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3.jpg

 

空白的白色信封,也許又是傳單。

有那麼一刻,我就只是盯著它看。然後,在我上方某處,有一扇門打開了。我把信紙揉成一團塞進口袋,通過內門,快步爬上樓梯時低著頭,直到我人已經在套房裡、門也安全關上,才停下來。

紙上只寫了三個字。

她說謊。

 

 

 


在美國拉斯維加斯擔任商務律師的瑪格接到來自英國通知,她住在倫敦的弟弟亞柏意外墜樓,即將瀕臨腦死階段。

 


由美國趕搭飛機到醫院的第一刻,瑪格看到自稱是弟弟未婚妻的小女人茱迪在醫院片刻不離照顧弟弟;已經若干年沒和弟弟聯絡的瑪格,一方面也是自己覺得愧對弟弟,一方面出於茱迪的要求,雖然明知弟弟已經腦死,卻還是同意先不要拔掉弟弟的維生系統。

 


在等待弟弟狀況有進一步狀況之前,瑪格暫時住在弟弟的租屋處。她半窺探又半光明正大地檢視弟弟的租屋處,同時也在檢查弟弟意外從五樓跌至一樓的地方,弟弟真如未婚妻茱迪所說的,是意外墜樓嗎? 還是另有其他原因,瑪格內心的矛盾與懷疑越來越大,因為她收到一張上面寫著「她說謊」的紙條。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很久以前,我就想寫一個關於連環殺手的驚悚小說,而且必須完全是杜撰出來、無法考證的故事。 不過這類題材早已經被寫爛了,我得另闢蹊徑。

幾年前,我就決定一旦動手寫了,得要讓兇手在故事一開始就死掉。 這就引發一連串複雜的問題,首先,開場白之後,故事要如何發展? ------【台灣版獨家作者序】

 

 

 


警察或偵探辦案的推理小說看多了,感覺這類題材越來越無趣,就像《四猿殺手(The Fourth Monkey)》作者J. D.巴克(J. D. Barker) 自己說的~~「這類題材早已經被寫爛了」------發現屍體,警探辦案,陷入瓶頸,乎遇偶然,然後破案,就這樣二十個字的公式,極少見到有更大突破的寫作表現。

 


J. D.巴克的《四猿殺手》也是典型硬派的警察推理小說,只有故事行進,沒有軟調的深入人心的告白,說實話,現在我對於這類小說越來越無感,也越來越抗拒浪費時間去閱讀。

 


之所以閱讀《四猿殺手》只是對書名感興趣,印象當中日本日光東照宮只有三隻「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的猴子,那麼第四隻猴子又是怎麼回事,作者杜自己編出來的嗎?假設如此,就有點意思囉。一上日光東照宮的官網查詢,不是的,現實的日光東照宮的確有「四猿」之說~~


えぇっ?!実は、三猿ではなく、4匹目の猿がいて「四猿(しざる)」だった?!!


日光東照宮の三猿は、「三猿」としてその名を知られていますが、実は元来、4匹目の猿がいたと云われています。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一平不覺想起過往半生彷彿就跟這幾個人在同一個房間來來回回地打轉,恨是他們愛亦是他們,成是他們毀亦是他們,可是誰的一生不是如此呢?真正對自己的生命有著決定性影響的也不過寥寥數人而已。、于珍、黃景嶽、靜堯、金鑽、寶鑽、施紘娣、甚至程漢------此刻,對於這幾個人,他胸間縈繞著一股無關是非、無關風月、卻又無法定義的綿綿的情意,彷彿他們都是他的不同面貌的化身,但她知道這種心境卻置誰也不能理解的。

 

 

 


是了,較之2018年新作《遺恨》而言,這裡、1996年的《遺恨傳奇》 確實更像記憶中鍾曉陽會寫出的文字與敘事風格,故事人物單純、從容、美好。特別是由男主角于一平眼中望去的世界,較之《遺恨》,我想個性文雅溫吞的于一平,應該會比較喜歡《遺恨傳奇》裡自己的一生吧。

 


