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fgvig_460x580.jpg

 

死人的問題是個個都希望有人聽他們傾訴。我遇到的每個鬼魂都有故事急著想要與人分享。也許待在陰間太寂寞了,或者逗留最久的鬼是怎麼也捨不得放下吧。我總覺得自己將會後悔聽老婦說話,可我就是忍不住要聽。

 

 


想到必須以寡婦的身分向一個陌生人致敬,我就渾身起雞皮疙瘩。嫁給一個鬼魂究竟必須做什麼?父親把它當作一個笑話。阿媽不想說出口—她迷信得很,以為光是說出它的名字,就會讓它變成真的。至於我,我只希望自己永遠不需要知道。


故事以上段文字作為開頭,本以為要讀到一個濃情蜜意卻又生死纏綿悱惻的跨界人鬼生死戀故事,沒想到朱洋熹 (Yangsze Choo) 《彼岸之嫁(The Ghost Bride)》真正讀完,在我讀來竟然不是一本言情羅曼史小說,勉強要將之歸類,我會說它是一本相當好看的魔幻小說或(青少年)冒險小說,這樣歸類,是不是讓很多還沒閱讀本書的書友感覺眼鏡碎一地?


若真要說談請說愛的場面,在《彼岸之嫁》中其實佔不到1/10,主要主角們間的軟調愛情囈語或情愛糾葛在書中少得可憐,因此說它是本愛情小說,完全不合理。但女主角麗蘭為了追求婚姻自由,擺脫鬼魂天青的結婚糾纏,進而想方設法讓靈魂出竅,緊追著前面無數亡魂的腳步,踏上生之彼岸的「亡者之原」。在這裡,麗蘭大開眼界也充滿冒險的勇氣。

 

 


亡者之原是我發明的,不過它反映了中國人一個普遍的信念,認為陰間充滿了鬼魂和他們焚燒的陪葬紙紮祭品。這個想法與佛教的轉世概念如何相關倒是並不清楚,因此為了這本書的緣故,我為兩者之間創造了一個實質的連結。------by 作者,<備註>,<中國人的死後世界觀念>


華人世界在親人死亡之後會進行相當多的儀式,即便簡化到最簡化,如果宗教信仰是一般的華人佛道合一,還是會為死去的親人買紮紙屋,紮金童玉女,甚至車輛、衣服、居家用品等等。我甚至看過賣紮紙麻將和紮紙電腦、香菸、領帶、台幣或美元紙鈔、運通信用卡、和各種樂器的,看見的當下我覺得某些人的想像力真的太奇妙了,這些紙紮祭品究竟真能滿足彼岸親人所需,還是給在世的人求一個孝道心安?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