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channel.pixnet.net/reading/event/info/1440

活動日期:2011/11/08~2011/11/21

新銳作家泰勒˙史蒂芬斯炫目的優異出道作品! 狂野驚悚的爆炸性傑作

 

新銳作家泰勒.史蒂芬斯炫目的優異出道作品!

狂野驚悚的爆炸性傑作


  cover.jpg  


凡妮莎˙「麥可」˙夢露專門搞情報──昂貴的情報──

她總能在字裏行間收集到連情報人員都無法索驥的線索。

因此大企業、國家元首、私人客戶與願意付錢借重她獨特專長,藉以獲得難以取得的情報。

出生在無法律地帶中非的傳教士家庭,夢露年僅十四歲就結交惡名昭彰的槍枝走私販法蘭西斯可與他的傭兵手下。

身為學徒,她贏得了叢林中凶惡男人們的尊重,逐年建立起自己的名聲,直到因故逃亡。

將近十年期間以美國德州達拉斯為根據地建立起新生活與豐厚的事業,再也不回頭。


 

直到現在。


 

一名德州石油大亨理查˙柏班克透過夢露的經紀人凱特,僱用夢露尋找四年前在到非洲旅遊無故失蹤的女兒艾蜜莉。這不是夢露的例行工作,但她無法抗拒這個挑戰。


 

  為了追查艾蜜莉失蹤的原因之後,夢露不由自主回到了童年故鄉非洲。

  回到這個荒蠻之地,她必須重新面對她曾經拋棄的一切。

  如果她想要逃離叢林與驅使她的心魔,必須面對長久以來努力遺忘的過去。 


  凡妮莎˙「麥可」˙夢露是一個兼具《印地安那瓊斯》、《007》、與《神探可倫坡》於一身的英雌人物。小說節奏明快,故事鋪陳引人入勝,人物刻畫立體又特異,是一部讓人不忍釋讀的故事。

 

2.jpg 

泰勒˙史蒂芬斯(Taylor Stevens)

 

  出生在「上帝之子」(The Children of God)教派的家庭,在世界各地的公社被撫養長大,沒受過小六以上的教育。


 

泰勒˙史蒂芬斯的幼年與父母手足同住,後來與原生家庭分離。童年和青

少年時期,必須在從蘇黎世到東京的大城市街道上乞討,替許多人準備食物和洗衣,像工蜂一般在沉悶陰鬱的生活中討生存。十二歲時則完全終止了天真無邪和學校教育。


她接觸的是施虐成性的殘酷人們,無法從外面的世界接觸到書籍或電視,使得想像成為她的生存機制。她經常以穿越時空的想像故事來娛樂公社的孩

,直到被教派領袖發現、制止


 

由於該教派的游牧文化,泰勒在青少年時期橫跨過四大洲,四年內在二十幾個國家遷徙,並且在非洲東部、中西部居住過,這些經歷也成為《赤道曙光》這本書的背景


 

泰勒˙史蒂芬斯脫離了教派以追求希望與朦朧未知的可能性。現居德州,正在撰寫下一本以凡妮莎˙夢露為主角的小說。

 

 

3.jpg 

序篇

非洲中西部

四年前

 

他會死在這裡。

 


倒在地上,雙掌貼地,壓抑著口渴與喝地上泥漿積水的衝動。他的頭髮、衣服上都是血,也流到他臉上,還沾了泥土污垢,滿臉都是。這不是他的血。他嘴裡還殘留著血腥味。

 


他們會找到他。殺了他。他們會像處理梅爾一樣把他碎屍萬段,或許艾蜜莉也是。

他心裡很清楚她還活著,只聽見叢林深處開山刀砍劈枝葉的輕微雜音。

 


光線從雨林的天幕縫隙透進來,玩著光影遊戲。刀砍聲在寂靜中遠播、反射,讓它難以辨認方向。

 


即使能逃過追兵,他在叢林裡也活不過一夜。他必須移動,逃跑,繼續往東直到越過邊界,不過他已經失去方向感不知該往哪邊。他強迫自己跪起來,掙扎著站起,轉身,暈頭轉向地尋找出路。

 


開山刀逼近了,後方不遠處緊跟著喊叫聲。他拖著身體前進,肺裡宛如火燒,眼睛灼痛。

時間早就沒有意義了。在漸暗的光線中,看來巨大又不祥的叢林植物在逼近。這是幻覺嗎?

