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phpThumb_.jpg          B fkjh.jpg

 

喜歡,交往,分手。就像以前在音樂課上學過的一樣,先是Dm7,然後是G7,接下來就算放任不管也會回到Cm7。至少人類的耳朵是如此期待。旋律的組合似乎無限。但是只要不是過度前衛的音樂,音樂實際使用的組合其實有限。戀人看來似乎有無限種類型,但是只要不是過度前衛的戀愛,其實開始、過程和結束的情節也沒有那麼豐富。

 

 

 


出版社文宣的作者簡介直說,本多 孝好被稱為「村上 春樹之再來」,身為村上 春樹書迷的我,在閱讀《深夜前的五分鐘(side-A + side-B套書) (真夜中の五分前―five minutes to tomorrow)》的時間裡,確實有這樣的感覺,某種比年輕時的村上春樹主題更明確一些、但讀來那種淡然感與氛圍卻是很相似的感覺。

 


這樣的感覺很好,我已經從1981年一路隨村上 春樹走到2017年最新長篇小說《刺殺騎士團長﹙騎士団長殺し﹚》了,作家的寫作家回不去從前,我(喜新厭舊的心態)也無法再用新的心態再讀一遍作家過去的作品了。於是有這位「村上 春樹之再來」的本多 孝好很棒,我閱讀得很開心。

 


本多 孝好出版於2004年的《深夜前的五分鐘 (真夜中の五分前―five minutes to tomorrow)》,台灣版本和日文原本一樣分成side-A + side-B 上下兩集套書。其實兩冊併為一冊讀也無妨,畢竟這是同一個屬於男主角「我」延伸出去的故事。

 


《深夜前的五分鐘 side-A 》的故事中,在廣告公司任職的單身男主角「我」偶然遇見女主角,雙胞胎之一的姐姐「霞」。這對雙幫胎很有戲,從很小有記憶的時刻開始,兩人便會找機會互換身分,即便親如母親,也每次都被矇騙過關,姐姐「霞」與妹妹「紫」因為太常交換身分,到最後也忘記自己到底是誰,於是以七歲的某一天為界線,決定了誰人是姐姐,誰人是妹妹。然而她們的外貌一直到故事發展當中,還是驚人地相似。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B000465586.jpg

 

要記得去挑戰和冒險喔。就算失敗,另一面也藏著神賜給我們的禮物。

 

 

 


森澤 明夫 (森沢 明夫) 的《失戀巴士都是謎 (失恋バスは謎だらけ)》講述一個笑中帶淚,溫馨感人的故事。

 


失戀巴士顧名思義,載著失戀人們進行一趟為期五天的小旅行,途中有領隊帶著團員遊覽各式各樣令人感到傷心、或荒涼、甚至恐怖的景點與食宿,另外還有一名隨車的心理諮商老師,隨時待命地解決團員的心理問題。

 


含司機在內共12名旅客,卻在旅程剛出發不久,就被其中一位自稱能通靈的團員指出,車上有13個靈魂。《失戀巴士都是謎》故事到底在賣什麼關子呢?

 


《失戀巴士「都是」謎》,一點也不誇張;從一開始車上莫名多一條生靈開始,參加旅行的人究竟是怎樣的人?曾經有著怎樣的人生經驗?為何失戀?如何失戀?現在心理狀況走到怎樣的情況?在故事一開始便經由領隊檢視團員名單中,一一點出種種謎團。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femkqik_460x580.jpg

 

「大家都想給奈特貼標籤。」彼得.德利說:「他是憂鬱症?精神分裂症?躁鬱症?還是亞斯伯格症?」

 

 

 


二十歲的克里斯多福.奈特沒有告知任何人,在1987年獨自開車前往緬因州,沒有其他理由,只因為心裡萌生一個想居住在森林中的想法,他放棄車輛和一切人工製品,徒步行走於緬因州廣袤的森林中,只為了找到一個理想的藏身之處,長久安心潛藏在緬因森林,對外完全斷絕聯絡。

 


在森林中的隱居,要一直到2013年秋末因侵入住宅被監視系統通報給警方,奈特這位居住在森林長達27年的隱士,才被真正發現。

 


