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001_1588698616.jpg

 

「把咖啡喝完。」昨天我對她說:「別把祝福丟了。」

「別老古板了啦,媽。」她對我說,把咖啡倒進洗碗槽裡。「我已經獨立了。」

然後我想,她怎麼可以獨立?我什麼時候不要她了?

 

 


然後我想,她怎麼可以獨立?

 

書到末尾的一段對話,突然讓我熱淚盈眶。為什麼我不能獨立?為什麼我們這些已經長大成人的女性不能獨立?為什麼我們的華人母親永遠不肯讓子女獨立?我不趁早獨立,難道妳能養我到我死?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