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6.jpg          Image 4.jpg

 

我將盡可能誠實地寫出這封信。在你離去之後,我佇立良久,感覺自此將與你永別了,好不容易才忍住想哭的衝動。為什麼有這樣的情緒,我也弄不清楚,可是我很想追上你,想問問你現在的生活如何?和我分手後的十年來,你是怎麼度過的?

 

 


人果然是感情的動物呀,曾經深愛過,無論其中多少曲折,無論經過多少年,再次與心中念念難忘的那個人見面,也許心中的澎湃可以用冷靜的外表壓抑,但終究騙不了自己內心最深處的燃燒。

 

亞紀帶著腦性麻痺的兒子坐上搭上往山頂的纜車,意外地與十年前離婚的前夫有馬同車。出身大企業董事長之女的亞紀穿著與外表依然高貴優雅,只不過身邊有身體障礙兒子的暴露出亞紀的生活也許不是外人想像中那樣完美。但相較之下有馬的狀況更糟糕,破落的穿著,顯老而憔悴的面容,在在說明了此時有馬的處境一定不安穩。

 

意料之外的見面,纜車空間的狹小,讓這兩人只限於彼此寒喧就到達下車處。

 

就跟十年前與你分手時同一個模式。我們踏上離婚一途之前,應該多加溝通彼此的感受,我們卻沒這麼做。十年前,我固執地不肯要求你說明那件事,你也賭氣閉口不談,完全不做任何辯解。當時二十五歲的我總無法變得溫柔寬容,而二十七歲的你身段也不能放得更低。

 

然而時間過去了十年,雖不清楚有馬的生活,亞紀確有滿到要溢出的話語想對有馬說。當年為何發生外遇事件?又為何與外遇對象一起殉情?離婚後各自的生活往不同方向前進,卻都沒有想像中盡如人意。曾經那樣相愛多年的一對璧人,為何無法在發生事件後好好溝通?為什麼要等到心愛的人真正離開了自己,才在午夜夢迴中那樣痛徹心扉地思念?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