讀完新作《遺恨》再立刻重溫舊作《遺恨傳奇》,雖說閱讀時間順序相反了,但我想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兩本相隔22年的作品,舊作讀到從來印象當中寫情深刻的鍾曉陽,新作則讀到不再刻意在乎文字優美度而寧願更故事爆發性的鍾曉陽。問我覺得哪一本更好? 都好,作家能跳脫出過去,寫出自己新創意的作品就好。是書迷,這種改變終究能接受並喜愛的。

 

 

 


說《遺恨》是完全顛覆了舊作《遺恨傳奇》,我個人是不太贊同這個說法。沒錯,因著都是相同人物,相同事件,感覺上《遺恨》因為後段的推理故事綿密,相較之下舊作《遺恨傳奇》是比較沒有故弄玄虛,它質樸地書寫故事中人發生某些事件時的心情。《遺恨》像翻譯作品,注重故事性而減少對人物心情的文字描寫;《遺恨傳奇》則保持更早之前鍾曉陽一貫擅長的寫情與細膩,字裡行間也讀故事中人的愛恨嗔癡。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3.jpg

 

工作就只是工作而已。只需聽錄音檔案,轉換為文字。

區區錄音檔案,還有什麼高深奧妙之處?

 

 

 


石井 颯良的《聽見未知的記憶(知らない記憶を聴かせてあげる。)》  是一本描寫「聽打」工作者的職業小說,而所謂「聽打者」簡單來說,就是謄寫錄音內容的人。

 


受限於唯美漫畫的書封圖案和書名,一開始以為《聽見未知的記憶》會是本純愛輕小說,然而一閱讀下去,完全不是這樣。

 


不敢接觸人群 、漸漸封閉自己 、甚至對自己沒自信到無法面對父母親的書中主角丹羽陽向,在去世叔叔家中借住,過著不與人聯絡的繭居生活。這天,他收父親寄來的錄音帶,內容是叔叔的遺稿,父親希望陽向協助,將其文字化。

 


真的再也承受不了現實來叩門的陽向,為了完成父親的交代,轉而求助專業的女性聽打者久呼,哪知久呼以一句~~「那捲錄音帶是寄給你的,所以不是我應該聽打的內容。」直接拒絕。無論如何也想將錄音內容文字化的陽向,於是決定向久呼拜師學藝,展開屬於他自己的聽打人生。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8.jpg

所有的童年創傷所有的成長經歷都告訴她,對人性最好別有太大期待。當遇到不幸、不如意事,適度的悲觀比甚麼都有用。

 


2018年,將唯一長篇創作《遺恨傳奇》全部翻新,更名為《遺恨》。------作者簡介

 

 

 


我好肯定自己讀過1996年麥田版的《遺恨傳奇》,因為我很清楚地記得故事一開始于一平在七彎八拐後到了位在山頂昂貴地段的姑姐婆家,我也依稀彷彿記得書中有人家住離島,需要搭船出入;至於我是何時讀的,故事情節又如何,很可惜這個讀書部落格是2010年夏天才開始,就算當年讀了,實在也記不起劇情。(好可怕,我讀過的小說真的不算少。)

 


不過,我挺好奇當年讀的是怎樣的故事,《遺恨傳奇》之於《遺恨》而言,應該就是平行世界的概念吧,我猜。稍等一下,我已經向圖書館提書《遺恨傳奇》的借書申請了,或許很快會有答案。

 


華文小說的閱讀中,我特別偏愛內地與香港作家的作品,原因無他,因為兩岸三地有各自對於生活的「專用語」,輪米、扒房、一殼眼淚、乜乜、踢死兔、起痰......,沒有一字我不識得,組合成詞卻陌生得理所當然,這跟完全看得懂台灣作家的用詞,在閱讀上有截然不同的樂趣。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5.jpg

 

雖然輸入了這些字,可真要發文時,反而提不起勁來。七海刪除辛苦輸入的文章,最近常是這種模式,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收到旁人的評論很煩,讓人看到她的言論也煩。有時即使不發文,光是打出想說的事一樣能發洩情緒,結果新帳號的坎佩內拉成了沉默寡言、不愛交際的人。

 

 

 


收到旁人的評論很煩,讓人看到她的言論也煩。


逐字對了兩遍,這的確是近幾個月裡我的心聲,請不要在我臉書上留言或按讚,我會刪 你/妳 朋友,因為 你/妳 的留言證實了你我並非朋友,我們的交情肯定不到朋友,否則 你/妳 應該能瞭解我。

