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1.jpg         118220018_10223151478365525_4550267498355370959_o.jpg

 

這晚是冬至夜,一年中最長的一夜。......當夜晚與白晝之間的界線被拉伸到最細的時候,世界之間的界線也變得模糊。夢境和故事與現實經驗融而為一,亡者和生者在來來去去之間擦身而過,過去和現在接觸甚至重疊。出人意料之事可能發生。在天鵝酒館發生的奇異事件,究竟跟冬至有沒有關係? 你得自己判斷。

現在你已經知道所有你需要知道的事,故事可以開始了。

 

 


從前從前,泰晤士河畔有一間天鵝酒館坐落岸邊,來此喝酒的顧客有其共通點,上門的顧客都相當喜歡說故事和聽故事。大家輪流敘述,輪流聆聽,生活似乎因為有故事的滋潤而更有趣。

 

然而有些事情,它可能在發生地當下還不能稱為故事,而是應該屬於所有在場人眼見為憑的事實或經歷,但等到時間過去,這段時光由誰人口中傳給另一個或更多個誰人,故事於焉形成。無趣的故事會自然而然被淘汰,人們總留下一些帶有奇幻或神秘元素的故事,一再相傳,從此時此地開始,散播到誰也想像不到的彼時彼地。

 

冬至這一夜的天鵝酒館彷彿是這樣,一個傷痕累累、全身是血的男子,抱著一個已無氣息的四歲小女孩衝進天鵝酒館,沒有半句話就此暈倒。酒店老闆娘要孩子去請村中的護士麗塔前來為病人療傷,並且將失去呼吸心跳的小女孩放置在酒館另一個偏僻的角落中。護士麗塔手腳俐落地為受傷男子縫合傷口,並且盡力維持他的身體狀況平穩。之後她來到死去小孩的身邊,想念一段天主的禱文,讓小女孩安息,沒想到,這時懷中小女孩卻突然有了微弱的呼吸和心跳,麗塔循著急救應有的步驟,小女孩竟然離奇地活了過來。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