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acebook.com/emilypublishing?fref=ts

41CAWYDD6WL._SL500_AA300_  

Ulik au pays du désordre amoureux

 

 

Dear 嗜書同好們

愛米粒將於六月上旬出版《寂寞的公因數》,私下邀請部落客搶先閱讀,並公開發表心得在部落格中,即可獲得新書一本!

以下是詳細活動時間和書籍簡介,歡迎廣邀嗜書同好報名參加!



【活動時間】2013/04/10~2013/04/15



【活動辦法】

1、 直接回覆alan@morningstar.com.tw愛米粒出版-吳先生。並在信件上註明「我想參加《寂寞的公因數》搶先試讀活動!」

2、 並附上您真實姓名、聯絡電話、地址、電子郵件、blog名稱及網址,愛米粒出版預計將會於2013/03/22前儘速寄出試讀本給您。

3、 試讀本索取限量10名,想搶先試閱的朋友 歡迎來信報名索取試讀本!

4、 即2013年04月10日起至2013年04月15日,請在您的blog發表關於新書閱讀心得(字數300字以上),並完成下列動作,在新書上市後即可免 費獲得上冊一本!

(1)    將心得發表在個人部落格。(也歡迎於twitter、weibo、Plurk、Facebook、anobii、書店心得版、PTT上、痞客邦及其 他網路論壇協助宣傳)

(2)    將心得word檔及發表網址寄至alan@morningstar.com.tw給愛米粒出版-吳先生,信件主旨並註明「我要繳交《寂寞的公因數》 搶先試讀活動心得!」



【注意事項】

1、文章嚴禁盜用他人作品,一經查證屬實,將取消獲贈新書的資格。其違反著作權之法律責任請自行負責,一概與愛米粒出版有限公司無關。

2、文章心得並同意授權做為愛米粒出版有限公司出版行銷使用。

3、書稿有限,若報名人數超出部分,愛米粒出版有權利斟酌決定最後試讀人員。

4、參加者僅限居住於台灣。




關於作者

弗杭蘇瓦‧樂洛赫François Lelord───

1953年6月22日出生於巴黎,精神科醫師及作家。求學時期主修醫學及精神科醫學,1985年獲博士學位後,前往美國洛杉磯加州大學擔任博士後研究員,返國後始嘗試寫作,長踞各國暢銷書榜,全球發行超過百萬冊。

他善於以淺顯易懂的文字,經由寓言式的手法,為普羅大眾闡述精神醫學方面的主題,風格頗受《小王子》作者聖修伯里及伏爾泰的影響。目前受聘於亞蘭-卡本特基金會擔任精神科醫師,經常往返於巴黎及曼谷兩地。




關於譯者

尉遲秀───

一九六八年生於台北。曾任報社文化版記者、出版社文學線主編、輔大翻譯學研究所講師、政府駐外人員,現專事翻譯。譯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笑忘書》、《雅克和他的主人》、《小說的藝術》、《無知》、《不朽》、《緩慢》、《生活在他方》、《相遇》、《戀酒事典》、《渴望之書》(合譯)等書。





故事簡介

◎你我曾想過...人們的孤獨究竟會有多大的公因數?

◎或許你不知道遠在7,500km的國度,因紐特人的社會裡得不斷地分享才能活下去。

◎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瘋狂世界,這樣完美的女人怎麼會有人將她遺棄在孤獨裡?

◎一個四十歲的會計去追年輕的女孩,他就是個噁心的老頭,可是如果他是個大人物, 他和一個大學生有戀情,那就是個神奇的愛情故事,或許就是文明世界裡有趣的地方。

◎在因紐特的國度或許沒辦法讓自己享受那種奢華,我們需要彼此來養活整個家。可是 文明國度裡那種奢侈卻有個代價,那就是很多人都得忍受那種孤獨。

一場戰爭之中,人們都張牙舞爪的,這是一種反射動作:『如果您不是跟我們同一邊的,您也就代表是反對我們』。



 