 


岩井 俊二的《被遺忘的新娘(リップヴァンウィンクルの花嫁)》,見字自有影像從腦海升起,套一句書中常出現的詞~~「奇幻迷離」。,「奇幻迷離」何止是文字,整個閱讀過程中文字能帶來的圖像想像,「奇幻迷離」的程度更勝文字。

 

 

 


一心幻想結婚後讓老公養的七海,在交友網站上認識了擔任教師的丈夫,幾次約會下來,便決定結婚。丈夫對於結婚儀式一板一眼的要求,讓雙親早已離婚且沒有親近親友的七海不得不找上婚宴代理------就是假裝成任一方的親戚朋友,開開心心出席婚禮場宴,說穿了只是某種虛榮心作祟下的必需品。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2.jpg

現在的我來說,成為大人,以及成為母親,兩者都很重要,然而這些能確切拓展未來的希望卻不存在我的身上,我只是仗著自己還年輕,敷衍著「以後再說啦」,但這句話就像一支利箭,漸漸膨脹,最後終會變成一塊大石頭,把我壓得粉碎。我感受著酒精在我體內滲透,揮著手臂像是要撕開平白流逝的時間,來回走在狹窄的房間內,越走越覺得頭昏腦脹,腳下一個踉蹌,我倒在薄薄的墊被上。

 

 

 


紗倉 真菜(紗倉 まな) 的第二本小說《凹凸(凹凸)》,比第一本《最低。﹙最低。﹚》來得更深沉且寫出了自己的特色,很像文筆更生澀的櫻木 紫乃(桜木 紫乃) ;感覺上只要紗倉 真菜一直持續不斷地體驗人生和創作下去,總有一天,可能超越櫻木 紫乃也說不一定。

 


然而這些能確切拓展未來的希望卻不存在我的身上,我只是仗著自己還年輕,敷衍著「以後再說啦」,但這句話就像一支利箭,漸漸膨脹,最後終會變成一塊大石頭,把我壓得粉碎。

 


用這段文字對照紗倉 真菜目前的狀況,頂著AV女優的頭銜開始當起作家,某個程度來說,AV女優生存年限非常之短,比現在更早一些之前,紗倉 真菜本人一定也有「敷衍著以後再說啦」,這樣的想法,勉勵自己在AV界活下去。然後在現在回想著「這句話......,最後終會變成一塊大石頭,把我壓得粉碎」。

 


然而看過那樣多曾經年輕的身體瞬間如落櫻般瞬間凋零,身在AV界的作者紗倉 真菜一定也會為之心驚;如果有好的文筆,能靜心感受,能書寫表達,也許轉行當個作家會是不錯的選擇。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4.jpg

 

生命私下留了一手,多少故事從沒在真實中上演,卻都是真實的體會。

 

 

 


自從2012年《精巧細緻( La delicatesse )》、隔年《那些美好時光之後( Les Souvenirs )》中文翻譯出版之後,大衛.芬基諾斯(David Foenkinos)成為我心中前十大作家之一。用八個字形容我對他作品的整體印象~~「精巧細緻,行雲流水」,書中都是平凡人的日常,卻能如細緻工筆畫般臨描出來一個又一個讓人既感覺暖心又時而帶點幽默的小故事。

 


一個個小故事由點連成線,又由線變成面,每本大衛.芬基諾斯筆下的故事於是栩栩如生,讓人忍不住一讀再讀,只想從容地徜徉在作者編織出的故事網裡,忘掉真實生活的所有不順心。

 


2018年出版的大衛.芬基諾斯《退稿圖書館(Le mystère Henri Pick)》中譯版,和前面兩部小說一樣,平凡人的平凡人生中,因為某些緣故變得更具故事性,但這些轉變往往不太壞,至少不是往壞的方向直直走去。而一開始以為就是如此的劇情,卻到臨了的最後幾頁將謎團揭曉,換來讀者原來如此的佩服和由衷的莞爾一笑;這種寫作功力絕非常人所有,很好奇作者大衛.芬基諾斯這些年來,是如何在自己所寫的作品中放下迷人的魔法,將讀者帶入如此美麗境界。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https://www.kham.com.tw/application/UTK02/UTK0201_.aspx?PRODUCT_ID=N00U5LOH

 

 

【費玉清 2019 告別演唱會】

 

Image 16.jpg

 

 

🎤將以最誠摯的歌聲,最經典的歌曲,最頂級的音響設備、燈光,搭配精緻的視屏畫面,引領大家穿越時空,創造屬於你我難忘的回憶! 🎶🎶

北、高巨蛋 2019 演唱會門票 熱情開賣

 

 

Image 3.jpg

Image 14.jpg

 

 

高雄巨蛋票區圖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4.jpg   中文版書封期待中......

