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老師和師母一直有愧,直到今時今日,也應該會是一生。

 

 

 

 

聽學弟妹們輾轉告知老師生病的消息時

我承認,當時的我挺樂觀的

一方面是當時母親的癌症不是治癒了嗎?而且我們周遭好多正在痊癒中的病友

一方面也許是射手座的外在樂觀蒙蔽了我自己

 

 

 

 

想上台北看看老師,師母託人傳來訊息說不用

我還真天真地想︰那就等老師病好了再去研究室跟他聊天

老師是射手座,性格上很多小細節和我很相像

其中之一就包括︰

在人前永遠只展現陽光而開朗,討厭被別人看到自己無助的樣子

 

 

 

 

老師走了

告別彌撒上覺得好似一場老師常會對我們開玩笑演出的騙局

老師沒有走,或者說,老師只是搬家了

搬離開我所唯一認識的他的研究室那個家

搬去別的地方了

有一天,他還要突然打電話給我說︰

「ㄚ頭呀,妳論文這邊不行哪………

 

 

 

 

後來的幾年,慚愧的我只能透過寫信和從來不認識的師母連絡

我只想,師母並非知道全部的老師

------就算師母能讀懂老師所有發表的研究,也不會真的知道學生眼中的老師是甚麼樣子

 

 

 

 

我將腦子裡的記憶一一翻出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