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1.jpg

 

眼前是一面偌大的鏡子,海水將鏡面填得滿滿的。這間店地勢比沿途高,窗的另一頭毫無遮攔,背後窗外的大海,映照在鏡子裡。

......

喜歡這面鏡子嗎?您可以盡情觀賞,客人看著正前方,我工作起來也比較方便。......

 

 

 


文字即有畫面,想像坐在理髮椅上,向前望去的鏡子內是一片藍色大海的倒影,怎麼想像都很舒服。我想起日常剪髮時的痛苦,拔下眼鏡就幾乎什麼都看不見的我,因為看不見,也因為萬一與設計師眼神在鏡中交會剎那的尷尬,我選擇全程閉上眼睛,聽著剪刀的喀擦喀擦聲,最後剪出來的成品------唉都要年近五十的人了,隨便吧。

 

荻原 浩的《看得見海的理髮廳(海の見える理髪店)》有六篇短篇小說,起先在網路書店選書時,我一直很擔心選到心中的地雷,就像川口 俊和《在咖啡冷掉之前(コーヒーが冷めないうちに》或東野 圭吾《解憂雜貨店(ナミヤ雑貨店の奇蹟》那種故事架構,只有一個特定地點,任意人來到這裡做一些假假的動作,期望挽回什麼或回到過去,或者懺悔,或者感慨------我個人覺得這種寫法被寫濫了,非常害怕讀到這類型的書。

 


幸好《看得見海的理髮廳》不是這樣,這本書由完全無干的六個短篇組成~~ <看得見海的理髮廳>、<曾經走過的路>、<來自遠方的信>、 <今天的天空還是SKY>、<沒有時針的時鐘>、<成年禮>。

 


書前序由兩位華文作家執筆,很巧合,他們都最喜歡<成年禮>這個短篇。不過這不是我喜歡的氛圍,慶祝已故女兒成年禮,怎樣看都有些矯情,故事似乎在說著,人不必一直將心留在特定傷心場域,也或許可以換個角度,讓傷心事不那麼傷心。憂鬱症患者不喜歡這種說法,相信我。

 

 

 


我最喜歡與書同名的<看得見海的理髮廳>,先是文字,擅長走心的荻原 浩書寫景色也相當厲害,於是順著故事中年輕剪髮男子的眼光,我們讀到一個稍微偏僻單純的小城鎮,一片漂亮寧靜的大海,還有小鎮街道兩旁的住家陳設,道路的一路高低起伏,閱讀文字,內心馬上映像化,嗯,真的很不錯的fu,走在這樣的景色中,腦子好像可以放空了,只單純用眼睛賞景。

 


年輕男子為什麼特地大老遠到這間預約理髮廳剪髮呢?當真是因為這世間網路傳說中的名店,所以男子如時下最流行的蒐集打卡點般地前來朝聖?不,沒有,沒有那樣俗氣,但作者荻原 浩還在賣關子,除了與一般剪髮過程可能出現的相關事物以外,什麼也不說。

 


頭髮已花白的年老理髮師,對著這名預約前來的男子,一邊剪髮,一邊叨叨絮絮地回憶自己從小至今的人生。回憶本身,既讓讀者更加認識這位年老理髮師,文字一路走來並不艱澀難讀,只是又創造了另一種氛圍。喔原來歷經二次世界大戰、戰敗後全國團結一心重新打造新社會、乃至泡沫經濟時的纸醉金迷時的荒唐人生,因故不小心傷害致人於死被判刑,為了不讓妻子和年幼的兒子背上殺人者的親人這樣不好的名聲,自顧自地選擇了與妻子離婚,從此再也不聯絡,乃至出獄後重新開起這間小小的理髮廳,半封閉半追悔地想渡過殘生,這就是理髮師原先不甘平凡覆又歸於平凡的人生。

 


這樣的人生,想來有很多不得已和後悔之處吧,但年老理髮師說故事但不提後悔,這些那些的感覺,必須透過這樣平淡平凡的語氣,才能從字裡行間細細體會。說者無心,理髮師只是想打發時間,然而聽者有意,年輕男子是特意來聽故事的。

 


當文章終結,隱隱約約透露出年輕男子身分時,雞皮疙瘩立馬滿身。啊,多麼溫暖又出人意表的原來如此------人世間有某種感情是不必外放,只要是對的人彼此就能快速理解的。這種感情的流動,或許光亮不大,但卻永恆而寧靜。人生中也許不常遇見,但遇見了就懂了,遇見了,就知道要珍惜那就算只有數秒也好的片刻心靈交流。

 


