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c2eba38c0242ac110004.jpg

 

我選擇婦產科------也就是我們在醫學院時歡樂戲稱的「寶寶與洞洞」科。......我喜歡婦產科還有一個原因,接了一個病人,最後會送走兩個出院,這種出奇優秀的打擊率是其他專科難以匹敵的強項(老年醫學科,我就是在說你們)。

 

 


英國醫師作家亞當.凱(Adam Kay)的《棄業醫生的秘密日記(This is Going to Hurt)》,我發現自己的閱讀好像又劃錯重點了,作者本人和出版社都企圖讓讀者以一種輕鬆或半帶搞笑的態度來閱讀,而面對醫療的書籍,不知是因為大學讀醫學院的緣故,還是後來花去10年以上時間專職照顧家中長輩生病的緣故,面對醫學------無論是西醫學、中醫學、民俗療法或求神問卜之類的------我一直無法輕鬆就面對。醫學或說亞當.凱的《棄業醫生的秘密日記》對我而言,只要有病患,只要有病痛,我就很難不嚴肅面對,即便亞當.凱在書中笑話連連、幽默不斷,連自己選擇走產科也成是因為一個超爆笑的原因,我還是對書中的疾病或患者負面情緒與感覺無法一笑而過。

 

然而,面對真正的病痛、難解的病痛、痛到幾乎想死的病痛,誰又真爆笑得出來呢?即便是再健康不過的產婦也可能在生產時突發意外,更何況作者除了當接生的產科醫師以外,還要當治療女性疾病的婦科醫師。苦中做樂,或許是這本書中,作者亞當.凱想說的話語吧?!

 

我曾經聽過這樣一個心酸的故事,有名女子產檢過程都正常,沒想到在醫院卻產下死胎,她說,自己的痛是別人的兩倍痛,除了同樣有產後身體孱弱的痛,還有看見滿病室中每個媽媽都開心抱著小孩時心裡的痛。痛也許有一天會過去,但,走過痛的那條漫漫長路其實更痛。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