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照-1  

 

 

一九八八年「五二○」農民示威的那個晚上,我高二,忙著校刊社的事情,天天窩在社辦。我和老戴……








就這麼輕輕巧巧翻閱馬世芳《耳朵借我》一書的前幾個字。一九八八年就讀高二,想來作者和我的年齡相差不遠。作者馬世芳有個鼎鼎有名、號稱『民歌教母』的母親陶曉清,對音樂從小耳濡目染。




我真好奇二十幾年過去了,回首後青春期乃至大學時期的華文流行音樂,我們……作者馬世芳和我,我們還保存著的記憶有多少相似之處、或者有完全矛盾的想法呢?








真可惜忽略了性別是女或男,我想這還算挺大的變數。




那幾年雖然就讀社會學系,也熱衷於主持地下電台節目參與各色社會運動但…….地下樂團的音樂,至今我仍敬謝不敏。我很要好的同學的哥哥還開了一家可愛萌動物為名稱的非主流音樂唱片行,現在仍然生存著,我常常想向他致意。




自二○○○年前後,台灣政治環境風起雲湧,為了推翻老國代,為了各式各樣的議題社會運動排山倒海而來。妙的是,閱讀閱馬世芳的《耳朵借我》書中的歌曲,我挺尷尬地發現,幾乎每次活動或某種特定社會運動,都會存在一至兩首鼓舞人心的歌,然而這些歌,我還真的都沒聽過。




怎麼一回事呢?我非常認真的思考了一下,也許跟我的人到社運活動現場,AIWA牌 WALKMAN 耳機卻總是塞在耳朵裡有關我總是聽著辛曉琪、陳淑樺、齊秦、前期的陳昇、萬芳……簡而言之就是彼時的『滾石幫』------當年錄音帶居多,滾石音樂除了在選歌挑歌的歌詞上相當用心以外,專輯內的紙本文宣封面與內容更是做得嚇嚇叫得驚人總能讓我一邊讀閱讀一邊心嚮往之。




我人也許身在某一個我已然搞不清楚到底在抗議什麼場合了------因為大家都覺得當時我很好『央請』------於是,T恤、牛仔褲,側身小背包裡丟幾碟喜愛的錄音帶,哪管它哪個場合?只要有人指揮我就往前走。




然而,二十年後的我想問------我有沒有不小心跑錯『攤』過,明明是綠的,卻跑到藍的來吃便當?嘿嘿嘿,我還真不敢確定呢!




閱讀馬世芳的《耳朵借我》,寫的是我們那個年代,某些社會運動者、特別是反抗音樂或地下樂團的記憶。




我一個遇見歌曲就柔情似水到不行的夢幻女大學生,記憶中實在完全沒有這些歌存在的空間。




羅大佑、後陳昇加新寶島康樂隊、吳佰榮登我『最不想聽到男歌手前三名之列,理由是~~吵死了,,根本聽不出你們在吶喊什麼------吶喊也要口齒清晰一些呀。




最後出現五月天和周杰倫,我聽華語流行歌曲的『氣數』總算用盡了,理由是~~啊~~世界上的好歌好詞都被那幾年的滾石幫------李宗盛姚謙易家揚、陳沒給寫光了。








但,在馬世芳的《耳朵借我》一書,我讀來一個很珍貴的資訊,那是寫在〈輯三  溯流靜聽〉裡的文章〈這句其實唱錯了?〉




大家都知曉,格主從前年起瘋狂追逐李宗盛演唱會,也忍過一路14小時的舟車(飛機)勞頓,到過L.A及N.Y只為欣賞李宗盛『既然青春留不住演唱會』。其實很少人曉得我並非奔著李宗盛而去,我其實是奔著他為娃娃金智娟寫的〈飄洋過海來看你〉一曲而去。




這首歌,收藏我年輕時的許多秘密------都是美好的,美好得令人捨不得取出那些記憶來回味。




馬世芳在《耳朵借我》一書p.207頁這樣寫道:


……中文歌詞卻有一「誤」,積非成是,就是把「不能自已」唱成「不能自己」,「已」是終結、完了之意,「不能自已」即「無法控制自己,情緒激動壓抑不下來」。把「自已」唱成「自己」,意思也就不通了。




是這樣嗎?「不能自己」的意思才是「激動得無法控制自己」吧?




我沒有惡意,只是單純為我喜歡的歌,找一個我喜歡的解釋,如此而已。

 

 







我的耳朵無需借你,你的耳朵當真不賴。 By李宗盛
 


 

 

 

 

 

 

 

 

com  

 

 

 

 

 

 

 

 






耳朵借我

•    作  者:馬世芳  @ 2014
•    出版社:新經典文化
•    出版日期:2014/06/04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5824211
•    規 格:平裝 / 272頁
•    出版地:台灣
•    本書分類:文學小說> 華文創作> 散文
•    本書分類:藝術設計> 音樂> 音樂家傳記/文集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