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okapi.books.com.tw/index.php/p3/p3_detail/sn/789

作者:梁家瑜 / 2011-08-31


裝幀設計/賴佳韋(攝影/但以理)





做為選書人和譯者,封面其實一開始就想好了。《邊境國》是愛沙尼亞獨立後最受矚目的小說,其成功在於:提出了一種狀態,從個人到國家,整個愛沙尼亞沒有人能不面對:邊境狀態。

邊境國
邊境國




「邊 境是無形的,如果你站在邊境上,你也會變成無形的。」(頁205)邊境狀態指的就是:存在,卻虛幻而不可見。小說中充滿了對存在的懷疑,但當然提出懷疑本 身就是存在的確據。這是種辯證關係。在個人的層次上,小說中的敘事者在數十封魚雁往返後,突然神來一筆,說明之前的一切全是偶然撿到的移動硬碟裡的記錄, 一筆勾銷了之前的敘事者/自身的存在。在國家的層次上,小說中連愛沙尼亞的名字都未曾提出,只是不斷地說「那是在上個世紀,在一個今日已經消失的國家」, 但愛沙尼亞未曾消失,甚至反而是凸顯了。這種存在對存在的質疑,便成了封面設計一開始的主要思考。

邊境狀態指的就是:存在,卻虛幻而不可見。(攝影/但以理)






(攝影/但以理)





本來有兩個方案:打凸,或是鏤空。但為了表現小說的基本精神:儘管虛弱但卻堅持不懈,在終極的逃脫中又終究無從逃脫,我們選擇了白色。白色鏤空會有我所不 願見到的燒烙痕跡,於是便選擇了打凸。事實上,打凸最接近我一開始的想法:被抹消了,但卻不願消失,儘管輕易地就可能被忽略;不存在,但有著確實的存在 感。


另一個和小說內容相關的封面設計想法是:抵抗。小說裡的主角,做為一個生活在巴黎的東歐人,不斷面對著身處富裕社會中、面對大量消費選擇時的左右為難:既羨慕,又批判。在矛盾的情緒終,我們可以看到小說中的敘事者一再採取一種消極的抵抗姿態--但還是種抵抗。


想想,在書的設計越來越花俏,繁複,讀者的選擇越來越多的時候,我們索性取消了封面上的所有可能的圖案、顏色.....就留白,就只留下必要的資訊,甚至 連標題都只留下重壓的痕跡!這是種抵抗:我就是不放顏色!不放圖案!就像書中的敘事者一樣,儘管無法擺脫東歐人對西歐富裕社會的欣羨,但就是不說,就是不 在櫥窗面前駐足,要保留最後一丁點尊嚴。




邊境國02
我們索性取消了封面上所有可能的圖案、顏色,就留白,就只留下必要的資訊(攝影/但以理)



我們希望呈現一本從封面到內容都融為一體的小說,並讓它在如煙花般繁複艷麗的書海中,留有一點尊嚴。


最後,就讓讀者在漫遊邊境為存在反覆辯證的同時,用雙手那不斷的摩娑隸屬於自己的邊境之國刻印形貌吧。





邊境國03
邊境國04
我們希望呈現一本從封面到內容都融為一體的小說,並讓它在如煙花般繁複艷麗的書海中,留有一點尊嚴。(攝影/但以理)




邊境國07
讓讀者在漫遊邊境為存在反覆辯證的同時,用雙手那不斷的摩娑自己的邊境之國刻印形貌。   (攝影/但以理)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