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鶯鶯1993年出版的【寧願相信】專輯裡有一首不太起眼的歌曲----[我曾愛過一個男孩]。

 

 

我曾愛過一個男孩   他說我像花一般的美   在每個月光的晚上  他來到我窗前歌唱  歌聲輕輕的揚起   我心兒也跟著顫動   卻不知道為什麼哭泣   睜開眼他已經離去

那年妳大三, 有一個暗戀已久的同班同學。 說是暗戀也很奇怪 , 本來只是不分性別玩在一起的好朋友, 後來卻發現自己屢屢在人群中尋找他的身影, 等待他轉過身來看見妳時, 眼睛裡滿滿的笑意。

 

 

那男孩離開了家鄉   到一個雪深的地方   在每年春天雪融以前   他寄給我一張紙片  春風輕輕的吹起   我心兒也跟著顫動   卻不知道為什麼哭泣   想告訴他我想念你

妳們不可能有結果的, 因為各自的家庭背景不同, 各自都背負了父母對妳們的不同期待。大學畢業服完兵役以後, 一大群好同學送他撘上了飛往歐陸的飛機。妳則會固定在每年耶誕節收到他的卡片, 和一張他駐立在大雪紛飛的歐洲街頭的照片。

 

 

 

我曾愛過一個男孩   他也許已經兒女成群  在每個冬天的晚上   在爐邊教他們歌唱   爐火慢慢地燒著   我心兒也跟著顫動   卻不知道為什麼哭泣   莫非我還依然年輕

 

習慣聽華語流行音樂的人就知道, 1993年的黃鶯鶯和陳昇, 是兩個怎麼想也搭不在一塊兒的兩個名字。收藏過【寧願相信]專輯的粉絲一定曉得, 這是一張”十足陳昇個人風格的黃鶯鶯專輯”, 兩個差異性如此大的歌手, 搭配起來卻不突兀, 感覺聽見一個反璞歸真的黃鶯鶯。

 

過幾年,偶然讀到詩人陳黎先生的散文集《晴天書》,書上陳黎先生說自己曾經寫過一首短短、很簡單、可是卻一再輾轉被傳唱的歌, 很有趣的是 : 歌詞竟然就是 [我曾愛過一個男孩] 的歌詞。只不過當初陳黎先生將這首歌命名為 [故事] , 原曲則是一首德文歌曲。

 

《晴天書》裡附了歌詞和歌譜,妳試著唱了幾次, 總覺得黃鶯鶯/陳昇版本的,比較唱出妳心裡那份苦澀的感覺。

 

時間就這樣過去, 妳們兩人就僅僅這樣,每年彼此一張卡片, 帶來飄洋過海的問候。但是, 有些感覺是時間帶不走的……

 

 

2001年, 由於家族事業的關係, 妳變成一個經常需要台灣全省跑來跑去的人。有一天深夜在高速公路上飛馳到下一個城市的路上, 從收音機裡有聽見這一首歌:

我曾愛過一個男孩 他說我像花一般的美    在每個月光的晚上 他來到我窗前歌唱  ………  爐火慢慢地燒著 我心兒也跟著顫動  卻不知道為什麼哭泣 莫非我還依然年輕

 

一模一樣的曲調和歌詞, 傳出來卻是劉若英年輕又充滿個性的歌聲, 它被收錄在劉若英2001年【年華】專輯裡面。這時的華語歌壇早已改朝換代不知幾許, 黃鶯鶯也淡出幕前好久好久了。

 

 

可是, 妳想念的卻是黃鶯鶯那溫婉中含著些許滄桑的 [我曾愛過一個男孩]的歌聲,不爭氣的眼淚也慢慢暈開了眼前的視線......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