------那個,可以讓我再看一次您的臉嗎?再一次就好。不不,我只是有點在意您的劉海。

 


<看得見海的理髮廳>以這段對於理髮師而言再通常不過了的話語結束。然而,一次剪髮的結束並非真正結束,也許這正是一種什麼正面未知感情的開啟。故事進程是那樣平靜,而背後卻是波挑洶湧的感情在醞釀著。讀完只能說,這必須是寫作大師如荻原 浩才能打造的世界。

 


人與人,果然要與他人和解,和與自己和解,才有生命中偶然少數的火花迸現。

 

 

 


《看得見海的理髮廳》另外五個短篇~~ <曾經走過的路>、<來自遠方的信>、 <今天的天空還是SKY>、<沒有時針的時鐘>、<成年禮>。

 


有書寫多年母女緊張關係到了末尾的包容,也有不知屬於科幻還是鬼怪的溫馨夫妻情深故事,單純小小女生的大冒險,靠著一只山寨名牌手錶回憶父親生前的中年男子。

 


每一篇都先有一段相處時間內或長或短的衝突,然後故事中人彼此尋找到和解的路,亦或者根本ㄇ有選擇的直接讓路。每一篇都有各自溫情存在的姿勢,每篇都非常好看。如問我有沒有「最好看」的一篇?肯定有,正中讀者內心最深處的那一篇就是。

 


你的和我的不一定要一樣,但一定有一篇會碰觸到讀者內心最深處的柔軟角落。不想也不曾對人說的感情,被很神奇的作家荻原 浩偷偷知道了,於是變成文字,變成眼前這本非常溫馨動人的《看得見海的理髮廳》。

 


------只是想讀一本書,沒想到卻讀到如此精采的好書。五顆星推薦,荻原 浩的《看得見海的理髮廳》。

 

 

 

1.jpg

 


看得見海的理髮廳
海の見える理髪店


作者:荻原 浩   @  2016
譯者:蘇暐婷
出版社:新雨出版
出版日期:2018/08/10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2272459
規格:平裝 / 256頁
出版地:台灣
本書分類:文學小說> 翻譯文學> 日本文學

 

 

hqdefault.jpg

 

 

轉載自~~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94694
    
      
  

《看得見海的理髮廳》內容簡介


「理想中的自己與現實中的自己,往往是不同的。
 鏡子裡不就照得一清二楚嗎?」


   感動數百萬人《明日的記憶》國民暢銷作家


   每個人生命歷程中必然會有敲門造訪的痛苦別離與照亮未來的希望之光,一本沁人心脾的短篇小說集


   無法傳遞的話語、無法忘卻的懊悔
   想變得坦率卻總是言不由衷,如果可以回到「那個時候」就好了……
   母親與女兒、丈夫與妻子、父親與兒子。
   六篇描述忽遠忽近、看似永恆卻總是無常的家族日常故事。


   不管怎樣,明天都會比今天再幸福一點……


  〈看得見海的理髮廳〉
   理髮廳圓柱招牌的三個顏色,紅色代表動脈,藍色代表靜脈,白色代表繃帶。在古歐洲,理髮廳同時也是幫人把體內壞血逼出、實施放血治療的外科診所。而這間傳說中的理髮廳,驚艷於理髮師手藝的大牌演員以及政商名流總是絡繹不絕。主人公僅此一次的預約,卻和年邁的理髮師,換取一個塵封多時的故事,度過了一段難以言喻的時光……

  〈曾經走過的路〉
   為了逃離畫家母親的嚴峻掌控,因而離家十六年的杏子,在一次因緣際會下,回到既熟悉又陌生的家鄉。家裡地板吱吱嘎嘎的聲響,聽起來就像過去她所發出的數不清嘆息。這一次,她能化解與母親多年來的分歧嗎?

  〈來自遠方的信〉
   祥子受夠了工作狂的丈夫與吹毛求疵的婆婆,婆婆總是藉口探望孫子,並且對她的育兒方針以及家務事指手畫腳。祥子一氣之下帶著女兒回娘家,卻從當晚開始收到不可思議的來信……

  〈今天的天空還是SKY〉
   雙親離婚,一直和同住的表姊學習英文的茜,習慣把生活中碰到的名詞替換成英文朗誦著,光是這麼做,她就覺得自己的人生不再那麼艱困。一天,離家出走到海邊的她在路上遇到一位名叫Forest的陌生小男孩,兩人一起展開了一場刺激的冒險旅程……

  〈沒有時針的時鐘〉
   為了修理父親的遺物而前往鐘錶行,鐘錶師傅打開一個腕錶的肚子,將微小精細的零件擺正,重新啟動時間的轉軸,卻因而逐漸拼湊起關於父親的回憶片段……

