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a51g1c_210x315.jpg

 

我相信文學是一種武器,可用於傾訴愛情和牢籠,用於訴說動人的兄弟情誼,用於表達天經地義的自由。我們用它來拌製一鍋融合酸甜苦辣與思維見解的玄幻羹湯。唯有嚴肅看待寫作,才能真正明白人間的苦難和美麗,領會穿插於熱烈生命中的荒謬碎片。 by,作者,<島嶼之間> ,<致台灣讀者序>
 

 

 

在俄羅斯西伯利亞的伊爾庫茨克擔任任法國文化協會主任的作者尤安.巴爾貝羅(Yoann Barbereau)是個愛妻子疼女兒的典型新好男人,沒想到尋常的一天,他家被持槍警察闖入,並且一口咬定他是「散布兒童猥褻照片」的罪犯。在空有刑法與刑事訴訟法的西伯利亞,他被關入監獄中,開始一段漫長的監獄生活,其中還曾經被認為是精神病患,而見識了俄羅斯精神病院中各種不為人所知的樣貌。

 

是否犯罪,尤安.巴爾貝羅自己比誰都清楚,然而警檢出示各種證據,充分到過於充分,無端將作者入罪。尤安.巴爾貝羅始終沒弄懂,為何妻子會擔任控訴,並在法庭中擔任證人,一手指證他的罪名與情節。無法被救,法國駐俄羅斯大使館也只能給予他少少的外交保障,尤安.巴爾貝羅選擇逃離西伯利亞回到法國,只是這樣已被通緝的身分,要如何走過這漫天冰雪的大地?且看尤安.巴爾貝羅為自己一路逃亡所寫下的點點滴滴。

 

 

我道出的故事,訴說我在俄羅斯遭遇生平最快樂的時光、最瘋狂的愛情、最錐心的痛楚。我同時也待過西伯利亞的監獄和精神病院。我逃了出來,我亡命奔走,最後被軟禁在一間大使館裡。然後,我穿越沼澤,冒著生命的危險;我因孤狼現身眼前小徑而在森林中雀躍。這一切千真萬確卻又無關緊要。我曾活在一則小說或是寓言裡,而我仍生活在一則寓言或是小說裡,有時我會將它們寫下來,這才最重要的事。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