 


又一聲喊叫,這次更近了。他的雙腿發軟,跌倒在地,詛咒自己發出的聲響。

他掙扎著卸下背包;不值得為它送命。

 


地面植物層傳來破爛吉普車的低吼聲與震動讓他燃起希望。

道路形同指向脫險的標誌,現在他必須找到路。

他蹲下,從掩護的樹葉上窺探,向天祈禱不要有蛇,跟著聲音開始跑。

他沒有背包的速度變快一點了,早該想到的。

 


後方一百米爆發出一陣噪音。他們發現了背包。身上只帶絕對必要的東西。有個來過這片偏僻荒野的表親提供了明智的忠告。他丟棄背包爭取到了時間,幾分鐘——或許就是生死之別。

 


前方廿米處有一束光線,他本能地走過去。那不是道路而是村落,又小又寂靜。

他環顧荒涼的景觀尋找他最需要的一樣東西,在銹蝕的油桶裡找到了。

水面上棲息著各種水生昆蟲,孑孓像迷你人魚散佈在桶底。

他貪婪地喝水,冒著引發疾病的風險;他如果幸運的話,總會治得好。

 


一輛吉普車駛近,他躲到陰暗處藏在枝葉底下。

士兵從車上湧出散開在泥磚結構建築間,打破木板門窗之後離開。他現在瞭解為甚麼村子沒人了。

 


再過十五分鐘就要天黑了。他沿著村子邊緣走到路上,專心聆聽。

吉普車開走了,有一瞬間聽不見追兵的聲音。他從掩蔽處走到大路上,聽見艾蜜莉喊他的名字。

她在路上遠處,跌跌撞撞地奔跑,士兵緊追在後。他們打她,她像布偶般倒下。

 


他震驚地站著,發抖,在陰暗中看著開山刀落下,映著月光發亮。他想要大叫,他想要殺人保護她。

但是他轉往東方,前往不到廿米外的檢查站,拔腿狂奔。

 


   第一章

安卡拉,土耳其

 

凡妮莎˙麥可˙夢露吸氣,緩慢又節制,完全專注於對街的人行道上。

 


她測量了車隊從巴加特(Balgat)到奇茲里廣場邊緣的時間,現在動也不動地站著,從凹口的陰影中看著目標團體下車,沿著寬敞低矮的樓梯間前進。兩男,五女,四名保鑣。幾分鐘後監視目標就會抵達。

 


玻璃高樓群把霓虹燈光反映到仍然熙來攘往的深夜大街上。

人們擦肩而過,似乎沒發現她的存在或是她在黑暗中緊盯著對街動靜。

她看看手錶。

 


一輛賓士車停到對面路邊,後座走出一個人時她站直身子。他輕鬆地走向入口,當他完全從視野消失,她跟上去,下了樓梯間到「安納托利亞」:最隱密的私人俱樂部,宛如安卡拉的至聖所,有錢有勢的人聚集在此為民主的齒輪塗抹潤滑油。

 


她在門口亮出花了兩星期到處賄賂跟祕密會面才弄到的名片。

門房看了會意地點頭說,「請。」

 


夢露點頭回應,把一團鈔票塞進他手裡,走進瀰漫煙霧與音樂的巢穴。

她走過蜂巢狀的獨立包廂,經過座位半滿的吧台,穿過通往廁所的走道,終於到了「非員工禁入」的門。

裡面比衣櫃大不了多少,她在此脫下亞曼尼西裝、義大利皮鞋與男性妝扮的飾品。

 


很不幸她在習慣接觸的線民認知中是男人,偏偏今晚她必須當百分之百的女人。

她從胸口甩身穿上充當緊身洋裝的衣服,從外套襯邊拿出薄蕾絲涼鞋套上。

她從西裝口袋掏出迷你皮包,然後檢查確認走廊沒人,走進廁所完成化妝與髮型的變身。

 


