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24.jpg

 

我竭盡所能地向四面八方尋求援助,但找不到任何援手。
 
我向上帝祈禱,祈求未來我還會記得這件事:一個人一旦從正常世界進入精神病院,他和親友之間就築起一道比石牆還厚實的牆垣,那是偏見與迷信的厚牆。也許,我可以期待將來精神病院變成精神病患者的庇護所,是可以期待透過明理、溫和的照料,而逐漸復原的地方。

 

 


我不大能想像一般身心健康的正常讀者讀完這本咪咪.貝爾德(Mimi Baird) & 意芙.克萊斯頓(Eve Claxton)的《他想要月亮:躁鬱的醫學天才,及女兒了解他的歷程(He Wanted the Moon: The Madness and Medical Genius of Dr. Perry Baird, and His Daughter’s Quest to Know Him)》,是如何感想的。


書前序的許多推薦文來自精神醫學界的人士,讀完會發現一整個就是概念copy,我不是說他們真的抄襲了某人或某篇文章,但文章的原始概念幾乎相同,那是因為他們都從事同樣的工作所導致的想法相同,放在一起一開始讀,感覺很相當教條地讓人不耐,只能寫出這樣的制式推薦文,那只要一篇就夠了,不需要一堆專家一直重複相同的理念與感想。耐心一篇篇讀下去,最後會懷疑,這根本就是同一個人寫的文字。


因為某些無法透露的個人隱私,也因為我自己是重度憂鬱症的病人,對於身心科疾病患者,我不像一般人會害怕或排斥,對我來說,這些所有罹患身心疾病的患者,都是另一個我,我們只是表現出來的狀態不一樣,我們的腦子都在面臨某些太缺乏或太過多的各種激素分泌,我們都活得很辛苦。


因著同樣是病患的關係,有些人在狀況穩定了之後,會願意跟我透露躁症發作期的感覺。有一位朋友被發現時是在住家20層大樓的頂端,他站在欄杆邊緣想,我是個超人,所以我能從這棟樓跳下去,再從地面上一躍而上旁邊另一棟高樓。另一位朋友告訴我,第一次發病時他跑到外面車流量相當大的馬路上,他覺得自己有能力讓所有正在行走的汽車都停下來。


他們的想法其實都不奇怪,正常人偶爾也會有一些天馬行空的想像吧?只是正常人會覺得這只是偶一為之的突發奇想,沒有人會真的去實踐,而躁症或其他身心出狀況的病友無法克制自己的思考,所以去做了某些危險行為。這種行為,傷自己也傷別人。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