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named.jpg

 

我跳過塑膠布,站在伸手擋住黃色球的響子面前。響子對突然來到眼前的我吃了一驚,但仍舉起手上那顆黃色的球,微微一笑。
 
兩名男子就在她身後互罵互毆。瘦子的鼻子流下了深紅色的血。
 
響子朝遠處的孩子揮動黃色的球。響子的背後,有流血鬥毆的男子,和隨風飄落的盛開櫻花。
 
在這兩個背景前微笑的響子,在我看來非常寂靜。非常駭人的寂靜。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