在大廳裡,車隊的保鑣群站得像導引的指標,她大步緩慢地往他們的方向走過去。時間宛如變慢。

四秒鐘。跟目標直接眼神接觸四秒鐘,然後她淺淺一笑同時移開目光繼續前進。

 


她獨自坐到吧台的末端,別開臉,身體朝向他,點了杯飲料。

故作正經地把玩喉嚨上的項鍊墜子,等待著。

最後一步,整件差事就完成了。

 


她估計十分鐘,但是三分鐘內就受到邀請加入團體。

傳話的保鑣護送她到桌邊,在那裡僅有一輪簡短的介紹,風騷的微笑,偷偷摸摸的窺視,她融入當晚的角色─尋找、狩獵、試探,全靠無腦波霸遊戲的偽裝。

 


偽裝持續到淩晨,直到取得她想要的東西,她以疲倦為藉口從團體中抽身。

目標從俱樂部跟著她到街上,在霓虹燈光下提議開車送她,她微笑婉拒了。

他叫來他的車,在她走路時跟在後面,伸手抓住她手臂。

 


她抽回來。他加強力道抓緊,她深吸一口氣,強作鎮定。她的視野變成灰色。

目光從他的臉移到他脖子上的血管,很容易就能割斷,再看他喉嚨,也很容易捏碎,再回來臉上。

血流在她耳中嗡嗡作響,她壓抑住宰了他的衝動。

 


她違反本能保持微笑溫馴地說,「我們再喝一杯吧。」

 


賓士車停到路邊。目標打開後車門,司機還來不及下車,就把夢露推到後座上。他跟著她上車用力關上

門。命令司機開車然後輕快地指指迷你酒吧。「拿妳的飲料吧,」他說。

 


她帶著調情的微笑,回頭看看背後,心不在焉。

這是死亡與毀滅的微笑,掩飾著在她血管中循環的嗜血怒火。她拼命維持理性。專注。

壓抑衝動,伸出一隻手拿傑克丹尼爾的酒瓶,另一手抓著皮包說,「陪我喝。」

 


回應她的冷靜,還有稍後上床的默契,他放鬆下來接過飲料。她用兩根手指沾酒再貼到他嘴上。

 


她戲謔地重複這個動作,測試鎮靜劑在他體內的藥效直到杯子空了,完成之後,她擋開他的騷擾等著藥效發作。她告訴司機送他回家,然後毫無阻礙地下了車。

 


在清涼的黎明前,她深呼吸整理思緒。

然後她開始走,不管時間,只感覺到天色漸亮,最後尖塔上召喚禱告的聲音響遍全市。

她走到九個月來充當住家的公寓時天色已經全亮了。

 


這裡裝了百葉窗相當陰暗,她打開電燈。一顆低瓦數小燈泡吊在天花板上,照亮這間小套房,房裡大半地面空間堆著書籍、檔案夾、電線串連的電腦與附件,只有一張書桌與兩用沙發床。

 


除此之外,室內別無他物。

 


她取下脖子上的項鍊墜愣了一下,暫時被沙發腳下閃爍的紅燈分了心。

把墜子平放夾在掌心,她扭開它從打開的兩半取出一張微型卡。

她坐到電腦前,把卡片插入讀卡機,等資料讀取的同時,伸手去按答錄機。

 


留言的聲音有香檳味:中午時分的凱特˙布里登。

「麥可,親愛的,我知道妳還在收拾,短期內不打算再接新任務,但我收到了一個罕見的要求。請回電。」

 


夢露坐到沙發,重播留言,雙臂枕著額頭,閉上雙眼。整天工作的疲倦感覺好沉重,她往後躺,眼睛盯著螢幕與下載狀況。她瞄一下手錶。在達拉斯剛過十點。

她等了一下,坐直身子,準備面對這檔事,拿起話筒撥號。

 


線路另一端語氣中的興奮令她不禁微笑,夢露說,「我剛聽到妳的留言。」

「我知道妳還要幾個月才會再找新工作,」凱特說,「不過這是例外。客戶是理查˙柏班克。」

夢露愣了一下。這名字好耳熟。「休士頓的石油公司?」

 