《森林裡的陌生人:獨居山林二十七年的最後隱士 (The Stranger in the Woods: The Extraordinary Story of the Last True Hermit)》一書的作者麥可.芬克爾 (Michael Finkel),原本也只是替雜誌寫稿的記者,在報紙上看見奈特的新聞,同樣喜歡獨自在大自然,實在對奈特的故事著迷,因此向監獄申請了探視,與奈特交心聊天,並且閱讀由奈特在森林居而衍伸出的許多相關報導或文學、歷史,讓這個本來並不複雜的故事更添新的枝枒與樹葉,成為一本相當好看好讀又令人深思的小品書籍。

 


作者麥可.芬克爾旁徵博引,從各種面向探討奈特的行為,並非企圖為了替奈特的行為脫罪或其他什麼的,而是想藉由他的筆鋒,讓世人更了解奈特這位神奇隱居人,以及隱居的目的為何?這個故事能從不同面向延伸到更遙遠的思考------隱居可能不為別的,真的只單純想獨自一人而已。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大家都想得到幸福。

發動戰爭,也是想要得到幸福。

不光是為了自己,還為了心愛的人的幸福,奔赴戰場殺了其他人。

大家在工廠製造武器,節衣縮食,都是為了給心愛的人帶來幸福。

沒有人希望他人不幸。

但是,為了自己心愛的人的幸福,卻造成了許許多多人的不幸。

 

 

 


時間與空間是在二次世界大戰末期在中國東北的滿州國境內,故事起源於三個小女孩的偶然相遇。

 


因為故鄉日本生活貧困,而隨父母來到滿州參加屯墾移民計畫的珠子;原籍朝鮮也因家中貧困,與父母來到滿州展開新生活的美子;父親是日本政要,自幼過著富裕生活的茉莉,父親因公前往滿州探視,順便也帶上這名年幼的掌上明珠。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355252132007352/

 

18193834_1832406883751785_199199587524696401_n.jpg

 

詳  情

 
春光出版徵求喜歡療癒系小說的讀者10位來搶鮮試讀!

將提供《失戀巴士都是謎》電子檔試讀本供入選者閱讀,閱畢請在個人部落格或臉書網誌上貼出500字以上心得,並完成所有活動步驟。如期完成者,即可獲得新書《失戀巴士都是謎》一本!

 

 

 


【書籍簡介】


致 失戀的先生/小姐:

千篇一律的安慰台詞,想必您已經聽膩了,現在,就捧著您破碎的心,和我們一同嚼著寒酸的飯,看盡慘澹的風景,就這樣盡情悲傷、跌到谷底吧!
──然後,我們就有勇氣,再為愛付出真心。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8193834_1832406883751785_199199587524696401_n.jpg

 

人不能從成長的某一點回到過去。

那是成長的代價。

 

 

 


感情要好的表姐妹,表姐因為失婚、表妹因為失親,相約來到了英國南部康瓦爾郡邊緣的彭贊斯。

 


很鄉下的小鎮,因著各自心境不同的荒涼、也因著身體熬不住長途旅行,她們停留在這小鎮,療傷止痛------包括心理的和身體的。

 


吉本 芭娜娜(吉本 ばなな)的《千鳥酒館 (スナックちどり)》故事中,聽者居多的表妹年幼時失去雙親,由外公外婆撫養,在被極度關愛的情況下長大成人,一直到現在外公外婆老了,去世了。雖然心裡早有準備,然而真正成為在世界上無依無靠的獨自一人,還是讓她心靈空虛而有種無法對人言說的恐懼與濃濃的哀傷。外表堅強的她,內心痛苦無比,縱然是一場療傷之旅,但旅途中她總聽著表姊訴苦,扛起兩人的傷痛,看似照顧表姊,自己卻勉力自療著。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2.jpg

 

五十好幾了,孔子說的「知天命」,應該不包括知道自己適不適合結婚,適合什麼樣的對象,能不能白首偕老。

我十八歲確知自己是同志,但卅年轉眼過去了,卻還是不知道何謂「同性伴侶」。

......

此外我在意的還有經濟獨立,無不良嗜好或生活癖性,以及誠實。

此外,如果你的「粗獷雄性」魅力來自於良好持久的運動習慣,低沉醇厚的嗓音,整潔範圍內的不修邊幅,還有迷人自在的個性─我尤其喜歡一個英文形容:big heart.

