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tpi.org.tw/newsinfo_news.php?record_id=8675&area=1

紐約時報中文網

特邀專欄作家余華    2013年03月15日


八年前有位朋友告訴我,他的一本書剛出版,網上就可以隨便下載。為此他給國家新聞出版總署寫了一封信,很快得到他們的回復,請他提供盜版網址。他在眾多網址里找出三個給他們。三個月過去後他上網一查,那三個網址仍然可以下載他的書。幾年過去了,那三個網址上一直掛着他的書。

我所有的作品也都可以從網上免費下載,即使在中國大陸不能出版的新書《十個詞彙里的中國》,在台灣出版後,也立刻可以在大陸的網上找到。紙質圖書的盜版同樣泛濫,我的《兄弟》出版才幾天,就會在家門口的地攤上看見盜版書。

查處盜版圖書的執法權在各地文化局的文化稽查隊那裡,當然公安局也有執法權。但文化稽查隊的稽查範圍十分廣泛,從網吧遊戲廳到歌舞娛樂場所再到文藝演出和文藝培訓等等,稽查盜版圖書對他們來說只是小事。公安局面對層出不窮的刑事和經濟案件,無暇顧及盜版圖書。雖然偶爾看到文化稽查隊和公安局聯手搗毀某個銷售盜版圖書窩點的新聞,也只是偶爾而已,盜版在中國的版圖不會因此縮小。

中國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之後,開始查處印刷盜版圖書的印刷廠。可是這種打擊手段有一個漏洞,最近十多年來,監獄印刷廠和革命老區印刷廠成為盜版圖書的主要印刷者,這個曾經有效的手段也就無效了。

監獄隸屬於司法局,不僅文化局的稽查隊進不去,就是公安局的警察也不能隨便進入。監獄印刷廠可以逍遙法外,而且是中國印刷廠裡面利潤最高的,犯人是裡面的印刷工人,他們拚命工作卻沒有薪水,只有很少的生活補貼。

地處陝西和江西的革命老區都是中國的貧困地區,它們在戰爭時期是共產黨的根據地,共產黨掌握政權後,它們也就有了特殊的地位。幾年前一位出版社的社長告訴我,一直盜印他們出版社圖書的印刷廠在某革命老區,他們和文化稽查人員還有三個警察千里迢迢來到這家印刷廠執法,結果當地的警察迅速將他們包圍。當地的縣長也來了,縣長憤怒地質問他們:你們對革命老區有沒有感情?然後說這家印刷廠是這個貧困縣的納稅大戶。他們只好灰溜溜地回去了。

西方總是有足夠的理由批評中國政府在打擊電影、歌曲、書籍、奢侈品等盜版方面不作為。但與其說是不作為,不如說是無可奈何。盜版在西方是一個知識產權問題,在中國不只是知識產權問題,更是一個社會問題。

為什麼盜版如此猖獗?為什麼假冒偽劣產品如此泛濫?那位革命老區的縣長說出了原因,就是盜版和假冒偽劣產品的生產企業和地方政府地方官員有着明的暗的利益關係。明的方面這些違法企業往往是當地的納稅大戶,暗的方面一些地方官員在這些違法企業里擁有股份。



在我看來,根本的原因還是中國社會對盜版和假冒偽劣產品存在着一個巨大的需求市場。三十多年的經濟發展之後,中國僅次於美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國,可是仍然有超過1億人達不到一天1美元的收入。在物價飛漲的中國,數量龐大的貧窮人口構成了盜版和假冒偽劣產品的需求市場。他們沒有能力去消費正版的有質量保證的產品,只能消費便宜的盜版和假冒偽劣產品。他們的生活被毒大米、毒奶粉、毒蔬菜、毒火腿、毒饅頭、毒玩具、假雞蛋、石膏麵條們所包圍,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他們吃下劣質的食品,使用劣質的日常用品。他們中間的不少人需要知識,需要看電影,需要讀書來改變自己的命運,可是他們買不起正版的圖書,只能買便宜的盜版圖書。

幾年前,我在中國的大學演講時說過:“我反對所有的盜版行為,但是如果這個巨大的貧窮人口問題不解決,我的書被盜版是應該的,因為正版書可以養活我和家人了。”我的一些作家同行不同意這個觀點,但是我仍然這麼想。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