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4.jpg

 

這半年來,信好的星期一不分晴雨都耗在阿照身上。母親相信自己提出的要求是生了兒子的女人應有的權利,甚至似乎從不懷疑。當窗外的防風林消失,出現幾乎壓扁地面一切的大片天空後,信好總在想同一件事。

即使此刻母親死了,自己大概也無動於衷吧──每一次,每一週,同樣的想法總會湧現。這個想法初次在腦中化為清晰的文字時,他在一瞬間不知所措,但第二次起就習慣了。

 

 


閱讀時我經常這樣想,能將最平凡無奇的生活瑣事,寫到強烈吸引讀者目光,是第一等難事。日本女作家櫻木 紫乃 (桜木紫乃)的《二人生活(ふたりぐらし)》就是一部近期內我所讀到這樣典型的作品,因此相當感慨。又驚又喜,對這本書愛不釋手。

 

《二人生活》主角的幸福婚姻,櫻木 紫乃 筆下的女主角終於可以不再是荒涼北海道上的無助女人,出生艱難覆又遇人不淑只能靠販賣肉體維生的不安女性了。

 

既然書名是《二人生活》,當然是描寫兩個特定關係的人如何從陌生到找出和平相處的過程。故事中信好和紗弓是對結褵多年、卻因為太過貧窮,雖然相愛,既想生子又覺著兩人無法承受懷孕生子之後又要多一筆開銷的夫妻,他們過著一種不求物慾的生活,價值觀幾乎沒有衝突過。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