「就是他。」

 


她嘆氣。「好吧,把文件傳真給我,我會看看。」

一陣尷尬的沉默,然後布里登說,「為了十萬美元,妳能不能親自來碰面?」

「在安卡拉?」

「休士頓。」

 


夢露沒說話。讓沉默的片刻吞沒她。

布里登又開口。「已經兩年了,麥可。就當作好預兆,回家吧。」

「值得嗎?」

「妳隨時可以回去。」

 


夢露朝著空曠的房間點頭,知道她一直設法拖延的事如今已無法逃避,說,「給我一星期收拾東西。」

她放下話筒,仰靠在沙發上,一手遮著眼睛緩緩深呼吸。

今天沒辦法睡了。

* * *

 

這時,她第八次回到美國,每次都有同樣的焦慮持續一波波襲來,該是設法找個排遣的時候了。

一個挑戰。一場遊戲。

他在319號房。但是有些事必須先處理。夢露瞄一下時鐘。布里登應該在等了。

 

六年前凱特˙布里登在奧斯汀市中心有繁忙的法律業務而且已婚,有個國中的女兒,價值八十萬美元的住家,三輛豪華車,每年到遙遠的地方去玩。然後發生了難堪的離婚。

 


房子、車子、度假跟投資財產全被賣掉,德州的夫妻共同財產法把廿年間所得一劈兩半。

她女兒選擇跟前夫住,布里登拿走剩下的,放進投資基金,收拾包袱,搬到達拉斯重新開始。

 


他們在南方衛理大學的校園認識,布里登回去那裡讀MBA。而夢露在讀大二。

一開始像是謹慎的乾母女關係,當時大家仍然用夢露的舊名字稱呼她。

當她接下罕見的職位必須休學前往摩洛哥,布里登是她尋求忠告的對象。

 


布里登現在有一家成功的行銷顧問公司,同時幫幾個精選客戶執業法務。她是夢露在日常生活與任務生活間的緩衝。夢露出國的幾個月甚至幾年間,布里登負責付帳單,維持帳戶運作,轉達重要事項。

 


布里登既溫暖友善又殘酷無情。她能用禮貌的微笑讓人暈頭轉向─—放鬆戒心然後吃掉對手—─因此布里登是盟友:她很安全。

 


布里登留著挑染的披肩金髮,大瀏海襯托出杏仁形的雙眼。夢露在角落桌子發現她低頭看著一堆文件啜飲紅酒。布里登看到她,起身露出開朗笑容,親切地抓著夢露的雙手。

 


「麥可,」她用招牌的屏息語氣說,「妳看起來不錯。土耳其對妳有幫助喔!」

「是四季飯店的功勞,」夢露坐下來說,「不過我挺喜歡土耳其。」

「那個案子妳已經處理完畢了嗎?」

 


「還剩幾個小細節,然後就大功告成了。」夢露挖開一個麵包捲,塗上厚厚的奶油,再禮貌地指指文件。

布里登把文件堆推過桌面。翻閱幾分鐘之後,夢露說,「這似乎不像我能處理的事。」她微笑,「妳說的『例外』是這個意思嗎?」

 


「這錢很好賺,」布里登說。夢露等著她,布里登繼續說,「柏班克的女兒大約四年前消失在非洲時他僱了最強的國際偵探,結果無效之後,換成傭兵。目前仍毫無收穫。」

 


「為什麼找上我?」

 


「他看過妳的作品,說這只是另一種形式的情報。」

「或許吧。」夢露聳肩,「但那是賺辛苦錢,根本不輕鬆。」

 


「我接到電話時,跟柏班克本人談過─—沒透過傳話人或企業策略師。他光是會面就願意出十萬美元無論妳答不答應。他想要親自向妳說明這個案件。」

 


夢露輕輕吹一聲口哨。

 


「我有解釋過他可能會浪費時間跟金錢。但是比起俯瞰休士頓天際線一整天,賺十萬元還有更辛苦的方式。」

 


