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7fj8a_460x580.jpg

 

撇開哀傷的事情不說,我滿意外在過去幾個月向親朋好友提到《慍怒》時總是以「喜劇小說」來描述......         by  作者,<後記>

 


總之,這就是我的作品——《慍怒》。或許西羅爾艾佛瑞的故事就是我的故事,是我,不是我,也可能是過去的我。對感情的渴望並想要與某人共度一生並不是同性戀或異性戀的命題,而是人性。誰不會為了英俊的外表或善良的內心而傾心呢?除了繼續期望對的人會出現的那一天,我們還能做什麼呢?      by  作者,<後記>

 

 

 


坦白說,一拿到約翰波恩(John Boyne)的《慍怒(The Heart's Invisible Furies)》時,有兩點把我驚住;其一是,這本書好厚,六百多頁的文字要怎麼讀得完?其二是,《慍怒》的作者竟然是寫出暢銷多年《穿條紋衣的男孩(The Boy in the Striped Pajamas)》的約翰波恩(John Boyne ),難道,《穿條紋衣的男孩》也有某一種性別暗示,男孩渴望有另一位男孩當唯一的朋友,男孩渴望自己的身分被代換,不要再是那個被某種極端想法(例如書中的納粹政府)控制的。

 


但是當一翻開書頁,叨叨絮絮的文字如潮水般我湧來,一頁翻過一頁,壓抑不住內心想知道故事起承轉合的結果,我知道自己又遇見一本超越五顆星的精彩小說了。

 


約翰波恩的《慍怒(The Heart's Invisible Furies)》確實是在某種「慍怒」或「The Heart's Invisible Furies」的心情下創作出來的。書中主角西羅爾被因篤信天主教而無法墮胎的未婚媽媽給生下,生下後交給一對有錢卻不怎麼願意對養子付出感情的夫妻所撫養,養父母給了西羅爾充裕的物質生活,但卻吝於付出當父母的基本情感,這樣環境下長大的西羅爾,自有其可以或應該「慍怒」/「The Heart's Invisible Furies」的權利。他的生命,在家庭部分被開了一個大玩笑。但不能抱怨太多,至少在那個貧富差距頗大的年代,西羅爾能生長在富裕的家庭中,相對更大部分人而言,唉,真的不能再要求太多了。

 


書中以七年為一週期描寫西羅爾的人生。七歲那年,西羅爾遇見了生命中第一個愛人朱利安。也許讀者會問,小小的七歲,如何就確定這個人是自己所愛呢?當然也不是,要再經過青春期、嘗試著與女性交往卻沒有感覺、強行壓抑自己對男體炫目耀眼的注視、生活中一再追逐朱利安的腳步,經歷數個七年,西羅爾才終於明白,朱利安是他一直欽慕暗戀的對象。但,朱利安就是個折不扣的異性戀,如何表白?怎麼可以表白?表白了或許連朋友都當不成。接著就因為朱利安的介紹,西羅爾遇見了結婚對象------朱利安的妹妹,他們好相似,同樣深愛著朱利安,只不過一個是暗戀的同志之情,另一個是深厚的兄妹之情。

 


結了婚,可以避掉身邊無謂的流言蜚語;結了婚,沒有人再懷疑西羅爾是同性戀;結了婚,和結婚之人有同樣的愛慕對象;結了婚也代表,朱利安永遠是他的妻舅,他們會因為爾後的姻親關係而永遠無法分離,西羅爾可以一輩子就這樣親近朱利安,這樣的想法,究竟是對是錯?不過,結婚當天,西羅爾在無可控制的情緒翻騰之下對朱利安告白,最後還是逃離了婚姻,逃離了一輩子生長的保守愛爾蘭。

 


是福是禍,沒有說得準,逃離愛爾蘭來到性風氣相對開放許多的阿姆斯特丹,西羅爾遇見了那位等候多年的Mr. Right。兩個對的人在對的時間相遇,展開一段穩定而執著的情感,西羅爾和伴侶都覺得自己找到生命中缺落的那一角,他們珍惜對方,過著所有平凡人都想要的伴侶生活。卻在這同時,在醫院當志工的西羅爾發現,朱利安因為罹患愛滋病,正在醫院等待死亡降臨。......

