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om_big_112413.jpg

 

人類是愛撒謊的害獸,一群嗜血的狼,在權力掙扎中只想把對方撕成碎片。被奴隸的人不比他們的主子好到哪去,反而更軟弱。無辜的人只因為缺乏能力而擺脫罪責。 

 

 


彷彿再回到薩德侯爵(Marquis De Sade)《索多瑪120天(Les cent vingt journees de Sodome)》或徐四金(Sbuskind Patrick)《香水(Das Parfum)》的閱讀感;尼可拉斯.納歐達(Niklas Natt och Dag)的《狼與守夜人(The Wolf and the Watchman)》用細膩的筆觸描寫了血腥、衝突、暴力、荒淫無道卻又懸疑緊張、高深莫測的古老世界,從書本的第一個字起,一種尋常人難以明瞭的心情糾結著、纏繞著,持續到故事完畢、結局揭曉。

 

尼可拉斯.納歐達的《狼與守夜人》以1793年發生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一樁慘忍冷血的殺人棄屍事件說起,被殺之人身分不明,但被發現屍體時的慘狀是缺少四肢、舌頭、眼睛和牙齒,想辦案,回到1793年,沒有DNA,沒有手機通聯記錄,甚至沒有完整的戶口制度;本來差一點要被吃案的殺人案,在正義感十足但已面臨死亡的前律師溫格和殘障退休老兵的守夜人卡戴爾兩人聯手,一起從最微小處抽絲剝繭,到最後發展成一宗駭人聽聞的命案始末,讀來感覺既陰沉又懸疑感十足。

 

書中的殺人推理案件,也許可以放在任何一個時代背景下,但作者選擇了1793年的斯德哥爾摩,這個現在五星級完美城市,原來也曾經有過那樣恓恓惶惶的年代。故事細細讀來,讀者彷彿跟著作者流暢的文筆和一再揭曉的謎題,感受到了專屬於王公貴族和貧窮民眾天差地別的生活方式和內容。------王公貴族流連於夜夜笙歌卻又一心獵奇的扭曲人生,彷彿《索多瑪120天》重現,相對地,貧窮人過著幾乎不被以人類對待的生活,又恰似《香水》主人公前半生經歷。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