 

我家的現實並沒有什麼改變。畢竟現實並沒有那麼美好,能夠在短短幾天就完全變貌。

我們只能從這裡開始。

......

未來還很長。

正因為很長,所以不能在這裡結束。

 

 

 


五六年級生可能還記得當年有部名為「回到未來( Back to the Future )」的美國電影,電影中還是青少年的主角開著怪奇科學家博士所發明的跑車,回到了自己父母相遇時的三十年前,並且協助當年還孬到不行的父親打敗情敵;當男主角完成任務回到現實世界時,一切都變了,原本的魯蛇父親成為事業有成的商人,原本父母間緊張的關係變成恩愛,原本一般般的家庭經濟變成富裕家庭------所有的一切只因主角回到過去扭轉劣勢,三十年歲月,在數夜之間完全翻兩翻的改變。

 


日本作家重松 清原著發表於2005年的《流星休旅車(流星ワゴン )》,感覺似乎是以電影「回到未來 」為原型,卻發展出另一種不同於天真美國夢的、不會青蛙變王子的真實生活書寫。現實世界裡的阿忠既失業,又有著外遇連連的妻子和每天對父母暴力相向的青少年兒子,這樣事事失敗的生活該怎麼活下去?所以阿忠想死。死了,一切困難就會消失,死了,就不必再每天面對煩惱。

 


在想著該選擇何種死法的那一片刻,眼前來了一輛休旅車,車上坐著五年前因車禍喪命的一對幽靈父子。他們親切地邀請阿忠上車,阿忠也以為只要上了車,就等於自己已經死亡,於是毫不猶豫踏上一段與幽靈父子的奇幻旅程。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直到進入大學,我才愕然發現中文系主要在研究中國經典而非鑽研寫作技巧,不過沒關係,反正所謂的創作小說即使只有一個人也可以進行。

 

 

 


要一直讀到第8頁的這段文字,我也才愕然發現自己徹徹底底被《晴空莊的夏日》一書的封面所騙 ,無論是書名或作者名,都是漢字加上右邊的平假名,但作者佐渡遼歌不折不扣是個台灣作家,而《晴空莊的夏日》是一本好懂易讀到沒有特別養分的華文輕小說。

 


閱讀佐渡遼歌的《晴空莊的夏日》除了可以了解時下年輕人的用語以外,只有殺時間的功能,因為車子進場維修保養要兩小時,手邊誤會地帶上這本書,所以也只能接受,完全不用腦力的閱讀。

 


坦白講,在我感覺中輕小說是給國中或小學高年級孩子閱讀的,如果到了高中以上年齡還沉迷閱讀或創作輕小說,實在太糟糕了,台灣作家普遍的寫作功力會不會掉到某種程度之下,從此再也沒救了呢?我對輕小說實在沒有太多正面評價。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水穗真的想要孩子嗎?彷彿繞了一大圈似的,里沙子再次憶起好久以前面對這問題時的疑問。

不被任何人的意見左右,只需單純問問自己的心,妳真的想要孩子嗎?真的想要有個家庭嗎?

 

 

 


可惜絕大多數人是沒有機會「不被任何人的意見左右,只需單純問問自己的心」,大多數人的生活無法只有一個人、只有一個人單獨思考的空間,。父母、手足、朋友、甚至那無關的無聊路人,往往不請自來,都想「熱心」地給出意見,這個要如何,那個要怎樣,有心事說出來,人生有啥好憂鬱的呢......種種種種。

 


能不能不要多管閒事?能不能不要給人添麻煩地做出無理要求?能不能斷絕與所有人的往來,只單純一個人過日子?

