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式從司儀處得知,所有後事都是妳獨立一人,選擇和完成。

別人說妳堅強,我聽到很想反問對方~~不堅強,能行嗎?

他們不懂妳的最痛苦之處,我卻想我應該猜得到。

 


那天因為二妹的關係,把我安排到夫家座位區裡去,我看到好多北上而來的夫家親人,一些女性親戚從頭到尾哭得比我還慘,我想,夫家的人很明理,他/她 們知道妳為夫家付出那樣許多。

那一大群親戚應該也很喜歡妳吧。

 


自妳走後我想了很多,比更多還多。

有人是命中欠父母 ,有人是命中欠子女。

我們還像往常一樣,是相反的。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