 

 

 


《慍怒(The Heart's Invisible Furies)》一書,究竟是不是作者約翰波恩的私小說,他在書<後記>談到~~

 

儘管《慍怒》中的西羅爾比我早了將近二十五年出生,而他在成長過程中面對自身性向時的態度也比我更加焦慮,但是他經歷過的許多事,必須在此承認,都與我的青少年時期有所呼應。......我在西元兩千年之後搬回都柏林,歸功於網路興起,聊天室「想要見面嗎?(Looking for a meet?)」的標語不折不扣說的就是性。漆黑環境中的身影充滿著性渴望,完事之後就消失得無影無蹤,生死不相往來。就像西羅爾一樣,各自回家,欲望消解後後各自入眠。

 

 

 


除了閱讀《慍怒》這個半虛構半真實的故事文本以外,作者約翰波恩的<後記>也不得不談一談。

 


《慍怒》是前面的小說,是作者懷著某些特定心思而杜撰出的故事,就像約翰波恩一貫以來在小說中經常會放置的「巧合」;巧合之下,生母近在眼前;巧合之下,愛上七歲就遇見的對象,苦苦守候;巧合之下,罹患愛滋病的不是多數人偏見中的同性戀者,而是縱情聲色的異性戀;巧合之下,一段無與倫比的愛情降臨,想長相廝守到老的同時,命運還是無情地捉弄著西羅爾。寫小說的約翰波恩善用「巧合」,讓虛構故事令人嘆息或無奈。

 


相對而言<後記>是一篇作者紀實的散文,讀者可以讀到作者不想對公眾揭露的某一面,也或許說,寫出<後記>這些文字,是作者最勇敢的告白。他向全世界宣布自己的性傾向,生活如何因為性傾向而飽受困擾,甚至他說自己寫不出一篇完美的喜劇小說,然而讀者卻在閱讀600多頁之後,發現自己已然讀完一本非常引人深思的「喜劇小說」。

 


這本「喜劇小說」的每一頁字海湧來的波浪,都像是一種鼓舞,這麼好看的故事,如何不趕緊讀下一頁,看看故事又要帶讀者到什麼地方。

 

 

 


對感情的渴望並想要與某人共度一生,並不是同性戀或異性戀的命題,而是人性。

 


這不只是作者感情觀,也是一直以來我個人對於性別議題的想法。我們所想愛、能愛、去愛的都是對方那個人的本身或性格或相處,性別就好像那人不得不由出生時開始附帶而來的,例如富有或貧窮,例如外貌驚人或普通,也例如身材的高矮胖瘦,就是這樣,如此而已。

 


不要讓別人剝奪 妳/你 愛人的能力,不要讓別人剝奪 妳們/你們相愛的能力。我們是人,就應該有權利去真心真意愛上另一個某人。

 


------只是想讀一本書,沒想到卻讀到如此精采的好書。五顆星推薦,約翰波恩的《慍怒》。

 

 

 

1.jpg

11.jpg

 

 

慍怒
The Heart's Invisible Furies


作者:約翰波恩   John Boyne  @  2017
譯者:李昕彥
出版社:凱特文化 
出版日期:2019/09/05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9678896
叢書系列:愛小說
規格:平裝 / 624頁
出版地:台灣
本書分類:文學小說> 翻譯文學> 英國文學

 

 

 

getImageSPG1KHHZ.jpg

 

 

轉載自~~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30983

 


《慍怒》內容簡介


   ★以全球首個經由全民公投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愛爾蘭為背景的跨時代議題小說

   ★立法委員 尤美女、劇作家 吳洛纓、律師 李晏榕、作詞人 周耀輝、《文訊雜誌》總編輯 封德屏、作家 陳芳明、作家 陳雨航、作家 陳思宏、創意人 盧建彰、影評人 藍祖蔚——誠摯推薦(依姓氏筆畫序)

   ★全球暢銷小說《穿條紋衣的男孩》作者——約翰波恩的最新小說創作!
 

   記得你的名字,那是我
   最重要的一件行李。

   一段平凡真誠的身分認同之旅,一份對平等之愛的渴切,
   從一九四五年至二○一五年,跨度六十年的敘事版圖,亦是愛爾蘭的人文縮影。


   ◎二○一七年「每月一書俱樂部」(Book of the Month Club)年度選書
   ◎二○一七年《紐約時報》讀者選書入圍作品
   ◎二○一七年英國亞馬遜網站當月選書;美國亞馬遜網站四顆半星讀者評鑑
   ◎二○一七年Bord Gais Novel愛爾蘭圖書獎入圍作品
   ◎二○一八年英國「理查和茱迪讀書俱樂部」(Richard and Judy's Book Club)春季選書
   ◎二○一八年浪達同志文學獎(LAMBDA Literary Awards)決選入圍作品
   ◎二○一八年鐵血獎(Ferro-Grumley Award for LGBTQ Fiction)決選入圍作品
   ◎本書已授權英國、美國、法國、德國、義大利、西班牙、俄羅斯等全球數十國語言譯作;英國知名製片公司Scott Free簽署電視影集版權