夢露用拇指揉揉鼻樑嘆口氣。「我真的不懂,凱特。我如果聽到細節,或許會想接,我們都清楚無論我要不要接,我需要休息……」她的聲音漸弱。

 


「明天一早我會打給柏班克,」布里登說,「告訴他妳回絕了。」

 


夢露的目光落到文件上。「我還沒拒絕呢,」她說,「我趕回來了,不是嗎?」

她伸手拿起檔案再次翻閱。「這就是全部嗎?」

「檯面上,是。」

「妳全看過了?」

「對。」

「那檯面下呢?」

 


「檔案裡有些關於伊莉莎白˙柏班克的個人詳細資料。似乎在第一個隊伍被派去尋找艾蜜莉的同時,她精神崩潰必須住院。她進出療養機構一整年之後才過世。是自殺。」

 


布里登喝一口水。「對他們家族而言,悲劇隨著財富而來。伊莉莎白去世前不滿兩個月,柏班克的鑽探公司剛在西非海岸挖到油,他的公司股價飆翻了。他一夜之間暴富,從此之後,謹慎地投入資本,變成身價好幾倍的億萬富翁。」

 


她暫停,夢露示意她繼續說。

 


「在此之前這個家族一點問題也沒有。理查˙柏班克透過高風險企業獲利過得很不錯,他兩次婚姻也挺順利。伊莉莎白來自富貴世家,算是休士頓精英階級,所以可以說他們在石油橫財之前就很富裕了。伊莉莎白是理查第二任老婆─—失蹤的女兒艾蜜莉是伊莉莎白前一段婚姻的拖油瓶。理查在她滿十七歲時辦了收養手續。在他們結婚十週年慶左右。他跟伊莉莎白辦了個慶祝儀式,他讓艾蜜莉選一個慈善團體用他們的名義捐了一大筆錢。」

 


侍者走近送餐,布里登住口。夢露把餐巾攤在腿上,吸一口盤子散發出的香氣。「所以,」她說,「他是慈善家。還有呢?他做人處世怎麼樣?」

 


「很難說,」布里登回答,「我講電話時的印象是他很有條理,想要什麼都做得到。挖到油之前媒體曝光度不高。他的公司,泰坦探勘,已經股票上市快七年了,但是除了指出柏班克是創始人與大股東之外沒提到什麼別的。他似乎對鏡頭有點害羞。」

 


夢露點頭大嚼。她清清喉嚨。「為了十萬塊,他說什麼我都願意聽。但要讓他知道我是為錢而來純粹出於好奇。」

「我想他會希望盡快見到妳。」

 

 

1.jpg

 

【活動日期】 

2011年11月8日起至2011年11月21日止

 

 

【活動辦法


如何獲得試讀機會—報名時間只有14天!


 

11/08~11/21  23:59,痞客邦會員獨享報名參加《赤道曙光》試讀,我們將選出30位報名者


由時報寄出試讀本,讓痞客邦的會員可以搶先閱讀精彩好書!

(以本網頁迴響留言時間為準,逾期恕不受理。)

 

 

 

入選者將獲贈《赤道曙光》試讀本一冊,請在徵求日期內完成下列3道手續,條件不符恕不受理。

 

 

 

1.在本活動網頁下方回應文章處將您的部落格網址上貼我要參加《赤道曙光》試讀活動”

並以幾句話說明你為何想讀這本書。


 

2.寫下你的熱情承諾:「我承諾在2011年12月5日24點之前在自己的部落格上寫出本書的讀後感」

 

贈書名額:30名(視參加者條件情況)


 

3.在上述時間內將PO文連結EMAIL到 waterfat@readingtimes.com.tw

就可以獲得《赤道曙光》新書一本。


 

請勿抄襲、複製其他使用者的回覆內容,若經小編發現或是user檢舉後確認無誤,將取消該次得獎資格。

 

【活動獎項】 

赤道曙光新書乙本。( 30)


  cover.jpg

【讀創館贈書活動】得獎資格與寄送方式

②領取「讀創館專屬貼紙」

 

 

 

 

快照-2.jpg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