內文試讀

「尤利克,您覺得西方女人怎麼樣?」
「很漂亮。」
「謝謝。可是因紐特女人不漂亮嗎?」
「當然漂亮。不過兩種不同的風景可以都很美麗。」
「在您看來,一個因紐特女人生活在這裡會快樂嗎?」
「我想她會很快樂,因為她會發現你們這裡有一大堆美容產品。在我們那裡,女人們也試著製造一些美容產品,可是她們的選擇不多,只有一些動物的油脂。」
「她們還會喜歡什麼?」
「她們可以學一項專長,一門職業,像你們一樣。不過或許她們並不想。」
「為什麼?」
「她們過去的習慣不一樣,而且如果她們跟男人有一樣的職業,那要男人做什麼?」
「可是我們這裡就是這樣啊,您也看到了,女人和男人可以做的職業幾乎一樣。」
「是啊,我很清楚。我知道在這裡的職業裡,女人可以和男人一樣好。甚至在我們那裡也一樣,有些女人也很會駕馭雪橇狗,她們很有勇氣。」
「您覺得這裡的女人也跟因紐特女人一樣有勇氣嗎?」
「那不是同樣的勇氣。因紐特女人必須面對寒冷、飢餓,經常還要面對她們新生兒的死亡,當然了,當她們離開營地的時候,碰到一頭熊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那這裡的女人呢?」
「我可以把我想的講出來嗎?」
「當然可以,尤利克。」
「我覺得這裡的女人很有勇氣面對孤獨。就算是我,剛開始的時候,對我來說,要一個人留在房間裡是很難的事:這種事在我的家鄉幾乎不會發生。可是我知道在這裡,很多女人都獨自生活,沒有男人。」
「可是這可能是她們自己選擇的。」
「或許是,不過不論是不是自己選擇的,面對孤獨都需要很多勇氣。跟面對寒冷或面對一頭熊的勇氣需要一樣多的勇氣,就算是不一樣的勇氣。」
「那在您看來,為什麼她們會獨自生活?」
「我不知道,我還沒完全瞭解你們的文化。」
「您沒有一點想法嗎?」
「我想這裡的女人沒讓人覺得她們需要保護,所以,或許男人就覺得他們不必留下來。」
「您認為留在一個女人身邊就是為了保護她嗎?」
「在我的家鄉是這樣的。不然她們怎麼會有東西吃呢?不過,當然,如果我們還能愛這個女人是更好。總而言之,在我的家鄉,女人應該結婚、生小孩,我們的人太少了。」
「所以您覺得這裡的女人和因紐特女人很不一樣。」
「外表上當然很不一樣。在這裡,女人說的話比較多,我甚至看過女人指揮男人。」
「那麼,她們就不再需要男人來保護她們囉?」
「我不知道。我相信她們或許有需要,可是這已經變成只是一種感覺了。我相信她們喜歡感覺受到保護,就算她們已經不需要了。不過說不定這裡的男人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做了。」
「可是您不覺得女人也可以保護男人嗎?」
「當然可以。譬如,她們不停地幫我們修補衣服,保護我們不會受寒。」
「當然了,不過當您悲傷的時候,或是您不知道如何從某個情況裡抽身的時候,她們也可以保護您。」
「或許吧……有些女人比較懂得保護別人。有時候,當男人覺得自己脆弱的時候,她們很懂得如何安慰人,這是真的。可是男人平常最好還是表現出強悍的樣子。」
「您有可能愛上這裡的女人嗎?」
「有啊,可是我在家鄉已經有未婚妻了。」
「如果沒有呢?」
「我應該會墜入愛河吧。」
「因紐特人墜入愛河的時候會怎麼樣?」
「我們會不停想著我們愛的人,看到她的時候會覺得很快樂,離開她的時候會覺得很痛庫,我們會害怕她喜歡另一個人,我們工作的時候很難集中精神。」
「嗯,和我們這裡也很像。」
「是有可能的。不過一個男人愛得太多不是一件好事。」
「為什麼?」
「因為他有可能失去他的力量,變成一個比較差的獵人,或是被他的女人指使。」
「您有可能讓一個這裡的女人指使您嗎?」
「確實這裡的女人比較有指揮人的習慣。我不知道。我或許會不太習慣吧。在這裡,我沒有工作,所以是她養活我的話,那她就可以指使我。可是我不知道我們有沒有辦法再繼續相愛。」
「為什麼?」
「因為一個女人要愛一個表現得不強悍的男人比較難。會讓人想要做愛的是這個部分。」
「因紐特的女人是這樣的嗎?」
「是啊。這裡的女人我就不知道了……我不知道她們墜入愛河的原因是什麼。」
「因為愛在因紐特丈夫和因紐特妻子之間還是很重要嗎?」
「是啊,當然是。可是如果男人和女人之間沒有好的交換規則,愛也不可能持續。每個人都得開心才行。在我的家鄉,每個人都知道自己的角色。」
「在我們這裡不是嗎?」
「我還不瞭解你們男人和女人之間的交換系統。當然不是說它不存在,只是不管怎麼說,它好像不是很清楚。」
「您有沒有什麼建議可以給我們的女性讀者?」
「讓男人產生保護你們的欲望。」
「可是如果男人已經不懂得怎麼做了呢?」
「這樣的話,我就不知道了。他們可以重新學習嗎?我想一份大型的雜誌,像你們的雜誌,應該可以解釋給他們聽。」
「謝謝您,尤利克。祝您在我們這裡住得愉快。」
「謝謝你們熱情的接待。」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