十六歲的凱薩琳歌根因未婚懷孕而遭村民鄙棄,決定前往都柏林,一切重新開始。她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將甫出生的嬰兒託付給修女,期望孩子能獲得更好的生活。

西羅爾的養父母並未將其當作孩子一樣對待,彼此存在著一絲不苟的應對關係,這對富裕且古怪的夫妻總提醒著西羅爾,他並非純正艾佛瑞家的人。或因他不是,當認識了朱利安──自幼註定過著冒險人生的男孩,西羅爾便就此開啟了自我探索之途;命運在不同階段讓他受盡折磨,時不時要承受誤判情勢的後果,而他必須設法將情緒與欲望導引至所有人類渴求的一端──終得幸福。

這是愛爾蘭同志西羅爾的成長故事,一段追尋自我原生背景的旅程,從四○年代的愛爾蘭劃開序幕,心境飽受顛沛流離至今,隨著時間流逝,他挖掘到的是源自身分、家庭、國家,乃至更多與己有關的人事物。

書中反映昔時愛爾蘭封閉時代對同性戀的殘忍與欺壓,他終其一生都無法獲得幸福的情感,那是一種壓抑在內心深處的無奈,亦是憤怒。故事情節極具渲染力,這一刻悲慟哀鳴,下一刻破涕為笑,悲喜之間,跨度六十年的敘事版圖,體現了人類對平等之愛的追尋與救贖。

 

 

 


好評推薦


   「峰迴路轉而令人心碎,作者橫跨愛爾蘭七十年歷史的龐大敘事企圖,媲美狄更斯。」——《時人》雜誌(People)

   「令人迷戀……波恩精確地探尋西羅爾的生命本質……憑藉對不同城市的細膩描述以及多變敘事下的情節曲折轉變,波恩巧妙捕捉了西羅爾與國籍、階級和性欲抗衡時不斷變化的身分情緒。本書既是西羅爾的生命實錄,亦是西方社會從戰後至今的演繹。」——《出版人週刊》(Publishers Weekly)

   「波恩具備極佳的創造天賦,展現其作品的豐富戲劇性……本書既幽默,卻又悲傷惆悵。迷人,不容錯過。——《書單》(Booklist)

   「波恩持續以安靜敏銳的方式,感受生命之痛楚,展演小說創作。」——《科克斯書評》(Kirkus)

   「波恩藉由《慍怒》所表達的憤怒觀點竟如此震懾人心……西羅爾於童年與青少年時期的駭人經歷,那些活力、混亂、紛擾、生活與恐懼,正是那堅實人生成就的基石。」——英國《衛報》(The Guardian)

   「放肆又有趣的作品。」——英國《觀察家報》(The Observer)︱「時而睿智又敏銳,時而痛徹心扉……堪稱箇中翹楚的小說家。」——英國《週日郵報》(Mail on Sunday)

   「饒富趣味。」——BBC廣播4臺藝評節目《前排》(Front Row, BBC Radio 4)

   「一部雋永的好作品……本書證明約翰波恩不僅是愛爾蘭在世最好的小說家之一,而是愛爾蘭史上最好的小說家之一。」——英國《週日快報》(Sunday Express)

   「筆法中盡是熱情、幽默與真心……本書不僅是西羅爾充滿巧合與情境的故事,更是愛爾蘭本身的故事。」——《愛爾蘭時報》(Irish Times)

   「讓人無法放手……」——《愛爾蘭獨立報》(Irish Independent)

 


 

 

作者簡介

 約翰波恩 John Boyne


一九七一年生於愛爾蘭都柏林,以《穿條紋衣的男孩》(The Boy in the Striped Pajamas)一書享譽全球,奠定文壇暢銷作家地位,《愛爾蘭觀察報》(Irish Examiner)稱其為「愛爾蘭新生代最出色的作家」。

著有《愛的倖存者》(The Absolutist)與《孤獨的故事》(A History of Loneliness)等多部暢銷小說與青少年小說,目前定居愛爾蘭都柏林。

 

 

