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8.jpg

 

人生不是零和遊戲。它不欠你什麼,要發生的事就會發生。有時候是公平的,使得一切都有了意義,有時候則是如此不公平,使人懷疑起一切。我摘下了命運的面具,發現面具之下只有偶然。

 

 


竺爾十一歲那年,雙親在一場車禍事故意外死亡,他和姐姐及哥哥在不得已之下,被送進公立住宿中學就讀,說是中學,其實更像是多了教室和老師的孤兒院。雙親死亡時點相同,竺爾和兄姊卻因為發生時間和本身年齡的不同,往前或往後看的人生都截然不同。

 

德國作家班尼迪克.威爾斯(Benedict Wells)的《寂寞終站(Vom Ende der Einsamkeit / The End of Loneliness)》用最深沉無助的低調,開始敘述竺爾如此走來一路寂寞的故事。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