰秀子?年輕時以業務員身份雲遊全國各地、缺乏家庭責任感又好賭成性的阿鄉,無賴浪子兼之草根良善熱情的性格,像不像是庶民大師山田洋次的「男人真命苦」系列主人翁寅次郎的翻版?巧合的是,山田洋次曾在一九九六年拍攝向老戲院致敬的「摘彩虹的男人(另譯「電影人生」)」(山田洋次早在一九八六年即以「電影天地」向映畫、老戲院致敬),此片不僅保存了「寅次郎」渥美清大銀幕上最後身影,甚至還頂替因渥美清過世而無法完成的「男人真命苦」系列第四十九集登上例行新年檔期。

  我不曉得每一位影迷的心中,是否都存在著一個電影神,聆聽著我們祈禱,牽引著我們去看到各式各樣的好電影。事實上,我以為《向影神祈禱》從來與電影神無關,原田舞葉真想傳達給讀者的是,電影絕對可以不只是電影,它更可以成為人生。每部電影是一趟旅程,也是一場儀式,故事的最終,我才發現這是關於主人翁圓山步的自我追尋。我喜歡原田舞葉在此巧妙套用小津安二郎歷久彌新的「父女關係」原型,圓山步與父親只是其一,為愛私奔美國與父親斷絕關係的柳澤清音是其二、高峰好子與尼特族兒子的拉鋸是其三,大和民族現實生活中的親子情結在此與日本家庭電影交相映射,對照「夢幻成真」、「美國心玫瑰情」等好萊塢家庭通俗劇及史蒂芬史匹柏足以成為「作者論」的招牌家庭觀點,進一步跨越不同世代、種族、文化、性別,展開意想不到的動人論辯。

  與生命中的至親好友一起在戲院裡欣賞一部好電影,並不是遙不可及的奢求,只要有心,隨時可以做到。原田舞葉用最淺顯的文字語彙、最溫暖的戲劇情節,告訴我這件事。

創作者介紹

讀讀。寫寫

TinaRay 蘋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