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912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85483186.jpg    中文繁體版書封期待中.....

 

「我們好像走散的迷途小孩終於會合了。」

律報以微笑。原來自己過去一直是迷途小孩。與清重逢後,律終於明白自己內心深處為什麼總是有股孤單的感覺。

 

 

 


北川 悅吏子的《半邊藍天1(半分、青い。 1 )》可說是一本笑淚交織的幸福派小說。故事從同年同月同日也幾乎同時出生的律和鈴愛為男女主角。由於沒有看過日劇,因此直覺上這應該是本純愛青春小說,女一男一應該會在書末正式成為戀人才是。沒想到......日文原著還有《半分、青い。 2 》,所以《半邊藍天1》應該只是準備鋪陳,真正結局要等到《半分、青い。 2 》才出現。------無論如何,結局應該是律和鈴愛成為戀人才對吧?!

 


撇開對故事結局的好奇,單純閱讀北川 悅吏子的《半邊藍天1》,故事定調得很歡樂,偶然書中出現淚水,也都是喜悅的,這本書從頭讀到尾都沒有特別太哀傷的情景,閱讀中我發現故事主角設定與我同年,而《半邊藍天1》也在主角們讀大學時代暫且告一段落。以後的故事以後再說。

 


幼時因病左耳失聰的女主角鈴愛,從小生長在山村小鎮中的商店街,當地純樸善良的民風,加上女主角大咧咧的單純個性,因此在成長過程中,鈴愛幾乎沒有什麼太多煩惱------左耳失聰了,右耳卻還聽得到不是?所以故事發展往光明的那邊走去,溫暖的家庭,對她沒有排斥和霸凌的校園生活,還有和他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律。既沒有懷抱著太大的理想,也覺得自己不是讀書的料,鈴愛在高中畢業時決定不再升學,開始找工作。

 


偶然之間,鈴愛發現自己不只從小愛看漫畫,甚至她還以自己和朋友的短命愛情,畫出了兩部漫畫。因緣際會下,她離開岐阜鄉下小鎮的故鄉,來到繁華的東京,從擔任知名漫畫家助理開始,一步一步踏出屬於自己的路。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無比渴望成為什麼人的特別,我稱之為「悲傷」。

想要成為什麼人的特別,卻又無法成為任何人的特別,這種悽慘,我稱之為「悲傷」。

 

 

 


怎樣叫做悲傷?除了上述兩句書中的文字以外,藤崎 彩織的《孿生子(ふたご)》故事裡,滿滿是悲傷,想得卻得不到,不知道自己想得到什麼,也都是「悲傷」。這個人世間太多悲傷,於是作者藤崎 彩織用書中男女主角的青春絮曲,逆著去書寫悲傷。

 


從閱讀一開始我便想流淚,一直到書中最後一個文字結束。彷彿在故事文字中看見當年的某某與某某。「聽到的聲音,看到的景色都一樣」,我們感情如此親密,我們默契從無錯落,我們可以一直說話說話說話,從不缺話題,而我們也能在彼此沉默時,知道對方心裡的流動;我需要你,你也需要我;遺憾的是,我們的關係從來就只能稱作「孿生子」,無法/不敢 向前更進一步,卻捨不得退後一步失去彼此在對方心中處於最重要的地位。

 


藤崎 彩織在《孿生子》書中,以一種絕無僅有的哀傷之美,書寫了一段青春故事。青春裡怎麼可以有憂傷或哀傷這類形容詞呢?若當你在青春時期遇見這樣會帶給你憂傷或哀傷的人,你會奮不顧身往前如飛蛾撲火般往前?或者你選擇彼此傷害都最低的漸漸淡出呢?

 


《孿生子》從月島和夏子的國中生涯說起,差一屆的學長學妹關係是他們之間情誼的外表,而在那外表底下,兩人的無所不談,課後或放假日總膩在一起,月島雖成為夏子的愛戀對象,但兩人相處許多年過去,直到大學,月島還是聲稱兩人是「孿生子」關係。一路走來,對於愛慕月島的夏子並不容易,基於某種特別的心態,夏子始終不敢對學長表達愛慕之情,月島也一直聲稱自己有女朋友,甚至最後和夏子的同學發生性關係。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9463.jpg

 

《三個月亮》寫出三位優質新世代的女性在原生家庭給予的影響下奮發向上的過程。到了紐約,過的卻是全然不同的人生,這是勇氣,還是反骨?二十一世紀的女性真的能位自己做主嗎?這不僅是都會女性生活的縮影,也是女人心理的縮影。二十一世紀,經濟獨立的華裔女性懷抱美國夢,探索自我,面對身心真實的感受及認同焦慮,美國夢變成一場歷險。------by   作者,後記,<紐約的三個女人>

 


《三個月亮》作為婉青的第一本著作,超越很多人的第二本、第三本。------by   作家吳鈞堯,推薦序,< 暗門迎月光>

 

 

 

 
前序、後跋、推薦序 ,經常出現在一本書當中,本已不是多大的問題,但,文中對於在該書過度溢美的讚揚,造成讀者讀完之後感覺落差太大,於是本來還可以給三顆星的評價,瞬間又掉半顆。就好比賀婉青的《三個月亮》。

