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1.jpg

 

赫斯早就冷静地思考過死亡這件事。不是因為他憎恨生命,而是因為活著太苦。當年,他沒有向外求助,也沒去找他寥寥無幾的朋友訴苦,更沒有接受別人給的建議,而是逃掉了。他落荒而逃,將窮追不捨的黑暗甩在身後。有時候這麽做還蠻管用的。

 

 


讀丹麥犯罪小說家索倫.史維斯特拉普(Søren Sveistrup)的《栗子人殺手(The Chestnut Man)》,就像被困在長長的陰暗地道裡。殺人事件一再出現,且屍體旁邊都放著一個小孩玩偶栗子人,所以辦案團隊依著受害人的資料和栗子人身上留下的指紋,企圖找出二者的共通處。卻偏偏往前走或往後走都疑影重重也阻礙重重,不知該從何處著手查案。

 

經過一次又一次縝密的檢查,栗子人身上只有政府高官失蹤女兒的指紋,可,這椿離奇的案子早就被審判終結了,兇手是長期患有精神疾病的宅男,當年受審判的過程,有等於沒有------要怎麼讓一個長期精神有狀況的人,好好地說話、好好地承認或否認某件事呢?

 

又既然兇手早在連續命案之前就因殺害女童被判刑入獄,那就表示連環命案的真兇另有其人,且看警方團隊如何揪出真兇……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