這些也都加很多分。

------   by  作者,<代序 / 我的徵婚啟事>

 

 

 


最近我的閱讀好像有懷舊風的現象出現(笑),關於詩人陳克華的初次閱讀,也是在中學時代迷上的,最先接觸的是《我撿到一顆頭顱》這本詩集,(忘了為什麼) 後來還在大二的【都市社會學】中,這本書被列為參考書目。(到底是為什麼啊?苦笑)

 


總之,閱讀二三十年前曾經讀過的作家作品,從僅有少少的記憶中,彷彿看見很年輕的自己,也讀到又經過了許多年的作者,那種感覺很奇妙。文字的接觸是好的,因為實體世界的我無法承受這樣的事情。我對交朋友這件事看得很淡,已經幾乎沒有也不想有那種所謂「年少時」的朋友了。用文字去追憶過往,也許衝撞性不那麼大,只會覺得~~喔,原來作家和自己都已經又再走過二三十個年頭了。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我很重視小說的形式,當年素素的自述,是由幼漸長的敘事;下半卷則轉由妍妍自述,她們不是孿生姊妹,不應該相同,當然也不能完全不同吧。我更不想重覆過去的寫法。我想,《織巢》也是可以獨立成卷的。在妹妹的敘述裡,我嘗試插入姐姐和母親各自的敘述,這是話分三頭。......如今電腦打字,用書本的形式,我可以還原本來的構想,加上接到遠親的來信,分別用四種字體表現,清楚地讓當事人自己發聲;發聲,並不一定要唱對臺,而可以是有自己的說法,又互相補充。      By   作者,<序>

 

 

 


突然想起,上一次閱讀西西,時間應該落在1985年前後、我讀國中時期的《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後來......就好像沒有後來了,一直要等到三十多年以後這本《織巢》的閱讀。

 


《織巢》一書以妹妹、大十二歲的姐姐、和母親的三條敘事支線,三個人在同一個時空裡生活,卻因為身分不同,關注的事物不同,因此三個人的陳述,由點、至線、成面,讀者讀到一般市民眼中的香港歷史,從遙遠的1940年代一直寫到1970年代。

 


西西的《織巢》,不知是故意還是怎樣,無論是家中三人任一人的角度敘事,文字很淺顯易懂,到最後會讓人忍不住想,年紀即便是成人了,敘述怎麼如還如孩童語調般,以簡單的口語型式說故事。感覺上只是在敘述生活,沒有太多所謂文學上的優雅或巧法。小人物用小人物的方式說話,呈現故事。但很奇怪,不知是不是因為書寫中加入了活生生的歷史過程為故事背景,雖然用字遣詞近乎輕小說的這本書,仍然可以被直接歸類在純文學中。

 


這樣的寫作技巧很巧妙。讀著讀著,不知不覺中也順利讀完了。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512020.jpg

 

現在的我,既談不上幸福也談不上不幸。只是,讓一切隨風。

我在這所謂「人」的世界中一路哭嚎著走來,明白的唯一可以說是真理的東西,就是這個。

只是,讓一切隨風。

 

 

 


《生而為人,我很抱歉:太宰 治經典小說選》的閱讀,終於來到第三篇1948年太宰 治的代表作《人間失格(人間失格)》。書中的主角很有意思,個性介乎《維榮的妻子(ヴィヨンの妻)》主角的無賴性格與《斜陽(斜陽)》故事中弟弟生前的因自責而不知所措,所以日夜買醉之間。但這是另一個第三個人的性格,獨一無二。

 


只能說,《生而為人,我很抱歉:太宰 治經典小說選》選書之厲害,幾乎是讓太宰 治這位作家的文風,以這三篇來概括形容,讀者認識到~~原來這位頂頂有名的日本文學大家,是如此藉由作品中人物描寫,表現自己人生觀的。

 


在上一篇閱讀心得中我提到,找到關於「生而為人,我很抱歉」這句話的原作者和小故事,看完那個小故事,腦海中只浮出三個字~~「豬隊友」,將句話透露給太宰 治的原作者內壽太郎的表哥 ,簡直是CAS認證過的豬隊友,要說心酸,恐怕內壽太郎本人比太宰 治更心酸吧。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512020.jpg

 

不想活了才這麼喝的。活著這件事,真是悲哀得沒辦法啊。不是像冷清、寂寞這樣給人留有餘地,而是悲哀呀!

