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CA4MH1JZ.jpg

 

當我閱讀完蘭迪.蘇珊.梅爾斯(Randy Susan Meyers)《謀殺犯的女兒(The Murder’s Daughters) 》的整本書後,按照慣例,如果沒有序文或推薦文,我就會開始看作者和譯者簡介。

看到作者的蘭迪.蘇珊.梅爾斯的學、經歷,讓我感覺十分汗顏。作者簡介上面介紹她是一位『長期關注家庭暴力與受虐者,並在相關的保護組織工作達八年之久』。

我在20歲那次讀大學,所學和後來從事的第一份工作,也是與家庭暴力防治有關,可是我只工作了一年,就因為受不了每天看見被虐待者的種種灰暗面,而完全離開了所謂的家庭暴力防治工作的實務界與學術界。

 

也因為自己過去的學經歷,我很仔細的閱讀蘭迪.蘇珊.梅爾斯的《謀殺犯的女兒》這本書,特別是書裡描寫各個不同角色身分的人,在整個故事發展中的心態變化。我想蘭迪.蘇珊.梅爾斯一定是一位很傑出的家庭暴力防治工作者,否則她是無法如此細膩地描寫出每個人的心理轉折的。

 


《謀殺犯的女兒》這本書整個故事大綱並不複雜,十歲小女孩露露和五歲的妹妹梅莉的父母親分居了,雖然母親曾經一再交代過,絕對不可以讓父親進到屋子裡來。但是,這天中午母親在午睡時,父親來敲門了,露露一時心軟開了們讓父親進來,卻沒想到這正是一切悲劇的起頭。

父親殺死了母親,也將妹妹梅莉刺成重傷;父親受到法律制裁必須終身監禁,而露露和梅莉只好輾轉居住在親戚家中。但是這些親戚們永遠也忘不了,她們姊妹倆是個殺人兇手的親生女兒,因此她們處處受到排擠,任誰都不願意留她們久住,最後不得已只好雙雙住進達菲育幼院。


「妳聽好!」露露兩手放在我的肩膀上開口:「以後有人問起,妳就這樣說:我們的爸爸媽媽出車禍死了,就是這樣,說他們開車上州、去凱茨奇爾的時候出意外。說我們後來就跟露比婆婆住在一起,後來她死了,因為沒有別的親戚,所以才到達菲去。現在來這裡,就是這樣。」


姊姊露露說到做到,她甚至沒有到監獄探視過父親,在露露的心中認為,她是個父母雙亡的孤兒,她不是謀殺犯的女兒。妹妹梅莉的反應卻和姊姊完全不同,梅莉會盡量找時間去監獄探望父親、寫信像父親報告兩人的近況,梅莉認為,父親、姊姊露露與她是一家人,應該相依為命------雖然父親正被關在監獄當中,但至少大家也要在心裡面是這樣想的。

 


姊姊露露長大後進入醫學院就讀,選擇成為醫師,一心只想賺錢出人頭地,進而照顧妹妹的生活開銷。妹妹梅莉在大學主修了犯罪學,大學畢業以後則到一個輔助犯罪被害人的組織工作。

露露每次見到因兇殺案而送進醫院的急診病人,就會想起小時候見到躺臥在血泊中的母親與妹妹的畫面,忍不住心寒而更恨父親。

梅莉則自述:「大學念過心理學也告訴我,自己做這份工作,應該可以達到自我療癒的效果,解決一些長久以來的心理障礙。不過我注意到自己有時候對客戶的反應很極端,很想吼人、叫他們閉嘴、要他們別再哭了,而且不但不能掏心掏肺,還會想拉開距離,不想談太多………」

 


終於她們最掛心的一天還是即將到來了,父親在服刑二十年之後被假釋出獄。露露非常痛恨自己好不容易平靜的生活,又要受到父親的打擾;梅莉則反而非常開心一家人終於要團聚了。

究竟,父親的假釋出獄會為三個人的生活帶來怎樣的衝擊呢?誰必須遷就現實?誰被須改變想法?………

 

我個人的感覺是:蘭迪.蘇珊.梅爾斯的《謀殺犯的女兒》刻畫父女三人的內心糾葛非常成功------至少跟我曾經接觸過的大部分個案都很接近,文筆也相當流利通暢,讓整個故事一氣呵成,毫無冷場的時刻。


不過我同時也想到,如果故事中的父親不是殺了母親的謀殺犯,而是一個犯下多起性侵害案件的加害人,那麼他的家屬,特別是妻子或兒女,又會是怎樣的心情呢?不知道有沒有這樣的書?我突然感到蠻好奇的。

 

 

 

謀殺犯的女兒 The Murder’s Daughters

 

 

轉載自~~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476687?sloc=main

 


內容簡介


國外書評家讚譽:梅爾斯將是下一位茱迪.皮考特

  當爸爸殺了媽媽後,
  我們就成了謀殺犯的女兒,
  那時我們還不知道,我們之中
  有一個人的人生也將跟著一起死去。

  當一對姐妹目睹同一件悲劇,
  一個選擇面對、一個選擇壓抑,
  究竟誰會有美滿結局?

  露露從來沒有忘記那一天,世界彷彿只剩下一片血色:媽媽躺在廚房地板上,胸前的傷口像是壞掉的水龍頭一樣不斷冒出鮮血;妹妹梅莉的衣服從中間裂成兩半,血跡沾滿了整個房間;爸爸手裡拿著刀子站在妹妹身邊,血不斷地從他的手腕上滴下。

  那天之後,她們成了「怪物的小孩」:她們是謀殺犯的女兒。

  假裝是一對因車禍失去雙親的姊妹並沒有讓她們比較好過,要在童年的陰影和旁人惡毒的言語下尋找能讓自己安身立命的角落太過困難,於是露露把自己變成一棵仙人掌,多刺、不易親近,卻仍然渴望水分的滋潤;梅莉則選擇當一朵玫瑰,甜美、討喜,卻不真正為誰綻放。露露和梅莉心中的創傷從來沒有過去,她們彼此依靠,也彼此指責,心裡其實有著相同的焦慮:這個世界對她們來說是不安全的。

  露露和梅莉苦苦掙扎了三十年,如履薄冰地在現實與過去的創傷之間維持著微妙的平衡,只為找到自己的生存之道;但當露露的女兒意外成為挾持事件的人質時,一切再也無法隱藏,她們都知道,處理過去殘餘的時候到了……

 

 


作者簡介

蘭迪.蘇珊.梅爾斯(Randy Susan Meyers)


  作者長期關注家庭暴力與受虐者,並在相關的保護組織Common Purpose工作達八年之久。在此之前,她還擔任社區家扶中心的主任,負責照顧受虐且有危險之虞的青少年。

  曾與人合著Couples with Children一書。短篇小說作品散見於Perigee、Fog City Review和Grub Street Free Press等雜誌。本書是她的第一本長篇小說,目前她在麻州波士頓教授小說寫作。

 

 


譯者簡介

李儀芳


  台大外文系、師大翻譯所畢。英國沃里克大學翻譯學博士。
  譯有《六個嫌疑犯》、《分手信》等書。

 

 

 
詳細資料


ISBN:9789861854977
叢書系列:文學新象
規格:平裝 / 416頁 / 16k菊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本書分類:文學小說> 溫馨/療癒小說

 

    全站熱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