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aquarius0601.pixnet.net/blog/post/27528286

1319610193-798761224.jpg  

 

 

繼《爸爸,我們去哪裡?》、《爸爸沒殺人》尚路易.傅尼葉披露真實愛情經歷,再度擄獲全球讀者!

我的女孩遠在巴黎,我卻在她老家下鄉種田。
我問她願不願意嫁給我,她說,不,我不要嫁給一頭牛!

這是尚路易.傅尼葉年輕時候的愛情故事,描述自己為戀人而成為農夫的悲慘經歷。在他幽默、風趣的筆觸下,愛情,有了全然不同的面貌。

 ★《我那愛情》搶先看~~

※※※.
我到底在這裡幹什麼啊?
我受夠了。
飽脹著水的天空,一點一點地逐漸往我頭上壓下,然後像根濕漉漉的粗麻布拖把,直將水滴落在我的脖子上。到底我在這片天空下作什麼?
曾經,我夢想著成為費里尼;我透過取景框看這世界,還花上大把時間在電影博物館欣賞俄國片,也以德國導演弗列茲朗的場面調度之否定性為題做成論文。那為什麼我會在這裡呢?
此刻,這位導演手中握著乾草叉,想要挖出甜菜。
我不是因為在某個農夫親戚家度假所以暫時來到此地。糟糕的就在這裡。我是要在這村莊住上好長的一段時間。說不定那個好長的時間就是永遠。

※※※.
在農田裡忙了一整天之後,我精疲力盡地回到了住所。我坐在餐桌上,累得猛打瞌睡,差點將頭給栽進了湯裡。
當我重新抬起頭之際,看見了電視機的黑白螢幕上,閃著以前同學的名字。他們在電視新聞部工作。男同學是助理導播,而女同學則是場記。每一天,我都會在電視上看見他們的名字。他們可一點都不想跟隨回歸田野生活的潮流。
我開始想像著他們的模樣,彷彿看見了他們穿著亮閃閃的皮鞋,與主播以及名人親暱地稱兄道弟,還親了化妝師,以及凱薩琳藍傑也說不定。
而我困在加萊海峽地區,只能跟牛隻稱兄道弟。身上散發著肥料的臭氣,腳上套著的是濺滿泥漿的靴子。坐在我身旁的農夫當我是個奇怪的傢伙,也不怎麼相信我有那個成為農夫的決心。在我面前的是一盤濃湯還有一座嘲笑著我的電視機。
在我未來的丈人家裡,我只是一個農場工人,而那盤濃湯還是涼的。

※※※.
這一切,都是農夫女兒的錯。
她不但迷人、有雙漂亮的眼睛,當我胡亂講蠢話時,還會給我捧場的笑容。而且,我很快地發現到她的軟玉溫香。我和她兩人都在巴黎唸書。我念的是電影,而她則是心理學。
我們的第一次約會,是約在聖米歇爾噴泉那頭噴水龍的前方碰面。當天早上,我心生主意去剪頭髮──沒想到這是個餿主意。理髮師可把我害慘了。他將我的頭髮理得過短,讓我看起來醜得要命。
但她還是一樣地迷人活潑,十分美麗。這一天,我們二人久久地在巴黎的街道上散著步。而當這場散步接近了尾聲,我們也牽起了彼此的手。
對外省人來說,巴黎有時是那樣地冷漠不可親。但那天的巴黎,出手促成了我的愛情。
我們共度了美好的一晚。她讓我忘記了自己頂著超短髮型的拙樣。
我送她回天堂路二樓的住處。那是她姊姊的家。
一開始,我們只是嬉鬧著,先是一起開懷大笑,而後接吻,愛撫著彼此……那種柔情與溫暖,為我帶來了前所未有的舒服感受。
直到隔天早上,我才因為滿載著幸福而跌跌撞撞地下樓,從天堂回到了馬路上。單純如我,認為自己從此將永遠幸福。
還沒恢復理智之前,我就已經決定要接手她父親的農場了。
人們說,愛情會使人變得有些瘋狂。但在陷入愛情之前,我就已經是有點瘋狂,所以這麼一來,我更是什麼事都做得出來了。
就算她父親是賣魚的,我也會接手經營那家魚店。

※※※.
不知道是出於友情,還是心懷殘忍,所以他們來農場看我。
我的這二位同班同學衣著高雅,臉頰才因為去了滑雪而曬成古銅色。為什麼他們要穿著漂亮的衣服和亮晶晶的鞋子來鄉下看我呢?反觀我卻是一身土包子的裝扮。  
我帶他們參觀農場,載他們去看牲畜棚。我讓他們摸摸一頭牛,但是他們不要。不知道是不想弄髒衣服還是只是害怕而已。
他們問我,是否真的打算下半輩子都要待在這裡。他們實在無法理解我的決定。像他們是會住在市中心的中產階級房屋裡──屋裡頭可不會有蒼蠅,而且每天西裝筆挺、雙手乾乾淨淨。他們都會成為法院公證人,大家還得稱呼他們「大人」。
我故意挑最泥濘的地方讓他們走,讓他們的褲管與鞋子變得髒兮兮。我還硬是要介紹他們風景看,然後讓他們為了沒什麼了不起的風景走了幾公里的爛泥巴路。氣候悶熱、烏雲層層布滿天空。空氣彷彿停止了流動,讓人幾乎窒息。蒼蠅也神經質了起來,奮不顧身地往他們身上撲。這是頭一次,我對蒼蠅有了好感。
我們回到農場時,他們已經是狼狽不堪。二個人不但累得要命,還渾身大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其中一個想摸狗兒,卻差點給狗兒咬了一口。我邀請他們好天氣的時候再過來。
我一點都不擔心。因為在這裡,根本不會有什麼好天氣。

尚路易.傅尼葉最新作品《我那愛情》 於10月31日全面上市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