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12195_bc1.jpg      8412195_bc.jpg

 

賣黑啤酒的男孩在那晚,想必接下來還得向很多人道歉。「對不起,這其實是黑啤酒。」因為大多數客人想買的八成不是黑啤,而是普通的拉格淡啤酒。我付了錢,對他送上小小的祝福:「加油。」

我也寫小說,所以經常嘗到與他同樣的滋味。很想對全世界的人一一道歉。「對不起。這其實是黑啤酒。」

 

 


一翻開村上 春樹 的《第一人稱單數(一人称単数)》,才讀上幾行,就有一種非常不對勁的感覺,稍微想了一下,翻回書封,果然,翻譯者不再是賴明珠,而換成劉子倩了。

 

之前在閱讀安德魯.西恩.格利爾( Andrew Sean Greer) 的《分手去旅行(Less)》時,書中有一段小故事,主角美國作家的某本作品翻譯成義大利文出版後,在當地獲得大獎。作者不知該高興或不高興,他認為,經過優美的翻譯文筆,也許這本翻譯書已經不屬於他了,這個大獎應該頒給這本書的義大利翻譯者,因為沒有好的翻譯者,哪來受肯定的翻譯書。

 

我並沒有覺得村上 春樹的作品「一定」要給誰翻譯,但是不同人翻譯,相同的故事卻會進到不同世界,例如我經常提到年少時被內地林少華版的《挪威的森林》很是嚇了一跳,後來閱讀了賴明珠的版本,總算正式成為村上迷。不知出版社為何會換掉村上春樹的御用翻譯,劉子倩翻譯的版本也很有意思,並沒有翻譯得不好,只不過長年讀慣了賴明珠的口氣上,再讀這本《第一人稱單數》,總覺得哪裡不大習慣,好像故人的鄉音被改腔了。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