  〈成年禮〉
   就讀國中的女兒於幾年前意外驟逝,哀傷悲嘆中度日的一對夫妻居然異想天開地決定代替女兒出席成年禮。在一同努力「裝嫩」的過程中,充分體會到了人生的苦悶與荒謬,笑中帶淚的溫馨物語……

 

 

 


得獎紀錄


   日本文學大獎直木賞、山本周五郎賞、本屋大賞、
   山田風太郎賞、埼玉文化賞得主

   ●日本第155回直木賞
   ●日本文學雜誌達文西2016年度之書
   ●亞馬遜讀者★★★★★推薦
   ●日本最大書評網站「讀書METER」討論區讀者好評不斷
   ●紀伊國屋2016年度小說類別暢銷榜

 

 

 


直木賞評審好評


   「本書若以明確又鮮明的觀點來閱讀,可以看見人們行為背後的陰暗面。描述手法平易近人,也能感受到作者的風格。」----------------北方謙三

   「〈成年禮〉是一篇以輕鬆又真摯的手法來描寫深刻主題,具有荻原先生風格的短篇作品。」----------------宮部美幸

   「有好幾篇故事停留在我心底。」、「他的作品整體而言,雖然想法新穎,但故事平靜。由於主題沉穩,所以深植人心。」----------------淺田次郎

   「在所有候選作中,作品的世界及文章是最安穩的」、「荻原先生沉穩的敘事風格,與其說是才智,不如說是只有持續創作而不中斷的作家才能鍛鍊出來的技術。沉穩又直接。完全是專業的文體。二次投票中獲得全體選考委員的票數支持。」----------------伊集院靜

   「無論是哪部作品都維持著精確細節的穩定感。那份穩定帶來閱讀樂趣。」、「順帶一提,我喜歡的故事是〈曾經走過的路〉。母親與女兒的分歧依舊是一條平行線,隨著母親年邁,徒留悲傷。」----------------桐野夏生

   「不愧是老將,文章力及構成力,全部都安排周密。」----------------林真理子

 

 

 


特別專文推薦


  ‧為了挽回的時光──言叔夏
   《看得見海的理髮廳》這部集結了傾訴、追悔、悲傷與悼念的小說集,摺疊在故事與故事縫隙間的探問:不停地訴說故事,不就是為了挽回的時光嗎?在挽回的每一次嘗試之中,逝者已矣,但我們還擁有說故事的現在。


  ‧reset寫作靜謐行進──湯禎兆
   〈成年禮〉是全書中最明朗亮麗的出色作,語言張弛有度,氣氛凝重得來又有一份莫名的幽默感,僅僅這一篇已值得大家把書買回家細細捧讀。

 

 

 

 

作者簡介

 荻原浩


1956年出生於日本埼玉縣。成城大學經濟學系畢業後,曾在廣告製作公司任職,後來成為自由廣告創意人。

1997年以《歐羅羅田野大作戰》獲得第十屆小說昴新人獎,在文壇出道。2005年以《明日的記憶》獲得第二屆本屋大賞第二名,同年得到第十八屆山本周五郎賞。2005年的《那一天的選擇》、2006年的《第四次冰河期》、2008年的《親愛的座敷童子》、2010年的《砂之王國》皆入圍直木賞。2014年以《二千七百的夏和冬》獲得第五屆山田風太郎賞。

2016年7月19日,以《看得見海的理髮廳》獲得直木賞。

 

 

 


譯者簡介

 蘇暐婷


國立臺北大學中文系畢業,日本明治大學國際日本學系交換留學。

曾任日文遊戲企劃,現為專職譯者。

譯有《明日的孩子們》、《青鳥》等書。

kamechann@gmail.com

  

 

 

 
目  錄


為了挽回的時光 言叔夏
Reset寫作靜謐行進 湯禎兆

 看得見海的理髮廳
 曾經走過的路      
 來自遠方的信      
 今天的天空還是SKY  
 沒有時針的時鐘
 成年禮

 


 

 