 


讀完角田 光代的《坡道上的家(坂の途中の家)》真的想大聲吶喊 !人活在世上想盡如其他人的意真辛苦 ,周圍的人像無聊到極點般地八卦和批評著別人家的生活,何必呢?先關心一下自己的生活,真沒問題了,再來關心我的生活也不遲吧 ! 我想向周圍特定人這樣大聲說。

 


人永遠將自己視為對照組,以實驗組的眼光看待他人生活,然後挑剔別人的與你不同,進而做出各式各樣的莫名其妙指示和評價。人有必要讓自己生活得如此眼光狹窄、行為惹人不舒服嗎?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2.jpg

桐子經常在想,這個世界上有太多把事情複雜化的裝飾。

凡事本質很重要,只要把握本質,所有問題都可以像已經掌握變數的方程式一樣得到答案。世界其實很單純。

生命也一樣,追尋生命的廣闊,就會在複雜奇怪的森林中迷路,但無限的可能性最終都將歸於一點。沒錯,最後都走向死亡。想要瞭解生命,首先必須瞭解死亡。

 

 

 


二宮 敦人在《最後的醫生仰望櫻花想念你(最後の医者は桜を見上げて君を想う)》書中,以在醫學院讀書時是同窗好友、畢業後也在同一間醫院工作的桐子、福園、音山三位醫師為主;雖然是同窗好友,但在實際行醫後數年,三人對於極重症病患、特別是對癌症末期病人的診療,卻出現完全極端的看法。

 


福園醫師主張要強力治療病患到生命的最後一分一秒,輕易放棄絕對不可饒恕。桐子醫師則認為不需過度勉強末期病人做治療、病人需要的是好好把握最後時間,沒必要將自身剩餘時間浪費在痛苦而無效果的治療中。兩人因意見完全相反而漸行漸遠,對於這項議題沒有自己堅持看法的音山醫師,則夾在兩位好友之間,左右為難。

 

 

 


《最後的醫生仰望櫻花想念你》一書最令人激賞的部分是,它不像一般暢銷書中寫作的咖啡店、餐廳、書店、雜貨店這類小說,很沒創意地只想藉著故事,制式地販賣溫情,將不同人物故事套進公式裡,輕易ㄉ加上療癒二字就想大賣。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幹刑警這一行,有時候會突然對自己追捕的歹徒蟬聲一種難以形容的恐懼。

通常是因為不知道歹徒藏身在何處的關係。雖然不知道他藏身在何處,卻看到他留下的蹤跡。......就像黑夜會使人以為看鬼怪一樣,那個看不見、摸不著的歹徒也不知不覺間,在刑警心中變成神秘怪客。

 

 

 


會閱讀雫井 脩介的《謹告犯人(犯人に告ぐ)》是有原因的。今年5月我推薦了作者原著發表於2013年的《檢方的罪人﹙検察側の罪人﹚》,意外地獲得許多書友的討論,大家對這本書的內容好惡不一,總之是引起不少的迴響。我在網路書店搜尋,意外發現作者另一本發表於2004年的《謹告犯人》,於是趕緊買來閱讀。但......

 


雖然對於犯罪辦案,無論在日本或英美,世界各地都和台灣一樣,由警方先直接調查,或是檢方領導警方辦案,等嫌疑人和證據蒐集到了一定程度,才會開始進入法庭攻防。我依流程將這類型的小說細分為「警察小說」、 「檢方小說」、 「法庭小說」和「監獄小說」 。後三者跟我所學有關 ,因此我幾乎不輕易放過,但第一類的「警察小說」,由於警察訓練特殊,那是個我不懂也不曾接觸的領域,閱讀上先天少了親近感。

 


又由於某些道聽塗說加上親身經歷,「刑警」總給人冷硬派漢子的感覺,關於刑警偵辦刑案的過程細碎繁瑣,有時不得不小小侵犯人權,所以,「警察小說」的閱讀對我來說有些難度------我在認識一個新領域。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6.jpg

哥哥的打趣令全場響起笑聲。爸爸尷尬地縮成一團。在一切恢復原狀之中,哥哥殷勤周到地打圓場,一邊趴在地上收拾撒滿一地的菜餚,只見桌上倒下的酒瓶口滴落酒液,打濕他長褲的小腿之處。

