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8.jpg       Image 6.jpg

 

假裝看不到,假裝沒注意到  是我的專長。

壓抑自己的心情  也是我的拿手好戲。

 

 


基本上我的成長與菊池 真理子的《我的家住著趕不走的怪物(酔うと化け物になる父がつらい )》書中形容的家庭完全不一樣。父親在我幼時過世,母親必須忙於賺錢養家,大抵根本沒有時間管我,我是被祖父母當最小女兒般溺愛著成長的。

 

我不是很能理解,為什麼菊池 真理子《我的家住著趕不走的怪物》書中可以逃出來的人卻不選擇逃出來?我因著祖父在我十五歲那年生病過世,後來的日子很被父親的兄長欺負,那時,我已經知道,我必須強悍,只有強悍才能生存下來。所以我沒有類似作者那樣的經歷與故事,除去對待母親不得不的孝與順,我可以對任何無理待我的毒親戚們做出更毒的行為反制------要嘛大家來比誰狠,畢竟大家都同出一脈,我也沒道理輸你,即便你大我30多歲,即便你自稱是我父親的兄長。

 

 


父親莫名地酗酒成癮,母親莫名地沉溺宗教,菊池 真理子與妹妹在那樣的家中長大------我生活中竟有一個與作者成長相似度高達九成以上的同齡好友。先恕我無法透露太多有關朋友現在的身分,但總之現在的他過著還可以的生活,除了每個月必須很辛苦地拿錢養家,除了妹妹在18歲時毅然決然遁入空門,從此脫離奉養父母的一切責任,年近80歲的父親依然每天賭博喝酒打老婆,母親也依然沉溺於宗教活動。

 

剛認識這位朋友時,我的直覺是,他是一個善良的人,也有一份收入頗豐的電子業工作,觀察他的生活也是低調過生活的人,但為什麼完全沒存款,每個月到月底都要借錢過日?愈來越熟後他告訴我,其實他每月薪水都能存下4、5萬,只是,往往不到幾個月,父親欠賭債的對方就會上門來討債,他也就不得不在母親的要求下將幾個月的積蓄通通拿出來,甚至要過著以卡養債的日子。

 

認識更久以後,我更清楚他的家庭狀況,自他懂事起,因為犯罪有前科開始自暴自棄不找工作,久了就遊手好閒的父親每天賭博,賭輸錢後就會喝酒,然後悶氣不解再回家打母親,篤信佛教的母親覺得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業障」,所以寧願今生被從30歲打到80歲(還在打),就是「此生欠你的多還一點,還超過了下輩子我就能欺負你」這樣一種很莫名的佛教思想延續。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