 

 

 


太宰 治的《生而為人,我很抱歉:太宰治經典小說選》閱讀來到了第二篇< 斜陽 (斜陽) >,這個故事很悲哀,和子與直治是一對擁有貴族封號的姊弟,在二戰以前非常富有,但因為貴族只會吃吃喝喝,過著上流社會的生活卻不知如何理財,於是末了只好賣掉位在東京的大房子,搬到伊豆的鄉下去住。和子與行為舉止完全是貴族做派的母親一起過著坐吃山空的日子,一一變賣掉家中飾品、高貴華麗的和服做為生活費,勉強撐著等弟弟從南洋戰場上歸來。

 


等到弟弟回國時,這個弟弟已經不是過去那個弟弟了。無情的南洋參戰經歷改變他許多人生觀,回到日本後,戰敗國的重建、貴族沒落、社會主義興盛、在戰場上染上毒癮、以及背負著母親與姐姐的希望重振家風,這些很現實的事情就立刻成為弟弟生活上的壓力。

 


其他都還好,就是染上毒癮這件事情非改掉不可,不然即便家中有金山銀山,也會馬上被吃垮;於是眾人想出「讓酒癮代替毒癮」的方式戒毒,果然成功了,但弟弟也變成標準酒鬼一枚。我個人讀到這個段落時覺得挺誇張的,不懂如何生存的人,生存下去的方式果然也異於常人,「讓酒癮代替毒癮」真的比較好嗎?

 


每天都因為壓力太大而喝醉酒,酒醒後懺悔無比的弟弟會想起自身被期許的責任,覆又感覺壓力太大,然後又喝醉了。每天這樣反覆著。明知道自己不是重建家業這塊料,從小過著少爺日子的他,甚至連養活自己都有問題。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512020.jpg

 

「敗類什麼的也無所謂吧,我們只要能活著就好了。」我說。

 

 

 


會在這個部落格閱讀的書友們,應該都差不多了解我的閱讀方向,我是幾乎不讀所謂「經典文學」的。一來是,有一部分的經典在少年時代的「志文出版」閱讀過了,不想再回頭看;再來是,「經典」一詞對我而言壓力太大,只不過是閱讀,我寧可輕輕鬆鬆讀,又不是還要讀書考試的孩子,連讀文學作品都要有所謂對與錯,真是莫名其妙 (笑!)

 


這次會誤入日本經典作家太宰 治的文學世界,其實是一個算不上美麗的錯誤,只能說我自己太懶,只在網路書局看到有《生而為人,我很抱歉》這樣的書名,啊,好適合我,簡直是我如果是位作家會想寫的作品書名,於是想也沒多想就買下來了。

 


等書寄到家拆開一看,才知道這本書全名是:《生而為人,我很抱歉:太宰治經典小說選》,重點是後面的「經典小說選」,而非書名的「生而為人,我很抱歉」------拿到書以前,我一直以為這是一個小說故事名,或者是圍繞著這個題目的頹廢尋死派散文。

 


結果都不是,《生而為人,我很抱歉:太宰治經典小說選》選了戰後太宰 治的作品,1947年短篇小說《維榮的妻子(ヴィヨンの妻)》,1947年中篇小說《斜陽(斜陽)》和1948年作家的代表作《人間失格(人間失格)》和書末作家坂口安吾寫的<太宰治情死考(代跋)> 。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512020.jpg

 

對不起,不知不覺聊了這麼多私事,我相信妳應該完全沒有興趣。

我只是寫下自己想寫的內容,妳不需要回覆。

事隔一年,我又再度傳訊息給妳,也許在內心深處對妳還有一絲眷戀。我自己在寫的時候也忍不住苦笑。都已經活到五十二歲,真是太沒出息了。

這是最後一次傳訊息給妳,祝妳永遠健康。

季節更迭,希望妳別感冒了。

水谷一馬

 

 

 


宿野 薰 (宿野 かほる) 的《魯賓之壺破掉了 (ルビンの壺が割れた)》關於出版訊息,是來自譯者王蘊潔的臉書粉絲專頁【綿羊的譯心譯意】的介紹。已經身為好幾年的粉絲,總多少能讀出譯者發文介紹書籍口氣的變化;關於宿野 薰的《魯賓之壺破掉了》的介紹文直覺就是~~這本書非常有意思,因為好像可以感覺到譯者翻譯這本書時的激動心情。

