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mkqik_460x580.jpg

 

「大家都想給奈特貼標籤。」彼得.德利說:「他是憂鬱症?精神分裂症?躁鬱症?還是亞斯伯格症?」

 

 

 


二十歲的克里斯多福.奈特沒有告知任何人,在1987年獨自開車前往緬因州,沒有其他理由,只因為心裡萌生一個想居住在森林中的想法,他放棄車輛和一切人工製品,徒步行走於緬因州廣袤的森林中,只為了找到一個理想的藏身之處,長久安心潛藏在緬因森林,對外完全斷絕聯絡。

 


在森林中的隱居,要一直到2013年秋末因侵入住宅被監視系統通報給警方,奈特這位居住在森林長達27年的隱士,才被真正發現。

 


《森林裡的陌生人:獨居山林二十七年的最後隱士 (The Stranger in the Woods: The Extraordinary Story of the Last True Hermit)》一書的作者麥可.芬克爾 (Michael Finkel),原本也只是替雜誌寫稿的記者,在報紙上看見奈特的新聞,同樣喜歡獨自在大自然,實在對奈特的故事著迷,因此向監獄申請了探視,與奈特交心聊天,並且閱讀由奈特在森林居而衍伸出的許多相關報導或文學、歷史,讓這個本來並不複雜的故事更添新的枝枒與樹葉,成為一本相當好看好讀又令人深思的小品書籍。

 


作者麥可.芬克爾旁徵博引,從各種面向探討奈特的行為,並非企圖為了替奈特的行為脫罪或其他什麼的,而是想藉由他的筆鋒,讓世人更了解奈特這位神奇隱居人,以及隱居的目的為何?這個故事能從不同面向延伸到更遙遠的思考------隱居可能不為別的,真的只單純想獨自一人而已。

 

 

 


「隱居」或想獨自一人,有時候不是假惺惺的詩意,而是心裡真的那樣想。留在一般人的社會中,有那麼多應對進退的繁複禮節,想笑時礙於禮貌而不能笑,不好笑時又因為禮貌而必須要假笑;人類自以為文明的社交,其實對某些人來說是過吃苦的日子。

 


我個人也因為受到這樣的困擾,逐漸斷絕與親友的話語聯繫,訊息來嘛,想看就看,不想看就直接刪除。年近半百,我只想活得舒服,而那種所謂的舒服,是我自己定義的,不是社會或親人強加給我的。感覺上《森林裡的陌生人》應該想法也類似,只不過我一向習慣了文明世界的物質生活,只能中隱隱於市,雖然不與人來往,卻過著需要文明物品或書籍之類的基本維生品;不似奈特可以待在大自然的環境中,過著小隱隱於野的更不受打擾生活。

 


當奈特被迫回到現實世界時,太多複雜的事物同時洪水猛獸般向他湧來。法律最先來問他的侵入住居罪和偷竊罪;曾經被他偷竊過的人家,有人出面表示自己因此而每天擔驚受怕,卻也有人表示佩服奈特的只偷基本生活必需品而不碰任何有價值的物件。另一方面。許多號稱知名的心理精神學家開始對奈特的心理和行為作出種種臆想與猜測~~

也許是大腦異常------杏仁核受損?欠缺催產素?腦內啡失衡?艾德爾森先是列出好幾種症候群,最後乾脆放棄,開玩笑說:「我診斷他患有隱士症。」

「任何一種診斷都無法解釋所有的事。」

 


原來醫療社會學在努力給人去病化的同時,還是有一群大醫學者們拼命要將人入病化------而且這些發言的知名醫學家,沒有人真正與奈特接觸或談話過,他們只是閱讀警方的報告和警方轉述奈特對特定事件的說法,不愧是大學者,這樣也能拿來說出一篇文章。除了搖頭,還是搖頭。

 


與其做這樣漫無根據的胡亂猜測,不如就像《森林裡的陌生人》一書作者麥可.芬克爾這般腳踏實地,他因為對奈特生命歷程感到好奇,先是寫信與奈特溝通,再是多次自費由住居的蒙大拿州專程搭飛機到奈特所在的他州監獄企圖與他聊天------這樣當然也是相當不禮貌的行為,但是相較下來麥可.芬克爾的確用心得多。

 


利用探監機會,奈特順便請教作者,出社會後要如何與人「正常禮節互動」?於是他們多次練習了基本的眼睛看著對方眼睛說話,肢體動作表達的含意等等生活瑣事,但是奈特卻仍學不來如何向自己不想要的東西說要,遇見自己不喜歡的事,奈特仍不想忍耐,轉身掉頭就走。這是一種態度,一種與生俱來卻改不掉也不覺得應該感變的態度。

 

 

 


人類的世界太假,什麼都要以考慮以禮貌對方為先而勉強自己,這種社會生活很辛苦,奈特不想要,我也開始學習著躲開眾人目光------太強烈了,請你們將目光放在別處吧。要說我們有什麼疾病,隨便啦,只要不來打擾我們現有的平靜就好。