 


譯者簡介

 李昕彥


荷蘭鹿特丹大學文化經濟碩士,現旅居德國,從事中英德口筆譯。

 

 

 

 
目  錄


第一部:恥辱
 一九四五年 不速之客
 一九五二年 名氣乃庸俗之物
 一九五九年 懺悔的封印
 一九六六年 爬蟲動物館
 一九七三年 壓抑內心的惡魔

第二部:流亡
 一九八○年 進入密室
 一九八七年 病患七四一號

第三部:平和
 一九九四年 父與子
 二○○一年 幻痛
 二○○八年 銀髮網路族

後記
 二○一五年 遠航之船


 

 

 

後  記


   二○一五年五月,愛爾蘭舉行同性戀婚姻平權公投時,新聞報導中出現一位在投票所老淚縱橫的老先生。當記者問他,為什麼投下那一票時會如此感傷呢?老先生對著鏡頭說,「因為這對我來說已經太遲了,但是對於大家來說卻不算太晚。」

   二十四小時過後,愛爾蘭這個天主教的堡壘,充滿了道德偽君子與性壓抑的國家,躍身成為第一個經由全民公投而非國會投票完成婚姻平權的國家。大衛諾利斯(David Norris)這位七十多歲的參議員——同時也身兼學者、人道主義與同志平權主義者被問到自己會不會率先成為新法的受惠者時,「對我來說有點遲了。我花了這麼多時間把船推下水,」他說,「但是自己卻沒有跳上船。如今船已經離港在海上運行,不過看著心情也好。」

   我過去二十年都在寫小說,但是從來不曾、將來也沒有辦法寫出這麼美的句子。

   《慍怒》是我第十本寫給成人的小說,也是第二本以愛爾蘭為背景的小說,同時是第一本討論家鄉同志生活為題材的小說,我經常回想過去,將經歷融入題材之中,我始終覺得自己在青少年時期之前的內心衝突感始終揮之不去。

   讓我來好好說個清楚好了——麥克彭斯(Mike Pences)以及那些相信「轉性治療」(Conversion therapy)的人,還有批評年輕女孩在街口手舞足蹈的人——天主教愛奧那學院(Iona Institute) 那些自詡為道德領袖與某些毒舌專欄作家們,現在的愛爾蘭早已不是德瓦拉政府的愛爾蘭了。我打從同性戀這個字出現之前就知道自己是同性戀了,我暗戀《我要高飛》(Fame)裡的丹尼阿瑪圖洛(Danny Amatullo)時才八、九歲而已;我十四歲時瘋狂迷戀挪威樂團阿哈(A-Ha)的主唱摩頓哈爾克特(Morten Harket),還因為無法面對內心那種炙熱的情感而組織一個反挪威的團體——成員只有我一個人。至於我與傑森唐納文(Jason Donovan)——既然話都說出口了,好吧——傑森,如果你碰巧在讀這本書,我真的可以,時間、地點隨便你。

   當然了,同性戀過去在愛爾蘭不僅會被嫌棄,而且還是非法的。當年我還是男孩的時候,也像其他男孩一樣有著對性的衝動,只是他們的對象是女孩子就沒事,我卻會因此坐牢(雖然如果是女生主動也是犯法的,愛爾蘭在道德邏輯上始終有轉不太過來)。

   幾年前在西科克文藝節與好朋友保羅莫瑞(Paul Murray)一起上臺,當時在討論我的作品《孤獨的故事》(A History of Loneliness),內容是關於愛爾蘭天主教會虐待兒童的事情,而他討論的作品是《印記與空間》(The Mark and the Void),內容是關於他對愛爾蘭銀行的解析——這兩個機構都是荼毒我這個世代與下個世代愛爾蘭人的機制。我後來在面對觀眾問答時說出了驚人的一段話——正因為我第一次的性經驗對象是位階比我大的成年男子,我也曾經懷疑過自己是不是因為這樣才轉變成同性戀的;第一次的性經驗會不會是決定一生性向的關鍵?會不會就此定義了人生接下來要走的道路呢?現在當然知道不是這麼一回事,不過我從青少年時期到二十多歲時都為此感到困惑,《孤獨的故事》便是我放下過去而寫就的一部作品。我要是早十年寫這本書,內容只會是在怨天尤人。

