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3.jpg

 

空白的白色信封,也許又是傳單。

有那麼一刻,我就只是盯著它看。然後,在我上方某處,有一扇門打開了。我把信紙揉成一團塞進口袋,通過內門,快步爬上樓梯時低著頭,直到我人已經在套房裡、門也安全關上,才停下來。

紙上只寫了三個字。

她說謊。

 

 

 


在美國拉斯維加斯擔任商務律師的瑪格接到來自英國通知,她住在倫敦的弟弟亞柏意外墜樓,即將瀕臨腦死階段。

 


由美國趕搭飛機到醫院的第一刻,瑪格看到自稱是弟弟未婚妻的小女人茱迪在醫院片刻不離照顧弟弟;已經若干年沒和弟弟聯絡的瑪格,一方面也是自己覺得愧對弟弟,一方面出於茱迪的要求,雖然明知弟弟已經腦死,卻還是同意先不要拔掉弟弟的維生系統。

 


在等待弟弟狀況有進一步狀況之前,瑪格暫時住在弟弟的租屋處。她半窺探又半光明正大地檢視弟弟的租屋處,同時也在檢查弟弟意外從五樓跌至一樓的地方,弟弟真如未婚妻茱迪所說的,是意外墜樓嗎? 還是另有其他原因,瑪格內心的矛盾與懷疑越來越大,因為她收到一張上面寫著「她說謊」的紙條。

 


瑪格一一拜訪住在此建築物中的每戶鄰居,試圖想知道弟弟命案發生那日,有沒有人聽到什麼或看到什麼,因為她發現不能完全相信茱迪的話,茱迪罹患妄想症,而且有一名與弟弟私交極好的老太太告訴瑪格,她弟弟亞柏徹頭徹尾就是個同性戀者,既然如此,「她說謊」的紙條是否證明了茱迪隱瞞了弟弟墜樓的過程? 又是誰寫了這張紙條? 目的為何?

 

 

 


莎拉‧諾敦(Sarah J. Naughton) 的《血色階梯下的證人(Tattletale)》是本會吸引人的犯罪推理小說,不知為什麼,看律師破解命案總覺得比看警察破解命案要舒服的多,感覺前者有在用腦邏輯思考,後者則似乎半靠暴力半靠運氣。(笑)

 


《血色階梯下的證人》雖然也是犯罪推理小說,但故事進行中安排許多出人意料的小爆點,放置在作者細膩而綿長的書寫當中,讓讀者比在閱讀同類型小說時,感到更有意思。

 


首先是每天在醫院深情款款陪伴弟弟的「未婚妻」茱迪,她知道和看到的最多,什麼都說卻也什麼都不肯再多說,只有成天呢喃著兩人有多相愛,實際上卻是連「未婚夫」的性向都不知道,茱迪的身分實在可疑!

 


還有,許久沒有與唯一親弟弟連絡的瑪格,當她進入弟弟住家時,眼見弟弟房間、 抽屜或使用的電腦裡 有什麼物品和內容時,她一邊看,一邊揣想弟弟的日常生活。這個段落讓我讀得頗為心驚------有一天我也會死,當我死後,整理我遺物的人又會怎樣憑著這些物品想像我的生活呢?

 


再來就是弟弟的性向,瑪格回想青少年時期,弟弟對她好幾次的總是欲言又止,原來是想和姐姐商量出櫃與否,但當年被原生家庭傷害極大的瑪格,只沉溺在自己的傷痛中,完全忽略了弟弟當時的苦惱。但現在,弟弟的愛人是誰? 對待弟弟很好嗎? 瑪格也希望找到些證據,證明弟弟一直被人深愛著。

 

 

 


整個《血色階梯下的證人》故事,虛幻、謊言、真實、陷阱在主角與配角間不斷相互拉扯,唯一意外目擊者茱迪所說的話有幾分可靠? 她說出口的話,有多少是妄想虛構出來的? 又有多少是故意說謊的產物? 對弟弟近年來生活全然不知的律師姐姐瑪格又該如何憑藉自己受過的法學訓練與辦案實務,在一團迷霧般的言語中,刪去虛構,進而找尋真相?

 


在這同時,循著作者莎拉‧諾敦佈下的線索,讀者又讀到另一條故事軸線。這裡有一個極度不幸的女孩兒,幼年開始受到原生家庭的父親及友人性侵,當被安置到寄養家庭時,還繼續受到哥哥與友人的嘲笑與性侵。這樣的女孩要如何長大成人? 長大後會因而變得更軟弱或更堅強 ? 這位可憐的女孩究竟是《血色階梯下的證人》中的誰?在閱讀過程中也是一大謎點。最後答案揭曉時,忍不住會為這女孩的遭遇而落淚。

 


瑪麗,妳沒做過多少值得我感謝的事。反之亦然。我們對彼此差勁透了,是不是? 但有一件事讓我會一輩子都感激妳。

妳向我證明,我有可能遠走高飛。

妳在路上留了一串白色卵石,為我指路,現在我跟上了。......

