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2108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https://www.facebook.com/iamOneFang/posts/391180839032450

 

【萬芳30你的30 ___,你今天有沒有來】

 

240525878_10226138933650040_812439324768085052_n.jpg

 

20200613 - 20210612 - 20221112
事情就是這樣。。。

因為今年下半年和明年上半年台北小巨蛋的檔期早早就已經簽約完畢

所以因疫情二度延期的小巨蛋演唱會
即將在2022年11月12日舉辦

對,很久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7e1vvh7ew2s88msstg13r3z3mkv9nkdj.jpg

 

一旦和病人產生交集,對方就不再是單純的病人。說得誇張點,訪視診察就像是去好朋友家中,享受交談的樂趣、心靈溫暖交流的時光。和他們永別的日子,則是只有自己留下來的痛苦瞬間,輪子已經經歷了一次又一次這樣的瞬間。

然而,這兩年的時間讓她學到一件事。無論自己多麼痛苦,違背病患意願的治療是一種傲慢。她同時瞭解到,比起忍受痛苦的延命,醫療能夠以讓病人舒服為優先。

有些病人需要的是充滿平靜和安詳,也就是寧靜祝福的醫療。病人想要如何走完人生最後一段路,自己身為臨終醫生的工作,就是忠實地陪伴病人完成他們的意志。

 

 


人生是一列只開往終點的列車,無法回頭,只能前行,而出發之後,我們經歷生、老、病、死,無論是誰,老死、病死,絕對都是自然。有人幸運可以無病痛地走到生命盡頭,有人卻不幸要受到病痛的折磨而去世。那如果當你是後者的時候呢?

 

都說是擁有了一個特殊的身分之後,才有機會慢慢明白這個身分會帶給人生命多大的衝擊;我在南 杏子 的《安寧的祝福(サイレント・ブレス 看取りのカルテ)》讀到幾個溫馨到令人想大哭一場的故事,一個女醫生在行醫十年後被調至「訪視診所」,這裡與一般醫院不同,這裡的醫護人員工作場域不固定,他們專門為在家迎接人生末期的病患出診,與病患家屬一起陪病患走到人生落幕時。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getImage.jpg

 

儘管小學六年級那幾個月的事也是重要的記憶,如果嘗試回想,感覺就會像在閱讀某個地方的其他人的冒險奇談。
 
那一段一段斷片式的場景,會逕自隨著回憶冒出來、逐一排列下去。

 

 


若說有哪裡的世界距離我最遠,我想就是伊坂 幸太郎 《反蘇格拉底(逆ソクラテス)》書中這些男孩子們的世界了;首先,我是女生,無法理解男生一路成長的過程與心情;再者是,我已經50歲了,要去揣想少自己將近40歲孩子的世界,感覺上好像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在只看到出版社文宣時,發現書中五篇短文:〈反蘇格拉底〉、〈不慢〉、〈非柯博文〉、〈違反運動精神的犯規〉、〈反華盛頓〉同樣有個相似性質的詞彙,「反」、「不」、「非」、「違反」,在生活中使用時幾乎都是反義詞。反義詞代表主觀不服從或蓄意唱反調,本該無憂無慮、蹦蹦跳跳過日子的小男孩,究竟生活中遇見那些讓他們不得不使用的反義詞?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Image 1.jpg

 

安利希的右手開始顫抖,他用力張開五指伸展,試圖放鬆肌肉,自離開集中營以來,他的手就一直這樣抖個不停,渴望如口乾般迫切難耐,彷彿他整個人都被榨乾了。安利希想念研究工作,想念四十六樓。他想聞到甲醛的味道,想讓手術刀在柔軟的皮膚上滑動,就像弗萊舍醫師說的那樣------留下永恆。

安利希停下腳步,風磨蹭著他的背、腿、臉,彷彿是要懲罰這樣的想法。他開始哭了起來。

安利希為了進入德國布亨瓦德集中營的自己而哭,因為他再也出不來了。

他為了自己現在所轉變的模樣哭泣。

 

 


三起小男孩被虐殺的命案在幾日間發生,小鎮警方請來犯罪側寫師,企圖型塑殺人者的樣貌。犯罪側寫師就警方現有的調查線索,一步步與嫌犯越來越靠近,更深入案件追查之後發現,所有被虐殺的男童都有相似被疏於照顧的背景,殺害之後的左手臂上會被刺青寫下一個「y」字,更令人費解的是,犯案過程長達數十年,從1945年直到2014年,是怎樣的兇手能擁有如此好的體力挖洞棄屍掩埋?又或者,兇手不只一人,他們是彼此分工合作犯案的?刻下「y」字想要表達什麼?最重要的問題是,殺人理由呢?

 

喬安娜.古斯塔夫森(Johana Gustawsson)的《46號樓的囚徒(BLOCK 46)》以極其細膩的筆調,述說了一個悲慘的故事,被無辜殺害的小男孩們當然值得同情,然而在閱讀時若捨棄專注在如何破解殺人命案上,故事裡是真的存有一個以上的「46號樓的囚徒」。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