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mbnail_當我想起你的時候_小封.jpg

 

你和我相遇得太早了。希望等我們都長大之後可以再相見。在黃色和紅色、藍色、綠色和紫色地鐵奔馳的東京某個地方再相見。

 

 


我不是那種能很輕易卸下介懷的人,讀淺田 次郎(浅田 次郎)的《當我想起你的時候(おもかげ)》,除了理解到 許多人對書中突然生重病主角竹脇正一的友善與關懷之外,我更介意的是書從中段起,神祕女子「峰子」的出現。------在肉身陷入病危的狀況下,以某種類似生靈方式回首自己過去某一段落人生的阿正,生命中突然出現的這位女子。

 

其他人的存在或出現,某種程度能讓從小就是棄嬰的阿正在慘澹的早年成長過程中有一絲絲溫情,成家後妻子與子女、孫女,特別是女婿的好性格,讓阿正終於享受到何謂親情帶來的歡喜與承擔。然而,享受這一切的背後,阿正從沒對人說的是,「棄嬰」的身分無聲地跟著他一輩子,表面上看似沒有父母也就不會有後來因親戚關係而來的人情壓力,或是對老年父母照護的困擾。他因沒有親情的羈絆而感覺輕鬆,背後藏著的卻是「沒有親情」強烈自卑。

 

是怎樣的父母會拋棄自己的親生骨肉呢?從小生長在孤兒院的阿正只能靠著一些從同樣也是孤兒院的朋友口中故事猜測自己身分,也許是戰爭中分離了?也許是父母同時出車禍死亡了?也許有一天他們會突然出現而相認?也許......太多的也許 ,雖是臆測,實則幫自己沒名沒份的棄嬰事實加以美化。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