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bf7l97_460x580.jpg

 

如果文已經能去愛成年女子的話,那就太好了,我一直祈禱文能幸福,所以現在由衷感到安心。

然而,我卻又感覺寂寞得不得了。九歲的我和十九歲的文無處容身,所以緊緊地握住彼此的手,已經不存在任何地方了。我再次體認到那是已經畫上句點的童話故事。

記憶因為有共享的對象,才會得到強化,往後我將獨自一人,懷抱著那兩個月的回憶走下去。愈是幸福,就愈沉重的那段記憶,我有辦法承受下去嗎?

 

 


我們總以訛傳訛,我們總無法完全理解當事人的心情,我們總以為對弱者施以援手是善意的行為,我們總在無意間給身邊有特定行為的人標籤化,我們總以為我們做對了。

 

日本2020年【本屋大賞TOP1】作品,凪良 汐(凪良 ゆう)的《流浪的月(流浪の月)》,描寫失去雙親而被送到阿姨家扶養的九歲女孩更紗,因為沒有得到好好的照顧,甚至年齡進入青春期的表哥會夜夜進房猥褻她,因此更紗想盡辦法想離開這個新家。可是,九歲小女孩能有什麼好點子和執行力呢?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