 


除了有「想要」的權利以外,應該也有「不想要」的權利。不要把自己的價值觀強植於他人身上,比起其他,更是一種禮貌。

 


我相信這就是奈特計畫的終點。他不打算把自己的任何思想、照片或意念留下來。沒有人會知道他經歷過的事。沒有人會寫下關於他的事。他只會無聲無息地從這世界上消失,這個熙熙攘攘的世界完全不會發現。他的消失不會在北湖激起一絲絲漣漪。那會是一段了無遺憾的生命,一個完美無缺的存在。

 


精巧細緻的文筆,深入人心的故事,麥可.芬克爾的《森林裡的陌生人》,五顆星推薦。

 

 

 

1.jpg

 

 

 

森林裡的陌生人:獨居山林二十七年的最後隱士
The Stranger in the Woods: The Extraordinary Story of the Last True Hermit


作者:麥可.芬克爾   Michael Finkel  @  2017
譯者:謝佩妏
出版社:大塊文化 
出版日期:2017/07/31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2138052
規格:平裝 / 212頁
出版地:台灣
本書分類:人文史地> 世界史地> 人物史/傳記
本書分類:社會科學> 文化研究> 文化人類學
本書分類:社會科學> 報導文學

 

 

 

Strangerinthewoods.png

 

 

 

 

轉載自~~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59236

 

 

《森林裡的陌生人》內容簡介


【每個人心裡都藏著一位隱士。】

 何謂幸福的人生?
 梭羅說:「失去全世界之後,我們才開始找到自己。」
「世上我不想要的事物何其多!」——蘇格拉底,西元前約四二五年


   ★現代隱士克里斯‧奈特小檔案──

   ⊙他在車諾比核災發生的同年、一九八六年,開始緬因州林子裡的獨居生活,自此沒再開過車、花過一毛錢。

   ⊙他從未使用過網際網路,沒發過email,也不知道父母仍否在世。

   ⊙二十七年來,他沒看過醫生,也沒吃過藥,因為他幾乎沒有跟任何人接觸。

   ⊙他承認每年大概要闖空門四十次,偷的大都是食物、煤氣桶、書籍等民生用品,而且都是趁屋主不在時才會闖入。他全身上下,除了眼鏡,都是偷來的。

   ⊙緬因州北塘鎮的鎮民幾十年來覺得鎮上魅影重重。有時是手電筒電池不見,有時冰箱裡的牛排消失,烤肉架上新的瓦斯罐有時會被換成舊的。鍋子、大衣等物品也無緣無故沒了蹤影。

   ⊙奈特隨著季節度日,春天時採集、把自己養胖,才有辦法度過緬因州的嚴冬。他在野外生活,卻從不生火,以免透露形跡,只在夜幕低垂時離開營地。

   ⊙他趁夏天趕進度補足過冬所需的物資,尤其是囤積瓦斯罐跟食物。有幾次,他幾乎過不下去,瓦斯跟食物都用盡,只得靠冥想。他甚至考慮過自殺。

   ⊙二○一三年,他闖入「松樹」夏季營地時,啟動了警報器,隨後被捕入獄。距離監視器拍攝到他的身影,已經過了十一年。

   ⊙隱士並非現代產物,但是奈特自成一格,他和外界全無溝通,從未拍過照,也不記日記,過著無人知曉的孤立生活。

   ⊙他寧願獨自生活在野外,也不願妥協,回到一般正常的生活。除了不事生產、必須靠偷竊物資過活,他的選擇出自絕對的自由意志。若非偷竊被逮到,他需要的只是社會的漠視。

   ⊙每個人的內在都有屬於「少數」的成分,為了順利適應群體生活、提高個人存活率,或壓抑,或轉化,但這不代表這部分的需求可以被忽略。克里斯‧奈特堅持離群索居的行為,代表了每個人內在無人知曉的那一面的放大版。


 很多人都做過逃離現代生活的美夢,但實際採取行動的人少之又少。
 這本書是一名男子獨居緬因森林長達二十七年、實現這個夢想的真實故事。
 而他之所以遠走高飛,不是為了逃亡避難,純粹只是想獨自生活。


一九八六年,二十歲的克里斯多福‧奈特開車離開麻州的住家,前往緬因州,從此潛藏在緬因森林中。聰明內向的克里斯獨居林中期間,從未與人交談,直到將近三十年後行竊被捕,才開口說話。即使在零下嚴冬,他依然在帳篷裡度過,憑藉勇氣和機智存活下來,並摸索出儲存食物和用水的巧妙方法,避免自己在野外凍死。他闖進附近的小木屋偷取食物、衣服、書刊和其他日用品,雖然只拿走基本生活所需,卻嚇壞了附近的居民。多年以來,住戶深受其擾,卻都無法破解接二連三的離奇竊案。