 


雖然弟弟還是不幸死亡了,但瑪格卻傾盡一己之所能,為弟弟找出殺他的兇手,並讓兇手被繩之以法,也算是有個Happy Ending。

 


莎拉‧諾敦的《血色階梯下的證人》,推薦給喜歡故事結局是「兇手受到制裁」的讀者。

 

 

 

 

1.jpg

 

 

 

血色階梯下的證人
Tattletale  


作者:莎拉‧諾敦   Sarah J. Naughton  @  2017
譯者:林亦凡
出版社:臉譜出版
出版日期:2018/03/08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2356524
規格:平裝 / 400頁
出版地:台灣
本書分類:文學小說> 翻譯文學> 英國文學
本書分類:文學小說> 懸疑/推理小說> 歐美懸疑/推理小說

 

 

 

activities1_3653_1519869785.jpg

 

 

轉載自~~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80199

 

 

《血色階梯下的證人》內容簡介


三個陰寒詭譎的暗夜,
三個驚恐哀泣的女孩,
步入同一個血腥駭人的現場……
誰是有口難言的證人?
誰是無辜的代罪羔羊?
誰又是層層謊言的編織者?


◆《布娃娃殺手》英國新銳出版品牌Trapeze精選懸疑大作


─倫敦近郊一幢由教堂改建的陰森樓房裡,一名年輕男子墜樓,只有一個女人聞聲下樓查看,各層住戶一一關上電燈,徒留她手足無措地癱倒在黑暗中染滿鮮血的階梯旁……

─跨年夜的派對上,帥氣潮男勾搭上了陌生美女,縱情偷歡之後準備分道揚鑣,女子的悲鳴卻和煙火聲一起響徹黑夜……

─破敗的屋子裡,一個小女孩被迫聆聽恐怖的床邊故事:「從前有一隻愛說謊的小兔子,把獵人引到兔子窩裡來,獵人殺光了兔子全家,小兔子被活生生剝皮,丟進滾水煮熟餵狗吃。當心妳的下場會跟那隻小兔子一樣……」

名利雙收的王牌律師瑪格已經與家人失聯多年,她萬萬沒想到,再次見到唯一的弟弟亞柏時,他已由於不明原因意外墜樓重傷,成了植物人,只要她簽下同意書,維生系統便會關閉。但他溫柔深情的未婚妻茱迪總是不離不棄地守在病床前,讓一向行事俐落冷靜、不帶感情的瑪格也不忍心立刻結束他茍延殘喘的生命。

等待著警方調查結果的瑪格住進了弟弟的公寓,鄰居不是精神狀態失常、就是語言不通的非法移民,紛紛躲避她對亞柏墜樓當晚狀況的追問。警方掌握的客觀證據,則全都指向亞柏是因憂鬱症而起意跳樓自殺。然而,不斷有人在信件中夾入寫著「她說謊」的字條,刻意讓瑪格看到。到底那個說謊的「她」是誰?

瑪格一面尋找字條的來源、一面試圖認識弟弟與她分離之後的生活,也開始鼓勵茱迪努力振作走出痛失所愛的創傷。但突然來拜訪茱迪的社工,讓瑪格隱約察覺茱迪的身世、以及她與亞柏相識的經過,似乎都不如她所陳述的那麼單純。而同一棟樓裡的住戶,似乎也都對這樁意外有話要說、卻欲言又止。

階梯染上鮮血的那晚,究竟是真的沒有目擊證人、或是每個人都在隱瞞他們各自看見的那一面真相?

 

 

 


好評推薦:


「令人手不釋卷、峰迴路轉的故事,主題關乎創傷與復仇,寫作技巧優秀耀眼。」──《週日鏡報》

「就像所有傑出的懸疑作品,在每個轉折都讓人以為謎題拼圖即將大功告成──但隨後又發現整幅拼圖應該倒轉過來。」──《GRAZIA》雜誌

「一個關於執迷的故事,靈巧且充滿轉折。」──《女性與家庭》雜誌

「在《血色階梯下的證人》裡,每樣事物都不同於表面,每個人都另有真面目……因此這是一段令人難以抗拒又坐立難安的閱讀經驗。」──紐澳推理書評網站AustCrime
 


 

 


作者簡介

莎拉‧諾敦   Sarah J. Naughton


成長於多塞特郡,幼時閱讀的故事中充滿落難犯險的女英雄與披著偽裝的野狼,這些陰暗的童話對她影響深遠。

她的第一本書《吊死鬼復活》(The Hanged Man Rises)是一部設定在維多利亞時期的少兒驚悚小說,入圍2013年柯斯塔獎決選。她目前與丈夫及兩個兒子住在倫敦中區。

 

 

 


譯者簡介

林亦凡


兼職譯者。相信平行世界的存在,喜歡閱讀與翻譯來自平行世界的文本。

賜教請來信:crowbaytranslator@gmail.com

 

 

 

 
詳細資料


ISBN:9789862356524
叢書系列:臉譜小說選
規格:平裝 / 400頁 / 21 x 14.8 x 2.6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出版地:台灣
適讀年齡:0歲~99歲
本書分類:文學小說> 翻譯文學> 英國文學
本書分類:文學小說> 懸疑/推理小說> 歐美懸疑/推理小說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