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blog.udn.com/heliopolis2009/4793161

-無聲無息的消失-
       海洋世界是一個奧妙的神祕世界,是完美犯罪的絕佳地點。少有線索、沒有討厭的目擊者、沒有調查員。海洋物種是如此多樣化,牠們更可能神不知鬼不覺地消失。今日的海洋中可列出二十三萬(只佔總生物多樣性的15%)個物種,然而每年的清單卻會增加一千三百到一千五百個新物種。單是魚類便佔所有脊椎生物半數以上,脊椎生物總共有四萬八千種。就分佈狀況來看,58%的魚類為海洋物種,41%為淡水物種,1%則是生活在這兩種水域之間。在被描述出來的一萬四千五百種海洋魚種當中,大部分(69%)生活在不深的水域,像是珊瑚礁地區。只有2%生活在廣闊遠洋水域的水面上(主要為表層魚類)。根據卡爾頓(Carlton)在一九九九年所建立的清單,在過去三百年當中,只有幾種海中物種從深海裡消失,而且並沒有任何魚類消失的確實證據。僅有十二種海洋物種被視為絕種,包括三種海洋哺乳動物、五種鳥類,以及四種軟體動物。
       不過在二○○三年,一位英國研究人員尼克•杜爾韋(Nick Dulvy)與他的合作夥伴發表了一份更為完整的研究報告,依局部、地區或全球的規模,建立絕種的海洋物種的全貌。他們的報告嚴格多了。這支團隊對一百三十三種絕種的動植物進行考證(哺乳動物、鳥類、魚類、軟骨魚類、棘皮動物、軟體動物、節肢動物、環節動物、腔腸動物及藻類)。就所使用的研究技巧來看,這個數字被視為是絕種數目的低假設。
       一種生物從最後一次被見到,一直到牠被宣佈絕種為止,平均期限為五十三年。導致絕種的因素很多。不過開發看來是主要因素(55%),接著則是棲地的喪失或惡化(37%),其餘因素則是物種入侵、氣候變遷、污染或疾病。由於過漁而導致局部或區域性絕種的物種包括海獺、海象、儒艮、多種魟魚、鯊魚以及珊瑚礁魚類。在魚類或是軟體動物方面,我們可以舉出在春天產卵的冰島鯡魚,以及東北太平洋的鮑魚。許多熱帶海洋魚類因為是混獲,所以遭遇同樣命運,例如魟魚。
       二○○七年時,蒙特盧納(Pablo del Monte-Luna)與其合作夥伴發表的一份研究顯示,杜爾韋所提出的數字有時過於誇大,好幾種群體甚至被誇大到接近百分之五十。某些被宣布絕種的物種其實還活著,最近甚至還被統計出幾個樣本。東北太平洋的海獺數次在加州被看到,五隻儒艮也在中國海岸被看到。如果說灰鯨已從瓦登海(Wadden)及大西洋消失的話,牠們在太平洋倒是數量眾多。杜爾韋宣稱絕種的幾種魚類及鯊魚,偶爾會在海洋學考察活動中被觀察到,或是在漁獲的樣品中被看到。一九六○年代法國漁場停止捕獵灰鰩(Raja batis),一九八○年代愛爾蘭海以及北海的大部分漁區也禁止捕獵,一直要到這時,人們才開始累積此物種絕種風險的跡象。不過牠始終出現在東北大西洋某些有限的區域中,儘管很低調。同樣的,另一種人們以為在一九九八年絕種的大魟魚(Dipturus laevis),又偶爾在難以用拖網捕獵的庇護區被觀察到。
       關於海洋多樣性的知識既分散且零碎,而且不易取得。在陸地上,我們有時可觀察到某物種的死亡。一九一四年九月一號,最後一隻美國旅鴿(Ectopistes migratorius)在辛辛那提的動物園死去了,然而牠卻曾是數量極豐的物種。在海中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宣布某物種絕種,即使談不上危險,也是很棘手的事。無論如何,海洋物種保育問題讓許多關於海洋生態系統運作的偏見站不住腳,這個運作模式從前被漁業視為是既定成果。從前人們尤其認為,跟陸地動物相較,海洋動物較不易絕種,因為牠們在化石的紀錄中,一般都出現得比較久。矛尾魚(Latimera chalumnae)以及其他多種今日瀕臨絕種的海龜,似乎無法證實這項假設。最後,漁業的基本教條也站不住腳了:繁殖力強的魚種並不比其他物種不易絕種!
        漁業還建立在另一個並不總是被公開表達出來的論點上,根據此論點,漁場出於經濟考量,會停止捕撈變得過於稀有的物種―然而事實卻經常不然。一方面,如同我們在下一章即將看到的,少有漁場是單一物種的,而且存在眾多混獲。即使漁場停止鎖定瀕臨絕種的物種,還是有可能繼續捕撈到牠們。另一方面,許多物種變得稀少後,價格便愈來愈貴,因此更令人覬覦。許多大型底棲魚類(住在水底附近),例如石斑,便是一例。諸多物種如今被視為奢侈美食,例如某些大型珊瑚礁魚類(蘇眉魚或南方黑鮪魚),或是被當作催情物,例如海馬(Syngnathidae),以及有錢的日本饕客愛吃的危險河豚。
       物以稀為貴。黃唇魚(大型石首魚科)的魚鰾可高達每公斤六萬四千美元,而在倫敦機場,現在每公斤鱘魚卵要價超過三千五百英鎊。同樣的動力也適用在養魚愛好者身上,他們尋找顏色、體型充滿異國色彩的稀有魚類。
       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的紅皮書列出易危與瀕危物種,其中包括多種魚類,像是大西洋鱈(Gadus morhua)、北海黑線鱈(Melanogrammus aeglefinus)、南方黑鮪(Thunnus maccoyii)、多種鯊魚,以及大石斑(Epinephelus itajara),這標示了一個轉捩點。今日紅皮書上包含一百種以上的海洋魚類,牠們的豐度大量減少,或是局部地區的族群已經絕種。人們進行辯論,以確定這些物種是否真的遭到絕種的威脅。辯論持續著,與此同時,漁場消失了,遭到濫捕的物種愈來愈罕見,而眾多海洋物種的滅絕出現在眼前。 

 

↑本文摘自《沒有魚的海洋》第二章---無聲無息的消失 / 山岳出版 ‧ 日月文化出版集團

延伸閱讀
>  【贈獎迴響】為魚發聲,串連拿好禮 
>  【新書介紹】沒有魚的海洋──揭開超級掠食者的大屠殺真相
> 抓魚、吃食與養魚
> 漁撈是盲目的,而造成的浪費也是巨大的。
> 只為了一道珍饈,每年有大約三千萬至五千兩百萬的鯊魚被殺…

串連小貼紙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