   同樣地,若是早十年著手寫《慍怒》,肯定會更加在意讀者看待我的眼光。《穿條紋衣的男孩》在二○○六年到二○○八年年間相當受到喜愛,那時我很討厭記者追問我的私生活——不是因為我想隱瞞同性戀的身分,而是我不覺得這個議題跟那本書有關,我也不想要混淆討論的重點。即便到了現在,我常常看見報章雜誌或網路上對我的描述總不忘了加上「公開同性戀者」的字眼,好像坦承必須受到讚揚一樣,但是我從來沒有看過多納爾萊恩(Donal Ryan)、席西利雅阿亨恩(Cecelia Ahern)或凱文貝瑞(Kevin Barry)的介紹上多了「公開異性戀」這樣的字眼,他們明明都在與異性戀發生關係(如果這是一段簡訊,我結尾會加上一個笑臉)。

   撇開哀傷的事情不說,我滿意外在過去幾個月向親朋好友提到《慍怒》時總是以「喜劇小說」來描述,這是我過去不曾涉獵的小說類型,而我不得不承認這樣說是有些驕傲了,畢竟外界從來不認為我是幽默風趣的人。我在參加朗讀會時經常這麼說——我的作品經常以孤單老人或孩子為主角,而無論老少,最後就是死路一條。我不是那麼殘酷的人,只是寫著寫著似乎就會走到那樣的結局。一開始打算寫《慍怒》時也是秉持同樣想法——我的靈感是以一位年長的愛爾蘭同性戀為主角,而他一生因為無法表達性向而挫折連連,透過他的雙眼讓讀者們認識愛爾蘭從七○年代至今的改變。當然,他最後還是孤獨地走向死亡,不過我很意外最後結局並不是這樣。當我開始下筆之後,我發現故事的主人翁——西羅爾艾佛瑞是心地善良又可親的人,只是人生衰事不斷,一切都是因為他沒有勇氣坦然面對自己。或是說,那個世界——愛爾蘭讓他沒有機會誠實面對自己,然而我又不想要讓他一輩子過得不快樂。我希望他成為贏家,我想讓他像是《幸運兒吉姆》(Lucky Jim)那樣,希望西羅爾可以像是金斯利艾米斯(Kingsley Amis)的吉姆狄克森那樣——他盡力了,但是請原諒我只能這樣說最貼切——他就是不停地搞砸。

   這麼多年來我都刻意避免在書中提到私事——我寫過殘暴的愛德華年代,十八世紀的水手,還有戰後環境成長的孩子。然而,作者也會改變的。就我來說,作者累積一定程度的經驗與自信並在出版幾本著作而獲得自由之後,加上一直與年齡相仿的作家不熟,漸漸地,我的國家這樣的環境,讓我開始遠離全然「杜撰」的故事情節並在故事之中添加了青少年時期的個人經驗與故事。

   儘管《慍怒》中的西羅爾比我早了將近二十五年出生,而他在成長過程中面對自身性向時的態度也比我更加焦慮,但是他經歷過的許多事,必須在此承認,都與我的青少年時期有所呼應。我來自一個同志自我認同相當彆扭的年代,至今仍是,即便心裡明白沒有必要。我雖然是土生土長的都柏林人,但是只去過一次喬治酒吧。我有幸四處旅遊,但是在陌生的城市裡從不曾想過要去同志酒吧。我人生中有許多戀愛經驗都與西羅爾的經驗呼應著,想到就不禁覺得感傷。我在九○年代後的幾年住在倫敦並擔任水石書店的行銷經理,我在巴特西(Battersea)的公寓離克拉珀姆交匯站(Clapham Common)不遠。我在西元兩千年之後搬回都柏林,歸功於網路興起,聊天室「想要見面嗎?(Looking for a meet?)」的標語不折不扣說的就是性。漆黑環境中的身影充滿著性渴望,完事之後就消失得無影無蹤,生死不相往來。就像西羅爾一樣,各自回家,欲望消解後後各自入眠。雖然故事中西羅爾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東窗事發後,尼爾遜紀念碑在他眼前崩塌的情節安排。想想也沒有什麼不對,畢竟是個不羈之夜。

   然而,我的人生也在某個時間點開始出現轉變了。二○○○年,出版第一本小說《時間的賊》(The Thief of Time)的前一週,生命中第一個正式的男朋友出現了。他來參加我的新書發表會——那是我打從青少年時期就夢寐以求的活動,但是我可以為了他直接離開會場,我一開始瘋狂迷戀他。我們斷斷續續在一起好幾年,但是這樣的初戀太糟糕了!猶記得某個星期六早晨,我站在他路克街(Luke Street)公寓的遠處等他,因為我們那天不知道為什麼要去慕林格爾(Mullingar)找他的前男友——那個年紀大又難相處的傢伙。我看見一個男人在他家門口跟他道別,似乎是在那過夜的一夜情對象。我什麼也沒有說,因為我愛他,因為我害怕他暴戾的脾氣,內心希望他會慢慢改變。事到如今,那道疤痕沒有完全癒合。