本書根據作者與奈特本人的多次訪談寫成,對奈特與世隔絕的生活做了詳細而生動的描述,也探討他為什麼離開塵世、隱居生活的所見所得,以及重返社會後面臨的挑戰。故事不但扣人心弦,也思考了孤獨、社群,以及何謂幸福人生的課題,讓一個決心按照己意過活並一一突破困境的隱士躍然紙上。

 

 

 


名人推薦


   小野 作家
   李取中 《大誌雜誌》總編輯
   李偉文 牙醫師.作家.環保志工
   許皓宜 諮商心理師
   詹偉雄 《數位時代》創辦人
   推薦

 

 

 


各界佳評


   作者發掘了一個故事,徹底翻轉我們對人生在世兩大課題的認知——人際關係和大自然。讀來相當震撼,過了好幾個禮拜,我仍在思考這個故事對我們的社會,甚至對自己的人生隱含的意義。——賽巴斯提安‧鍾格(Sebastian Junger),《超完美風暴》作者

   一則深刻動人的寓言……作者如有魔法……不只召喚出他跟書中主人翁之間非比尋常的難忘友誼,也把人類在這個喧囂世界裡尋找意義的歷史攤在讀者眼前。——麥可‧帕德尼提(Michael Paterniti),《送愛因斯坦回家》作者

   克里斯‧奈特是個美國奇葩。一個遺世獨居超過四分之一個世紀的人。我一口氣就把這個教人難忘的故事看完了!——約翰‧維揚(John Vaillant),《復仇與求生》作者

   故事驚人,讓人欲罷不能……作者的筆調簡潔明朗、平易近人,令人耳目一新,觀點公正,富於同情。——勞倫斯‧韋施勒(Lawrence Weschler),美國國家書評獎得主

   對逃離人世紛擾、挖掘內在,從存在本身而非行為之中尋找意義的另類反思。——馬丁‧希史密斯(Martin Sixsmith),《遲來的守護者》作者

   引人入勝……敘述緊湊,讓人一頭栽進去……發人深省,在腦中縈繞不去,促使讀者重新思考何謂現代社會、人對意義的追尋,以及孤獨對人的影響等問題。——史蒂芬‧布查(Stephanie Bouchard),《波特蘭新聞先驅報》

   奈特棄絕人類社會的動人紀錄……極具說服力。——《出版者週刊》

   緊緊抓住讀者的目光……讓人一窺這個時代最神祕之人的生活和思想。——約翰‧霍里尤(John Holyoke),緬因州《班戈日報》

   生動,明快……細膩探討一名隱士的神祕生活。——羅莉‧賀輒(Laurie Hertzel),《明星論壇報》

   令人無法抗拒……作者說故事的功力一流。——莎拉‧沃克‧卡倫(Sarah Walker Caron),緬因州《班戈日報》

   研究詳盡……值得一讀……一個執意脫離社會者的驚人紀錄。追根究柢,本書深入思索了社會期待對人造成的痛苦,以及人皆有之的逃離渴望。——麥克‧哈里斯(Michael Harris),多倫多《環球郵報》

   本書一方面從實際面、心理面和策略面探討了隱士的生活,另一方面也呈現隱士對一般人的吸引力——為什麼我們總是為之著迷,卻也經常因之深感挫折。——科林‧迪基(Colin Dickey),《新共和雜誌》

   本書適合在營火旁閱讀,備好熱水瓶為佳,伴著一杯甜甜的溫酒,輕鬆就能讀完……它提出各式各樣的深刻問題,例如孤獨對人的意義、受苦的價值,以及人對生命的不同渴望。——珍妮佛‧山尼爾(Jennifer Senior),《紐約時報》

   發人深省……研究透徹,充滿同情……作者把奈特的童年記憶、如何在林中求生、法律訴訟、最後不得已回歸社會的過程,與歷史上各式各樣的隱士紀錄及其動機,巧妙地融合在一起。——愛麗絲‧凱瑞(Alice Cary),《書評月刊》(BookPage)非小說首選

 

 

 


作者簡介

 麥可‧芬克爾   (Michael Finkel)


美國記者、作家。著有《真實的故事》(The True Story: Murder, Memoir, Mea Culpa)一書,於二○一五年改編成電影。報導文章散見各家媒體,如《國家地理》雜誌、《GQ》、《滾石》雜誌、《君子》雜誌、《浮華世界》、《大西洋》雜誌、《紐約時報雜誌》。目前定居在蒙大拿州西部。

 

 

 


譯者簡介

 謝佩妏


清大外文所畢,專職譯者。

 

 

 

 
詳細資料


ISBN:9789862138052
叢書系列:Mark
規格:平裝 / 212頁 / 14.8 x 20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本書分類:人文史地> 世界史地> 人物史/傳記
本書分類:社會科學> 文化研究> 文化人類學
本書分類:社會科學> 報導文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aRay  的頭像
TinaRay

劃錯重點的另類閱讀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