 


閱讀賀婉青的《三個月亮》我本來也就是平常心,但一翻開書頁,迎面而來兩篇<推薦序>,一篇出自華文知名作家吳鈞堯之手,另一篇則是密西根大學中文系教授桑梓蘭所寫;既然名為<推薦序>,好像總不能往壞的或缺點的方向去評論,這本來也沒有關係,問題是,太過讚譽了。讀完這兩篇<推薦序>,我內心對賀婉青這位作家或《三個月亮》這本書的期待,簡直來到了臨界點------這本書被兩名專業文學家盛讚成這樣,故事一定不得了。

 


果然,<推薦序>還是不要順口捻來就稱讚,真的撐不起太言過其實的作者,有時會導致反效果。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roduct_201809071632051.jpg

 

看樣子他們已經敵我不分,陷入混戰,連時代也混在了一起。

過去曾經在這片土地上爭奪霸權的人們,只因被過往的淵源絆住,一直持續著永無止盡的戰鬥。刀對長槍,鎖鐮對手槍,武器也是五花八門,完全是一片混亂。

 

 

 


讀畢恩田 陸的《遺失的地圖(失われた地図)》,有一種很深的體悟,這世間,作者與讀者的情分也好似一般實體的人際關係,這人無論別人再怎樣稱讚他,而他也真的親切和藹又文武雙全、性格討人喜歡,不喜歡還是不喜歡,第一眼見到就覺得不適,越再接觸,感覺越差,想躲又不知為何總能碰頭------這種感覺差勁透了,卻總發生在日本作家恩田 陸和我之間。

 


起源於將近十年前讀的《夜間遠足(夜のピクニック)》,乃至兩年前《蜜蜂與遠雷(蜜蜂と遠雷)》,然後今天手上這本《遺失的地圖(失われた地図)》,我總覺得作家每次的寫作都充滿引導讀者走向某一種正向樂觀的思考,《夜間遠足》要小孩合群忍耐,《蜜蜂與遠雷》充滿一種互相勉勵(=假掰)的氛圍,而《遺失的地圖》想藉著書中數個從古老至近代的大小不一戰爭,企圖透過文字告訴讀者,和平的重要性。(是我誤讀也有可能,反正大家也習慣了我的畫錯重點)

 


也許都太正向了,讓我閱讀的眼睛感到一種刺眼的光芒,閃亮亮的,作家筆下都不許有黑暗的人生嗎?(笑)

 


大家可以問我的是,如此不喜恩田 陸,為何又繼續閱讀她的最新作品?我只能說,這對我而言也是一個謎,我在隨意堆疊放置的三十幾本待讀書中,前一本讀完,《遺失的地圖》就正好是今天的最上面一本,當初怎麼會買下它?謎中之謎,最有可能是我拿錯了,不然我也不想花那個錢呀。(再度大笑)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144e9a8832c600c429022.jpg

 

知道自己過的是錯誤的生活,不屬於自己的生活,真是人生一大慘事。

 

 

 


多麗絲.萊辛(Doris Lessing) 的《祖母,親愛的(The Grandmothers)》的閱讀的確是非常享受的一件事,花了四天時間細細品讀書中四個中篇小說,<兩位祖母(The Grandmothers)>、<孤女與豪門(Victoria and the Staveneys)>、<緣由(The Reason for It)>、<情種(A Love Child)>。四個故事完全不同類型與風格,加之作者屬於古典派文學的描述筆法,讀者讀到的修飾贅言甚少,背景描述也簡單俐落,多麗絲.萊辛只想說「故事」給讀者聽,古典文學的寫法頗異於現代文學,後者很容易陷入太多無謂的背景描述,二者當然無法相比,因為各有各自迷人之處。

 


《祖母,親愛的》第三篇的<緣由>,由故事中老人絮絮叨叨的口中,得知一個烏托邦世界的如何發展與存在,甚至在老人眼中,現在更是一日不如一日。莫非是當年大家推崇的領導者出問題?沒有真正見到實際狀況前,老人抱怨連連,知道實際狀況後的震驚,也令人佩服故事鋪陳之巧妙。

 


第四篇故事<情種>,描寫二次大戰中,英國軍隊在派員增兵駐印度軍隊的人員時,被召集的青年詹姆斯忍受搭船的海上顛簸導致的肉體痛苦過程,當船來到南非開普敦稍作休息時,他意外與招待他的女主人發生戀情,並且在到達印度時意外得知女主人已懷孕,九個月後生下的是詹姆斯的骨肉,然而女主人卻拒絕與詹姆斯有任何聯絡。心碎的詹姆斯每日內心痛苦地想著,這人生為何跟他原先想像的不一樣。

 


書中四個中篇小說,各有不同的耐人尋味和或者感嘆,或覺得狡詐,或......總感覺看盡書中的每一位登場過的主配角的某段人生。書中人物自成個性,喜歡或討厭,就像人們日常生活與他人相處那樣生動自然。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