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B000635268-B.jpg

 

剩下的對話在我腦海中一片模糊,我幾乎想不起自己說了什麼,似乎是說團體治療能帶來動力,說人的自我意象會影響我們看待他人的方式,還有提到溝通議題的樣子。
 
伊莎貝兒‧卡爾森聽得很專注,她甩甩頭髮,再次露出微笑,但我看得出她很緊繃,處於戒備狀態。
 
我開始覺得噁心想吐,接著一陣暈眩,胸口的壓力也讓我呼吸困難。熟知這些症狀的我道過歉後馬上離開辦公室,一路直奔走廊上的廁所,我感到心跳加劇,背上冷汗直流,雙眼深處的抽痛也如光束般直往腦袋裡竄。我的胃揪成一團,整個人跪在馬桶前乾嘔,卻什麼也吐不出來,最後只能靠著牆面的磁磚坐到地上,閉起雙眼。
 
不要再去想妳犯過什麼錯。
 
不要再想她。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