 


小小一本書,不到兩百頁,用去兩個鐘頭時間專心閱讀也就完畢了,但是心隨筆走,這個故事從一開始的感動、懷念,竟然能讀到最後的驚嚇得下巴都快掉了。好厲害的故事,好厲害的作者。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41P8DguBO1,204,203,200_.jpg

 

昏暗的光線中……
 
腥臭味撲鼻。
 
低頭。
 
視線往下。
 
是一個小女孩。
 
渾身是血的小女孩。
 
她手中的刀,被妖異的紅色蓋住鋒芒,無光。
 
濃稠的暗紅色血液從刀尖滴落,滴滴答答的聲響被無限放大。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1836605426294_712.jpg           犯罪小說集.jpg

 

沒有任何一部作品像這本《犯罪小說集》這樣,被故事劇情耍得團團轉,登場人物完全無法控制。

這部作品集是以現代日本實際發生過的事件作為題材的五則短篇故事所構成。

......

這五則短篇故事,當然都有其各自的故事內容、主題,以及興味。在這次的小說集當中,我想嘗試的是,當我將這五則沒有關聯的故事擺在一起時,會不會產生連我自己也料想不到的事。

而寫完此書後,是否真有意外的發現呢?這點連作者本身也無法清楚說明,不過,看過此書的各位讀者們如果覺得自己彷彿接觸到過去從未聽過的話語,嗅聞到不曾聞過的人味,身為本書作者的我將感到無比欣喜。

------by 中文版作者序  <完全無法控制的書中人物,遠非過去任何一部作品所能比擬!>

 

 

 


ㄟ我真的想好好談一下十數年來,自己與非常喜歡的日本作家吉田 修一的緣分。其實許多細節都淡忘了,但幸好有這個部落格,但也可惜在早期我沒有將每本閱讀過的書寫成心得,於是這篇文章的寫成,關於過去閱讀吉田 修一的作品與感受,很多都是來自重新閱讀過去自己心得而回想起來的。

 


還是有一些雖然沒有文字記載,但我腦海裡確實記得的一些小故事。作家和我的緣分起於2008年3月中譯本出版的《最後的兒子(最後の息子)》,我最愛當中的第一篇那位實在遊手好閒到能討人喜歡的兒子,印象中兒子好像與一位人妖交往,然後書中有一句非常爆笑的話,可惜,無論如何都找不到也記不清了,除非再把書找來讀一遍。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2.jpg

 

......。但我相信這個:故事提供一種框架、一種形式、一種模版。而好的故事,可以代代相傳的故事,要求你把個人生活亂七八糟全都倒進去,看看凝固成型後會變成什麼樣子。

 


愛蓮娜走了。一年過去了。春天回來了。羅伯沒有回來。

然後------

我又不按順序講了。

事情是這樣的。

 

 

 


哇!一口氣利用整個白天時間讀完黎安・卡拉南 (Liam Callanan)的《巴黎書蹤(Paris by the Book)》,心中只有兩個想法:「值得」和「這本小說真好看」。

 


尋常作家寫小說不外乎將時間邏輯或說話順序正常排列,然後寫成文字,黎安・卡拉南好特別,書中經常可以讀到他刻意不照時間序地表達一種感受或描述一件事,因為文字較之一般文學的交疊錯置有異,因此讀一翻開書才讀幾頁,就感受到作者送來的意外驚喜。

「然後------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mddjtfi_210x315.jpg

 

正對門口的,是幾張「惡水潭」的影像。妳從想得到的各種角度和切入地點反覆拍攝:冬日潭水灰白冰冷,峭壁黑暗光禿;到了夏天,惡水潭和綠洲一樣青翠;在烏雲罩頂的日子,水面反射出燧石般的灰暗色調。妳一次又一次地拍。看到最後,所有影像全模糊成一體,成了讓人目眩的攻擊。我覺得自己好像在那裡,在那個地方,就像站在懸崖上俯身看著水面。我也體會到緊扣情緒的刺激感,領受到遺忘一切的誘惑。

 

 

 


不得不承認我的某些閱讀上的怪僻,好比,我不會只給一名新認識的作家一次機會,如果作者的這一本書很難看,我真的會再給一次機會,回頭找作者其他的書,或者等待新人作家的第二本書。

 


