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jpg 

雖然我們常會說,台灣在經過日本殖民時代五十年,生活習慣或社會文化多多少少會受日本影響;但是好像也必須承認,終戰以來六十多年間,台灣與日本的文化漸行漸遠。

特別是可以在書店隨手購來的大量日文翻譯書中,讀者在閱讀之間會發現,許多細膩的人情世故是台灣人完全無法理解且難以想像的。

 

《贖罪》一書,說實話,我個人的感覺是湊佳苗寫書已經帶入一種『公式』,感覺蠻像蘿拉‧李普曼、或者是寫《狐的故事》之前的森見登美彥。

不過《贖罪》比它們棒的地方在於,湊佳苗書寫日本社會人情事故的細膩度。

 

盂蘭盆節假期中的一個下午,五個國小四年級的同班女生約在一起玩耍,期間走來了一位面目和善的叔叔,過來說想請一位同學過去幫他的忙,雖然大家都自告奮勇希望被選上,但是這位叔叔選擇了英未理前去幫忙,並且答應其他四位小朋友,等工作完成後,叔叔會請大家一起吃冰淇淋。

四個鄉下小女孩不疑有他,繼續玩著傳球遊戲,一邊等待叔叔與英未理回來一起去吃冰淇淋。誰也想不到,一樁獸行正在發生,叔叔和英未理從此再也沒有回來過………


英未理遭強暴且殺害身亡,同行的四個友人紗英、真紀、晶子和由佳,是最直接曾親眼目睹兇嫌的長相,而且和兇嫌交談過的人;因此無論是警方或英未理的父母、甚至是四人的雙親,都希望她們能說出兇嫌的長相或是類似線索;但是很可惜,四個才十歲的小女生也許是被嚇壞了,完全說不出兇嫌的長相。於是這樁慘案就一直懸而未破。


三年之後,英未理父母決定搬回東京居住,離開小村子之前,英未理的母親請來四位當年的目擊證人到她家去,並且以相當嚴厲且接近歇斯底里的語氣說了一些話:
妳們就像一群笨蛋,只會說『不記得了』、『不記得了』,我女兒都是因為和妳們這群笨蛋在一起,才會被殺害。妳們若不能在時效之前找到兇手,或是補償到我滿意為止,我就意報復妳們。


一個失去唯一愛女的悲傷婦人所說出來的話,像詛咒一般,影響了這四個女生的前半生………

 

《贖罪》讀到最後,雖然誰是兇手都有完整清楚的交代,但是我還是不免覺得疑問,秋惠和弘章如果真的相愛,大可直接告訴麻子,我想麻子自己也都說了,她不是個喜歡介入別人感情世界的人;之所以弘章會和麻子交往,也許我們可以猜測說是秋惠想要成全弘章『少奮鬥三十年』,或者猜測是弘章自己想要攀龍附鳳。

但…….我認為這和麻子關係實在不大,如果硬要把麻子炫燿訂婚鑽戒一事和秋惠的自殺扯在一起,我感覺有點硬要把罪怪到麻子頭上去,這不合理,也不應該。


秋惠和弘章如果真是相愛的兩個成年人,其實大可一起努力兩人的人生方向,而不是等事情發生了,怨天尤人,甚至把無辜的麻子、英未理等五個小朋友都牽扯進去。弘章真心愛過誰嗎?作者沒有特別寫,我想也是沒有,他大概最愛他自己吧!

 


贖罪
•作者:湊佳苗
•譯者:陳嫺若
•出版社:皇冠
•出版日期:2010年10月
•ISBN:9789573327219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