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5.jpg

 

 

偵訊就像是一本書,嫌犯是那本書的主角。他們有各種不同的故事,但是書中的主角無法從書中走出來,必須有人翻開書,主角才能夠說話。有時候他們想要賺取熱淚,有時候也會激發憤怒。他們想要說故事,希望有人閱讀他們的故事。只要靜靜地翻開書頁就好。他們在等待,迫切地等待。除非有人翻開書頁,否則他們就無法開口說話。 

 

 


讀完精彩無比的橫山 秀夫《半自白(半落ち)》,彷彿把刑事案件的相關法規都從頭至尾走一遍。從殺妻兇手的自首談起,一路描寫了專門偵辦刑事案件的刑警在偵訊和蒐集證據上的認真,調查告一段落將相關證卷和犯罪資料整理送交檢察官,等待檢察官將之拼湊成一份起訴狀後,向法院起訴;與此同時,根據刑事訴訟法,嫌犯擁有聘請律師為自己辯白的機會,殺妻兇手知道有這個權利,卻從來都在懺悔罪行,也拒絕聘請律師辯護;但了解教官殺妻實情的人,都能同情並同理他殺害罹患重度阿茲海默症的妻子得不得不,連妻子的姊姊明明是受害者家屬,都捨不得看見妹婿的行為受到法律體系的審判,因而為教官聘請了辯護律師。除此之外,參與觀察整件事情的人,還有社會新聞記者和入監服刑後的監獄管理員。

 

這個精采的故事裡,說殺妻教官是主角,是,也不是。作者橫山 秀夫安排了整個刑事案件中每一個接觸人物的眼中的殺妻兇手,因為這樁命案的出現,許多相關人的工作內容與細節被完整寫出。殺妻教官雖然有自白,但卻活生生落掉兩天的行程堅持不肯透露。不同單位的不同工作者,要如何接力拼湊這部不完整的《半自白》,讓兇手堅持不說的兩天的由來和內容呈現出來呢?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