哥哥難道感覺不到那種濕冷,那種不快嗎?難道身體經常背負這種不快才是哥哥的「正常」狀態?他為何不叫嚷不閃避,為何沒有先擦拭自己的長褲別去理會那該死的地板?他這種不叫嚷,不閃避,最後總是吃大虧,似乎是從母親那裡遺傳的「忍氣吞聲」,令我越看越火大。就算遭到別人惹出的麻煩波及,他不僅沒有任何怨言,還滑稽地噘起嘴唏哩呼嚕自願啜飲苦水,每次看到他那窩囊廢的德性,我全身上下就會竄過一陣寒意。然而哥哥對自己這種態度毫無自覺。非要等到被別人提醒「你的褲子都濕了」,他肯定只會一臉恍然,好像在追憶往事似地悠哉出神,然後才終於發現自己褲子濕了。但提醒他的絕不會是我。我只想撇開目光。斷斷續續低落的酒水,彷彿纏繞哥哥雙腿的鎖鏈。滴滴答答,滴答,滴答,一點一滴,不間斷地落下,汙漬蔓延,最後大概會腐蝕皮肉吧。

 

 

 


不知其他讀者在西川 美和的《搖擺(ゆれる)》一書中讀到什麼?那因著人在上面行走而重心不穩、時而搖擺的老舊吊橋?自覺身處在弟弟早川猛與哥哥早川稔情感間搖擺的死去女子智惠子的日常與最後臨死前的想法?弟弟早川猛在經過漫長內心搖擺之後、最後決定在法庭間說出的、讓哥哥因而入獄確定的一席謊言?或者您讀到了更多的什麼?

 


我在西川 美和的《搖擺》中,讀到兩代兄弟間的親密與衝突,那種只專屬於男性社會體系中的被想偷偷掩蓋、卻又不知那在外人眼中多明顯的忌妒與競爭。好粗鄙不堪的所謂「兄弟情」,矯情而做作,且無法細膩到不被他人察覺那許多的齟齬所在,說是兄弟,毋寧說對方才是自己一輩子最強大的敵人吧,縱使對方化成灰,還是要競爭,還是要為自己感到不平。

 

 

 


閱讀故事之前的目錄寫著本書的章節有: <早川猛的獨白> 、<早川勇的獨白> 、<早川修的獨白> 、<早川稔的獨白> ,以為是在寫四兄弟之間的故事,結果一讀,不是這樣的,早川稔與早川猛是兄弟,而早川修與早川勇則是另一對兄弟,其中早川勇是早川稔與早川猛的父親。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4.jpg

 

如有巧合,別當巧合。------我三舅的話

 

 

 


擅寫人情世故的內地作家劉震雲,在新書《吃瓜時代的兒女們(吃瓜时代的儿女们)》 首頁題記了這句他三舅實際說過的話,話中藏著的深意,既令人莞爾,也引人深思。

 


因此,熟悉內地社會現象及新聞的讀者,在閱讀《吃瓜時代的兒女們》時如果讀到了許多依稀彷彿,別多心,「如有巧合,別當巧合」,就用這種八卦精神給它認真讀下去吧!

 

 

 


牛小麗,精明能幹的小鎮姑娘,卻總是接連上當吃虧;李安邦,善於打通上下人脈,宦場贏家;楊開拓,地方公路局長,工程發包不避親;馬忠誠,市環保副局長,突然升官的幸運兒。這四個人在不同的地方生活,在不同的階層打拚,各自的荒唐故事互不相干。一場意外事件的調查,突然地,這四人的命運竟可笑地緊密相連,生死交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2.jpg

 

「這不是你的錯,」她說,「真的不是你的錯,你對我很好,我知道,」為什麼她的聲音聽起來如此不對勁?如此令我難受?「是我對不起你,」她又說著,而我逐漸分辨出來,我逐漸明白為什麼我覺得那聲音不對勁,因為那聲音裡混合一種客觀性和一分憐憫,而我不同意她以這種語氣對我說話。我不要憐憫。


我必須防禦,但我不太確定我要防禦什麼,我不能眼睜睜看著我的生活就這樣瓦解、崩潰,就像傾斜發展的積木,我無法相信我們的關係就此走至終點,她說走就走,就這樣離開?

