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Image.jpg

 

經歷過上學期的鬧劇之後,何博思算是摸透「學校」是個什麼樣的地方了。也許是摸得太通透了一點,到達了有害健康的程度。從老師、到組長、主任乃至校長,他們每往上升一級,就好像進入另一個演化階段,從心靈到肉體都會產生不可逆的改變。最初,像何博思這樣的實習老師,多少還像是個正常人類的。然而浸淫日久後,他們似乎都會成為一個特殊的人類品系,產生一些外人看來頗為古怪的執念——通常特別表現為並無美感的美感:頭髮要多長、制服要怎麼穿、走廊應該掃成什麼樣子,或公布欄要如何對稱。更糟的是,他們常常不知道自己執著的是古怪的美感,而以為自己在捍衛道德。

何博思看不出自己有倖免於此的可能性。他唯一能證明自己還沒演化成他們的方式,就只有在心底嘲笑這些人。

 

 


朱宥勳的《湖上的鴨子都到哪裡去了》本來是不會在我閱讀書單當中的,一來是知道故事內容在寫噁爛的學校內幕,二來因為我並不那麼經常閱讀台灣華文小說創作。會把書找來讀單純因為發現這本書在某大網路書店的讀者評鑑中,惡評簡直被灌爆了。看到的當時我心想,如果這本書真的寫得很糟糕,照理說不會出現評鑑,因為根本就沒人想買想看,但是如此驚人之多的惡評,實在是從沒見過,這些大量的負評從何而來,恐怕還有其更八卦的內幕,但我只想看看這本書真的如讀者評鑑的那樣糟糕嗎?

 

平心而論,用實習老師帶著四個問題學生最後贏得某種勝利,架構上來說很呆氣,王子也總是救得了公主的樣板,套在任何故事上,都沒有創意,《湖上的鴨子都到哪裡去了》的確是這樣,吹捧根本不知世事的實習老師,最後還成為幫助問題學生的良師,讀一讀很沒勁。

 

倒是描寫學校系統中的諸部門與老師間的阿諛我詐,很寫進我心坎。我出生在一個母系通通是教師的家族,從小就聽盡和看盡所有惡師背後醜陋的那一面,因此別人從小上學讀書會很尊重老師,我卻不會,對著(衣冠禽獸?) 要別人像敬神般尊重的老師,很是不屑,想說都沒人知道你們的另一面嗎?想說你們很了不起嗎?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