之於珀拉.霍金斯 (Paula Hawkins)的《水底的妳們( INTO THE WATER )》或處女作《列車上的女孩﹙The Girl on the Train﹚》,我都是錯的讀者,珀拉.霍金斯的寫作不但不是我的菜,更是那種我覺得做得太糟糕而難以下嚥的菜。

 


對照起《列車上的女孩》的緩慢、拖拍、令我想打呵欠,《水底的妳們》像要讓我更討厭作者般地更難以閱讀。除了前述的感覺依舊濃到揮之不去以外,《水底的妳們》出現非常多人物,跨越到家族中兩代至三代的故事,也包括古老傳說中枉死的女人,感覺上幾乎就是小鎮上的每一名成員都出來輪流說了好幾遍話語,話中又很複雜而無系統地講述自己現在或過去的心情,有的則談論小鎮曾經和現在發生過的河邊命案,還有八卦談論其他人的點點滴滴。

 


愚鈍如我者,閱讀到書中的近1/2處,才終於了解這個故事想解的謎是什麼?然後劇情又繼續龜速前進,一直要到故事最末的1/6處,才對於書中人物的過去或謎團,丟出好幾個應接不暇的謎底。總之我個人是覺得閱讀《水底的妳們》一書無法如通常閱讀般能取得「平衡」,所以讀來感覺節拍很奇怪的不舒服。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4.jpg

 

 

說真的,我不知道。只是每當有人去世,我們便會認為做什麼都晚了,一切都晚了──更不用說等他了,我們只能將他刪除。我們對於親友也是這樣,儘管更難接受。,連最瑣碎的小事也是,哪怕一個普通的電話或者一句傻傻的問話(「我的車鑰匙掉在這裡嗎?」「今天孩子們幾點出門?」),不必抱任何希望了。無望就是無望了。事實上這很難理解,因為這意味的是肯定,雖然違反我們的本性:肯定某人不再來,不再說話,不再走動──哪怕靠近或者遠離一步,不再凝視我們,目光不再轉動。我不知道我們如何承受,如何從中恢復。我不知道當時光流逝,讓我們遠離了他們──他們早已靜止在那一刻,但我們是如何忘記的?

 


我們哀悼他們,無論走在大街上還是待在家裡,他們的形象總在我們腦海縈繞,很長一段時間,我們以為自己永遠不會習慣。但是從一開始──從他們離我們而去那一刻起──我們就知道,不應該再指望他們了......

 

 

 


哈維爾.馬利亞斯 (Javier Marías) 的《如此盲目的愛(Los enamoramientos)》果然是文學大師的作品,書中讀既讀文學,又更像對於「死亡」哲學上了好幾個鐘頭的討論課程。故事雖然很簡單,是講述關於一個出版社女編輯如何意外認識男友,和她對幾乎算是外遇的男友的愛情紀事;但除去簡單的A愛B、B卻愛C之類的愛情互動以外,這本書幾乎有9成的書寫,也許是不同兩人間的對談,也許是主角人物的內心思考,都哲學化得不得了。坦白說,這非常是我的菜,但我用去三天時間才讀完。

 


因為書中絕大部分的書寫,以近乎哲學討論的方式居多,特別是書中討論的議題繞著「死亡」------他人之死,自己之死,對談人之死;死亡有過去式、現在式、現在進行式、和未來式;亡者可能是你、我、她,也可能是單數或複數。

 


是以,我在閱讀《如此盲目的愛》時,一直感覺,出版社女編輯對故事男主角固然是一種「盲目的愛」,又或者如西文原文書名《Los enamoramientos》=癡迷,甚或如英文版書名的《The Infatuations》=迷戀,雖然故事主架構是繞著這樣型態的愛情在走沒錯,但在那少少的風花雪月、談情說愛以外,這本書更適合當教授「死亡」議題時的參考書。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你若不說愛我,」她開口:「我會告訴大家,把你的祕密告訴所有人。你會身敗名裂。」
 
突然,事情就這麼發生了。可能是倏地颳起的一陣強風,也可能是她的重心不穩,但胸口忽然出現的重擊難道是錯覺?總之,她只知道自己正在墜落,朝著地面俯衝,跌入漆黑夏夜的熱氣裡。她還來不及想該怎麼辦,就剩下一片空白。

 

 

 