   然而,那位男友是所謂「公開」出櫃的人,第二位就不是了。奉勸各位——如果你還是個初出茅廬的同性戀,那就不要跟極度恐懼同性戀標籤的人約會。這種人只有在黃湯下肚之後可以放開自己享受性愛,但是酒醒之後就一概當作沒發生。戀情曝光之後,「騙人的!」他大吼著,而那些恐同的共同朋友們就會覺得我有幻想症,畢竟嘲諷一個同性戀男子要比揭穿一個說謊的人簡單多了。「至少他假裝自己是異性戀啊,」當時一個共同朋友這樣對我說,我覺得這句話好可怕,現在則是覺得好可悲——可見當時身為同性戀是多麼丟臉的事。愛情的懲罰竟是如此嚴厲,而那些選擇違背良心擁抱「正常」的人反而值得讚許。

   然而,對於同性戀男人來說,失戀不是最痛苦的事。痛苦的是愛上不該愛的人,愛上那個不可能回頭愛你的人。這樣的感情相當煎熬。我二十二歲那年因為暗戀一個朋友而被狠狠修理了一頓。他在一陣怒氣之中羞辱了我整個下午,他對待我的方式好像我撕爛了他兒時的泰迪熊並拿去餵狗一樣。儘管有過比較好的經驗,那個朋友在酒吧抱了我一下並告訴我,我一定可以走出來的,不會影響我們之間的友情。他說得沒錯,我走出來了,我們依舊是朋友。後來又碰上一個想要成名的傢伙,濫用我對他的感情作為斂財求名的工具,甚至在背後毀謗我。直到他汲汲營營的出版合約到手之後,我們就分手了,因為他不需要我了。

   如上所述,我的感情生活不是太順遂,我想很多四十多歲的同性戀也有相同感覺。我們的世代有點不上不下,上一代不可能出櫃,下一代則是在青少年時期就可以站在屋頂上放聲宣告出櫃。有個朋友說他十一歲的兒子班上最近有個同學出櫃了,太不可思議了!今天早上我經過雪梨大橋時聽見一個大概十四歲的男孩對朋友說,「他整天叫我臭玻璃,但是他明明是因為我不喜歡他才這麼生氣。」二○一六年我在倫敦過暑假,幾乎每天都會在海德堡公園的九曲湖散步。某天下午我看見一對年約十六歲的青少年手牽手在那裡散步,完全無視他人眼光,心中不禁嫉妒他們享有的自由。我到底是怎麼了?或許那就是我真實的感受。

   走筆的同時,我正在經歷人生的低潮。我人正在雪梨,我喜愛這個國家,這麼多年來也已經拜訪十次了——為了世界上最善良體貼的那個男人。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這段感情在二○一六年年走到了盡頭,於是我陷入了低潮。一段情自然有高低起伏,只是我以為彼此可以攜手到老,結果卻是兩敗俱傷。當然,兩情相悅才能成就一段感情,而毀掉一段感情也不是單方面的事,因此我難辭其咎。只是失戀是痛苦的,我沒有更美的詮釋方式。

   總之,這就是我的作品——《慍怒》。或許西羅爾艾佛瑞的故事就是我的故事,是我,不是我,也可能是過去的我。對感情的渴望並想要與某人共度一生並不是同性戀或異性戀的命題,而是人性。誰不會為了英俊的外表或善良的內心而傾心呢?除了繼續期望對的人會出現的那一天,我們還能做什麼呢?

   聖誕節將至,我正坐在雪梨最老的酒吧「戰事倖存者」(Fortune of War)中書寫這些字句。點唱機傳來什麼音樂呢?是阿哈樂團的《擁抱我》(Take On Me)——我沒在瞎說。說真的,這世界本身就夠荒謬了,誰會想看喜劇小說呢?
 

 

 


 
詳細資料


ISBN:9789869678896
叢書系列:愛小說
規格:平裝 / 624頁 / 15 x 21 x 3.2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本書分類:文學小說> 翻譯文學> 英國文學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