推薦序

 為了挽回的時光

 言叔夏


   讀完這本小說時,窗外已經是盛夏的七月了。很適合一座看得見海的理髮廳水洋洋地降落。低頻運轉的蟬噪聲響。遠處傳來海波的起伏。還有午後偶然造訪的雷陣雨,唰唰下得像是剪刀剪過了誰的頭髮。一切都透明得像是一隻從地平線彼端漂來的玻璃瓶。顯得輕晃。書頁闔在〈成年禮〉的最後一段:代替死去女兒參加成年禮儀式的父親與母親,在女兒昔日同學們的鼓舞下,在鏡頭前拍下照片。這本是一個多麼日劇式的結尾。有趣的是,荻原浩不避庸俗地選擇了一種極為平實的筆觸,極其平常(或者該說是日常)、看似寫無可寫卻又無法繞路地剖進了這個故事的內裡──這是他特有的尷尬與直進──尷尬的是,在看似平常、沒有皺褶的日常物事肌理表層,小說隨情節推進的種種行動顯得那麼必然,那麼地「不得不」,以致故事裡所有的通俗都成為難以繞路的石子。於是「直進」就是它的一種索性的方法:凡繞不過的,索性踩踏過去罷,一如通俗的人生。這樣的「直進」指向一種行動。一種無論如何也要活下去的意志。它因此有了一種在平靜無波的日常中、弔詭且悖論的非日常意味。那就如同在照相機的快門前,父親突然喊出:「一加一是?」這是屬於鈴音一家人專有的拍照提詞。有別於「西瓜甜不甜」的回覆必定是「甜」;為了讓相機前的人用力拉開嘴角微笑的肌肉,這「一加一」的答案,是那並不符合數學邏輯的「三」。

   〈成年禮〉的最末一幕,或許正是荻原浩的小說本色。它讓這部輕盈得彷彿海上漂流理髮廳的小說,陡然有了垂墜的錨。不是數理邏輯下的「二」,而是為了發出笑聲、撐開嘴角的「三」。在這篇小說裡,這個被創傷重新加總演算過後所得到的數字,忽然便有了全新的意義。抗拒的邏輯。再活下去一次。再多活一天。那麼那被死亡所奪去的某物,必定會以其他形式重新回來一次,舉行屬於它自己的「成年禮」。這或許是作為小說家的荻原浩,在全篇最末回報給「小說」這個體類的某種致敬──再怎麼通俗的經驗或故事,一旦錨被拋下了,便可向文本裡的八方定位自己的座標,形成具有立面的結構體,彼此輻射出不同切面的各種意義。那或許正是「短篇小說」這種技術,最簡潔且古老的核心。和「故事」、「經驗」等素樸的敘事模式分隔開來,作為日本最重要的大眾文學獎直木賞的得主,荻原浩的小說裡擁有的,正是這樣一顆「小說的心臟」。

   巧妙的是,荻原浩「小說的心臟」埋設在什麼地方呢?不故陳高義、甚至刻意放低文字的姿態,在看似最平坦無波的日常裡(這「日常」同時包括了描述它的語言),「小說之心」得來全不費工夫地,就攤展在觸手可及的地方。在母親貪婪地吃著水蜜桃時,嘴角流下的汁液(〈曾經走過的路〉);「小說之心」在這裡微微地側身:原本心存報復快感的女兒忽然發現,這多年未見的母親其實早已罹患癡呆症;關於那些「曾經走過的路」,她早已不記得了。

   記憶的殞落。消逝的必然。某種意義上主導了荻原浩小說的全景,以此拉開了各篇故事的線軸,那些通俗劇般的愛憎與怨懟,便因為失去了戲劇慣性、拔河繩索的彼端重力,而陡然失重落空。「小說之心」在此時浮上,重新賦予這些通俗的故事,一種異樣的光暈。書中將這種技術發揮至極致的,是〈看得見海的理髮廳〉和〈沒有時針的鐘〉。兩篇小說都採取類似的形式發展敘事。帶著作為父親遺物的鐘錶前去修繕的男子,在一段靜謐的時光裡,和錶匠交換了一則身世的秘密。藉由鐘錶上停滯的時間,紀錄了出生與死亡,消逝與存有。又或者來到這海邊理髮廳的男子,不經意地和年邁的理髮師,換取一個塵封多時的故事。有意思的是,兩篇小說同樣到了中段,開始產生敘事主體的位移──聽故事的人反過來成為說故事的人,甚至凌駕原本的故事。那忽然使得作為文本以外跟著一起聽故事的讀者,也彷彿墜陷進了故事與故事的夾層裡,從而逼使人驚覺:不停地訴說故事,究竟是為了什麼?