如果說《影片中的女孩(Sworn Secret)》是作者雅曼達.詹寧斯 (Amanda Jennings) 的第一本小說作品,那我會非常期待再閱讀她的其他作品。《影片中的女孩》作為一位作家的處女作,寫得非常深入人心,書中對於喪失親人的痛苦與思念,正邁入青春期女孩兒的遇見心愛之人的忐忑與愉悅,都描述得相當到位。

 


雅曼達.詹寧斯的《影片中的女孩》以15歲中學女孩莉莎為故事中心,莉莎正面對的是兩種情狀;一是大自己1歲的姊姊安娜意外墜樓身亡,父母親完全沉溺於各自傷痛中,原本相親相愛的一家人感情分崩離析;另一邊則是莉莎偶然間與姊姊的男性摯友艾頓開始交往,艾頓是姐姐墜樓過程唯一的目擊者,事發之時只有兩個人,艾頓有可能隱瞞了什麼秘密沒說嗎?

 


而關於安娜是否意外墜樓死亡一事,安娜最要好的朋友小貝終於忍不住內心苛責,將一段影片給了莉莎的父母,並且說明她所知有關安娜的感情世界------謊話,簡直是天大的謊話,莉莎的父母對於這一段女兒的性愛影片感到憤怒,卻同時又很無助地發現,父母自認為了解青春期的女兒,其實根本是自欺欺人。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決定劇本的兩大主線應該是社會所知的無差別殺人類型的兩種,一是不確定原因但已經發生(李曉明有誠戲院槍擊事件),律師與家屬在尋找真相的過程;另一條主線是罹患精神疾病的病患與家屬的困境(應思聰家族)。   By  呂蒔媛,<寫劇本是每天跟自己打仗的工作>

 

 

 


是實體世界的朋友都知道,我很少看電視,看來看去就是內地的宮鬥劇或是韓國古裝劇------我特別不愛看現代劇,因為知道描寫現實的戲劇誇張了人生,也知道戲劇寫不出真正的人生。那些大悲大喜,大愛大恨,都是騙人的,將現代戲劇減減減,連三減,看能不能不要那麼矯情誇大,比較接近現實一點。

 


這本呂蒔媛、公共電視的《《我們與惡的距離》創作全集見:完整十劇本&幕後導讀訪談記事》的閱讀,其實是這一個多月來,不斷在臉書發現自己哪個現實生活的朋友,又或者是網路上認識的非現實(?)書友一直在談論《我們與惡的距離》的完結篇。所有人都是盛讚,這部戲太精緻了,這部戲太完美了,這部戲將現實中的OO議題討論得太好了。

 


我不可能再回去追劇,所以買了劇本書來看,也許文字映像畫能帶來的衝擊是更大的,但單純讀文字我以為可以有更多思考空間,至少我的想像不會受演出演員限制,想像中很多背景也應該與電視製作的不同吧。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當個女孩還真難,凱蒂想,而且只會越來越難。

 


有很多事物是她和艾瑞克努力讓戴雯晚點接觸的。例如世上所有會令人破滅和留下創傷的事物,所有會讓她分心或傷害她的事物。

......

畢竟,所有的父母都想這麼照料自己的孩子。

......

在戴雯用蠻力闖出去的瞬間,她向抽搐般到處亂踢,被那個帥氣男孩一把揪住、扯了出來,她不知道怎麼辦,不知道該怎麼在這世上生存。好像每件事都超出承受範圍了。

她沒有學過,沒人教過她------凱蒂和艾瑞克都沒有教------你想要的總是得不到。如果你得到了,就會發現跟你想像的不太一樣。可是你仍會不擇手段把它留下。因為你想要,想要太久了。

 

 

 


梅根.亞伯特 (Megan Abbott) 的《其實你不懂我(You Will Know Me)》,中文書名《其實你不懂我》似乎和原文書名《You Will Know Me》邏輯矛盾,「現在你不懂我」並不一定代表「將來你一定會懂我」,不過整個故事看完,會比較傾向中文書名《其實你不懂我》,畢竟書中狀況真的是父母凱蒂和艾瑞克不懂女兒戴雯,至於將來,書上沒寫,也不好猜。事實上,真的除非你願意說出來或表達出來,讓別人真正懂你,否則第二人稱或第三人稱的他人,一輩子也不會真的懂「我」。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