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F7974  

 

J醫師:


很抱歉,今天只帶了我媽的健保卡來(我們希望能開一些讓她日常生活舒服的藥)。

我沒有能力帶她親自前來,一是她幾乎坐不住輪椅,大部分時間只能臥床。其二是,我不想讓她抽血,再無謂地痛一次。




J醫師,站在醫師的角度,您有相當崇高、令人景仰的醫術與醫德,十多年來,直到寫信的現在,我都一直這樣相信著。

但,我媽媽已經用肉身抵抗化學治療滿8年了,試想,要一個6、70歲的老人家做這件事,不,它當然沒有錯,只是,我媽的身體為了對抗癌症的同時,也默默打了8年的「毒針」,換個角度看,這是事實,對嗎?




我的身心科醫師告訴我:「Tina,妳一定要給J醫師時間練習放手,他對妳媽媽的愛並不比我們任何一個人少,只是因為J醫師還身兼主治醫師的角度,所以他會比我們都難放手。」

這是10月21日我因重度憂鬱症定期去看診時,T醫師對我說的話。

這位T醫師的母親與我媽是C女中好同事40多年,當然T醫師也和我從小就很有私交,他將我媽媽視為自己的親阿姨看待,也一直以身心科醫師的身分控制住我的重度憂鬱症不要太密集發作。




T醫師的叮嚀提醒了我。

J醫師,對不起,我一直忘記您跟我們所有人一樣愛我母親,甚至更愛。

您們是20年的好友、好工作夥伴,此外您不斷地一次又一次將她從死神手中搶回來,還給我,還給所有愛我媽媽的人。

您的愛不比我這個做女兒的少,只是,愛她的方式不同,如此而已。




母親入住護理之家後,坦白說我很輕鬆,我知道定時會有人照料她,有小狀況時護理師也會和我討論。

我可以安安穩穩睡上一晚又一晚,跟過去的提心吊膽不一樣。

她也和外勞相處愉快,大家都喜歡她是個親切的婆婆。




每天中午(10:30~12:30)和晚上(17:00~19:00),我會過去陪母去吃飯。﹙ps.早上吃飯時間是5點,j我實在起不來﹚。

她已經無法好好自己拿湯匙吃飯,需要旁人餵,但是感恩您開的麥格斯口服劑,她食量大開,除了護理之家的三餐供餐以外,她盡情享受親友或我帶去的各種蛋糕、甜食、點心、煎魚鮮魚湯開胃菜、飲料……等等。每天我感覺她都吃得很幸福。




至於排便,我與護理師討論出飄立清早2+晚2的吃法,她每天都能上兩次廁所,不用費力,合計約500~800公克,沒有「拉稀」,都是軟便,我媽自己非常喜歡現況。

血壓部分大多是在150以下,偶有幾次是15幾,但問她,她都說沒有不舒服,降血壓藥我們備而不用。




唯有一點是,10月8日那天看護幫她洗澡時,不小心讓她滑倒,磴坐在磁磚上,之後她一直喊「尾椎」處會痛。

起初是只吃普拿疼,一天吃4、5顆也不見效、後來我想到治療關節炎的用藥 Mobic骨敏捷 長效錠,我的牙醫經常讓我吃這顆止痛藥。

我拿去讓母親每天早上服用一顆,護理站說效果很好,之後她只偶爾會在下午或晚上時,再討一顆普拿疼吃,但,吃了也就沒有再喊痛了。




母親現住護理之家的地址是:X區XX路二段X巷XX號『護理之家』,6樓的雙人房。

母親幾乎記不住/ 或是認不出去看她的親友,認不出我和我先生的次數也越來越多。

但我不難過,因為我們以前聊過,如果她失智症了,她要我不要猶豫,直接送她去安養之家,偶而去看看她,讓她感覺周圍的人雖不認識但都對她好親切這樣就可以了。

現在,我每天都在做這件事,兩次。

我可以感覺她是平靜而時帶些快樂的。




無論如何,J醫師,我只想說,謝謝您,這麼多年,這麼多事。




晚 Tina敬上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