 

 

 


愛情世界裡只有過程,沒有終點。

 


陳玉慧的《感情世界》十八個短篇小說,看了十八種感情風景。愛情本應該是私密的、專屬兩人世界的,然而為何會曝光,為何會被寫入小說中活生生地呈現,在《感情世界》,我想,毋寧是一種告解,並且以之視為救贖。

 


我個人不太擅長閱讀短篇小說,一方面總認為短篇小說其實可以再發揮得更多、更深沉,進而成為全面觀察到主角們的長篇小說;一方面是感覺短篇小說有點像散文------我讀散文時總有一種在偷窺作家生活的罪惡感。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0.jpg

 

雪冤------這只有區區兩個字,但當中卻有人們各種不同的心思交疊。有人寧可犧牲生命也要洗刷冤情,也有人因此而受傷,可以確定的是,這不是可以隨便說的一句話。

 

 

 


第一次讀大門 剛明的《雪冤(雪冤)》,明明感覺自己是在不受打擾的情況下,認真讀完這本書的,但結局卻讓我驚呆住的「蛤?」......我又漏看掉什麼重要劇情嗎?因此非常小心謹慎地讀了第二遍的《雪冤》。我沒讀錯呀!

 


十五年前殺人命案兇手八木沼慎一,竟然是因為這樣而被判死刑定讞,然後又遭到執行死刑的?有沒有哪裡出錯啊,他老爸悅史可是以為這是冤獄,而拚了老命在外面想幫兒子伸冤的。若是老爸早就知道兒子成為殺人兇手的由來,還會不會花那麼多心思幫他雪冤呀?

 


當年的命案現場躺著兩名死者,一男一女,都是兒子沼慎一從小到大的好友;根據多數目擊者的說法是,沼慎一滿身是血地逃出死者住家,不知逃向何處。等到被警方逮捕之後,沼慎一供稱,他在進入命案現場時,被一名他也說不出模樣的普通人打暈,醒來因為一時心急,就慌忙地逃離現場。

 


但事實是,兇手是誰,兇案如何發生,殺人證據在哪裡,第一時間進入命案現場的沼慎一清清楚楚。可是多年來他一直只供稱「自己不是殺人兇手」,除此之外,不願意對任何人提及事實真相。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琉璃的夏天才剛開始。

 

 

 


這是秋吉 理香子《自殺預定日(自殺予定日)》中的最後一句話。 作者秋吉 理香子擅寫女性的黑暗面,《自殺預定日》的書名也看來沉重,為何會有這樣光燦燦的結局呢?

 

當然是作者秋吉 理香子在變魔法!!!

 


殺死父親的人是母親。
但她卻消滅證據,過著悠哉快活的日子。
我對這種人生失望透頂。
永別了。
祈禱有天母親會遭到天譴。

渡邊 瑠璃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5.jpg

 

「我就算是遲了,也一定會回來,不要緊的。」

「我會回到阿朝這裡來。」

麥的手臂又硬又冷,我相信麥說的是真的,麥只會說實話。我把自己的頭從麥的胸膛挪開,審視他的臉孔。麥閉著眼,嘴角揚起。那是很溫柔的一張臉,沒有複雜,沒有邪惡,什麼都沒有的一張臉。我覺得自己喜歡這個人,認為今後漫漫歲月亦會一直喜歡下去。

 

 

 


我到底要用何種姿態愛你,你才願意留在我身邊呢?柴崎 友香 的《睡著也好醒來也罷(寝ても覚めても)》書中不斷輕輕呢喃著這個疑問句?

 

 

 


現實世界裡,十年前的朝子幾乎是一見鍾情式的,深愛上一天見到兩次面的鳥居麥;然而再多的愛,再多的委屈忍讓或假裝毫不在意,也無法拘束住個性完全天馬行空的麥。十二月某一天,麥消失了。從未輕易死心的朝子,對於突然消失的麥,依舊懷抱著期望與等待,依舊深愛。

 


歲月一月月過去,又一年年過去,朝子依然過著等待麥出現的那天,從大阪等到了東京,從22歲等到32歲。直到這一日到咖啡店上班,老闆交代她端一杯咖啡給客人......麥的臉孔又出現再朝子眼前~~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