   那或許正是《看得見海的理髮廳》這部集結了傾訴、追悔、悲傷與悼念的小說集,摺疊在故事與故事縫隙間的探問:不停地訴說故事,不就是為了挽回的時光嗎?啟動虛構與敘事,就如同修剪一頭長時未剪的髮,或打開一顆腕錶的肚子,將微小細膩的零件擺正,重新啟動時間的轉軸。在挽回的每一次嘗試之中,逝者已矣,但我們還擁有說故事的現在。

 

 

 


推薦序

Reset寫作靜謐行進

 湯禎兆


   早陣子因為一位喜愛的男優澤村一樹之故,所以追看了一齣不起眼的17年日劇《環球廣告社 推銷你的人生》,那正是荻原浩的暢銷系列作之一。想不起還未來得及拿起原著捧讀,手頭上已變成為新著短篇集《看得見海的理髮廳》了。
   
   是的,因為直木賞。
   
   在選評概要中,《看得見海的理髮廳》是唯一完全沒有評審反對的作品,而最後六本候選作中,其實也不乏讀者熟悉的名字,例如有湊佳苗的《惡毒女兒,聖潔母親》以及米澤穗信的《真相約十公尺前》等,只是前者竟遭九位評審一致的反對,後者也得不到任何一人的支持,形容《看得見海的理髮廳》得到壓倒性勝利絕不為過。
   
   不少評審均強調荻原浩的專業性,例如「《看得見海的理髮廳》乃正統的短篇小說集」(北方謙三語),「作為專業作家的工作,甚麼問題也沒有」(東野圭吾語),「在所有候選作中,作品的世界及文章是最安穩的」(伊集院靜)和「不愧是老將似的,文章力及構成力,全部都安排周密」(林真理子語)等等,顯然反映出在一般意義上,小說大抵屬「零死角」的類別。
   
   那當然有事實依據,《看得見海的理髮廳》恪守的為時間及空間兩大主軸,透過兩者的落差更易,從而或披露人生的闇黑幽微陰翳角落,又或成就重啟未來的療癒流程,而當中一律以靜謐行進曲的節奏演繹,即使偶爾穿插奇思妙想,也離不開安定調和的色調,整體上就是想予人餘音裊裊的收結印象。從結果論而言,荻原浩是成功的。
   
   小說水平的審定就交由評審處理,在此我反而想提出閱讀角度的轉移,會否令我們對小說有不同的觀感。
   
   不嫌累贅,或許我們可以先回想宇野常寬在《零年代的想像力》中立案的框架,當中針對「零年代」(00-08)的故事物語構成主軸,正是由《新世紀福音戰士》代表象徵的「隱蔽/心理主義」(陳舊想像力),游向以《大逃殺》為「決斷主義」式的「倖存系」(新想像力)轉向。而前設是大家早已經歷了面對世界末日的虛無,從「平坦的戰場」中走出來嘗試尋找其他的生存策略。
   
   所謂「平坦的戰場」,是岡崎京子在名著《River’s Edge》中引用William Ford Gibson詩句的警語(岔開一筆,《River’s Edge》在台灣出版時名為《我很好》,18年已由行定勳拍成電影,由吉澤亮及二階堂富美主演)。「平坦的戰場」所指的正是絕望的日常生活,物質富裕卻沒有故事的現實廢墟。此所以在九十年代,出現大量的reset嘗試,由最個人的自殺選擇,到《完全自殺手冊》的大流行又或是95年奧姆真理教為代表的種種新新宗教的勃興,均旨在不同程度上去完結那一場無盡沉悶的日常戰爭。
   
   而荻原浩,在《看得見海的理髮廳》中不過想透過消費他人/自身(過去的自己)的記憶/想像,從而去reset自己的未來,嘗試在療癒系的大家族中,攫取一紙藥方,去建構倖存下去的動力。
   
   此所以如〈看得見海的理髮廳〉兒子安靜地消費父親的理髮人生,又或是〈曾經走路的路〉中的母女攻防戰,甚至像《來自遠方的信》中去撃潰以前的自己,還是〈沒有時針的鐘〉中的相濡以沫,互動消費/消耗記憶體等等,無非均是從靜止了的時間、陌生化了的空間,去把斷絕了的人事重新以針線縫紉起來。
   
   到最後,就如我最喜愛的壓卷作〈成年禮〉的總結性隱喻──與其倚仗他者(包括過去的自己)去reset,不如乾脆灑脫地直接代入死者的角色。不是去重啟物語,而是去延續死者(已逝的角色)之歷程,把主客之間的位置疊印起來。此所以〈成年禮〉也是全書中最明朗亮麗的出色作,語言張弛有度,氣氛凝重得來又有一份莫名的幽默感,僅僅這一篇已值得大家把書買回家細細捧讀。

 

 

 


 
詳細資料


ISBN:9789862272459
叢書系列:文學步道
規格:平裝 / 256頁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本書分類:文學小說> 翻譯文學> 日本文學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